下面林若初又在新走马上任的师尊的率领下没见过了诸位的其他人,得了不少朋友见面礼。总的而言,太白宗内门九峰中,主峰太白峰是掌教的住处,也没峰主。而其他八峰中,丹、器、符、阵四峰很给太白宗掌教的面子,丹、器、阵三峰的峰主给的朋友见面礼就不需要说了,都非常贵总的来说,太白宗内门九峰中,主峰太白峰是掌门的住处,没有峰主。。...

接下来林若初又在新上任的师尊的带领下见过了在座的其他人,得了不少见面礼。

总的来说,太白宗内门九峰中,主峰太白峰是掌门的住处,没有峰主。

而其他八峰中,丹、器、符、阵四峰比较给太白宗掌门的面子,丹、器、阵三峰的峰主给的见面礼就不用说了,都十分贵重。

而符峰峰主,就是那个才刚结婴不久的严姓真君,给林若初的见面礼都是几张六阶的,相当于金丹圆满攻击力的攻击类符篆。

其他四峰的峰主给的见面礼就没有这么好了,当然也不是说东西不好。元婴真君手里也没有差的东西,只是跟丹、器、符、阵四峰峰主的见面礼比起来,就大有不如了。

望仙峰的峰主夏真君给的是一个问心境,可以时敌人陷入幻境之中,但却只是法器级别,对付练气期的弟子肯定有用,但筑基期的弟子就只能对付心性不怎么坚定的了。

入云峰的王真君给林若初的是一个防护型的碧玉簪,能够抵挡筑基期的修士的攻击。

两仪峰的孙真君,给的则是一个储物手镯。剑峰的谢真君最干脆,直接给了林若初一储物袋的灵石。

等所有真君都给完见面礼后,在座的几位真君又不打算收徒,便都向掌门告辞了。

等几位真君走后,太白宗掌门看着殿内的其他弟子,对执事弟子吩咐道:

“剩下的弟子直接按以往的惯例来。先按照弟子峰记录的每个弟子的天赋特长,分别带去九峰,让各峰的真人看看有没有看上的弟子。

要是有真人看上了,就留在真人身边。最后没有真人看上,没有拜师的弟子,就按普通内门弟子的待遇直接留在该峰上。”

主峰的执事弟子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对处理这些事情有经验。知道这元婴收徒其实就是一个场面活,很少有人能在这个场合,直接被元婴真君看上,收为徒弟成为真传弟子,一步登天的。

现在这些元婴真君门下的弟子,除了血缘后辈外,其他的非血亲弟子一般情况下,要不是亲友家的孩子,要不就是进入元婴之前,金丹时期收的弟子。

执事弟子当下应了,便带着其他人出了大殿,看身边这些孩子都垂头丧气的,便安慰道:

“好了,都快打起精神来,接下来对你们来说才是重头戏,门中真君很少直接收徒的,我都带过四批弟子进入主峰大殿了,但却只有今天的这位师妹,成功拜入元婴真君门下。

对普通内门弟子来说,能拜入金丹真人门下,就是一件很好的事了。你们既然已经错过了拜元婴真君为师的机会,那等会去见金丹真人时更要好好表现。要不然你们就只能做普通内门弟子了。”

听到执事弟子的这话,这群弟子无论心里面是怎么想的,面上却都放下这事了,跟着执事弟子去拜见金丹真人了。

而另外一边,把事情吩咐好了,太白宗掌门就带着林若初离开主殿,向后面的洞府走去。

刚到了洞府外,洞府里面服侍的杂役弟子就迎了出来,行礼后说道:“拜见掌门。”

太白宗掌门先是开口让此人起来后,等到主位坐好,看自己的宝贝闺女没向往常一样跑出来,便开口问道:“钰儿哪去了,怎么没看到?”

杂役弟子小心回道:“小师叔去灵兽园了,需要弟子去灵兽园带小师叔回来吗?”

修仙界虽然是以实力来称呼,但在宗门中,那些真人真君的后代、真传弟子却是跟着真人真君走的,因而尽管太白宗掌门之女齐钰还没有开始修炼,杂役弟子也要称其为师叔。

太白宗掌门想了想,才开口说道:“不用了,你去把齐锐叫过来。”

听完太白宗掌门的吩咐,杂役弟子便往洞府外走去。而看杂役弟子离开了,太白宗掌门开口解释道:

“我既然收了你为徒,同门总要见一下,免得不认识。我在你之前,一共收了三个弟子,你大师兄齐锐二师兄刘杰是我金丹期收的徒弟,现在已经凝结金丹了,三师兄齐铭才入我门下不久,眼下才是筑基期。

不过现在你二师兄三师兄都在外面历练,不在宗门。在宗门的只有你大师兄,我刚才就是让你大师兄过来和你见见。”

正在这时,杂役弟子恰好也回来了。杂役弟子前面还有一个人,一个林若初看着十分眼熟的青年,正是林若初刚入太白宗时,给他们讲解修真界常识的人。

只是眼下却不像当初讲课时那么严肃,只见青年走进来,眉眼带笑嘴角上扬,还未开口说话,就让人不由自主的心情放松。

而且可以看得出这师徒二人的感情也很好,只见这青年进来后,也不对上首的太白宗掌门行礼,反而直接走到林若初身边。

伸手捏了捏林若初的包包头,开口问道:“师傅,这是你从哪里来骗的小姑娘啊?”

而太白宗掌门看这青年不行礼,也不生气,只是对他说道:“怎么说话呢,这是为师新收的弟子,你的师妹。你先带你师妹去安置,等安置好了,再带她回来。”

说完后太白宗掌门便打发林若初他们出去了,青年带着林若初出了洞府表情就又变得严肃了,开口道:

“师妹,我是你大师兄齐锐,我先带你去看洞府,看完洞府后,再带你去宗物堂更改身份玉牌上面的信息。

这主峰上面灵气最好的就是师傅的洞府了。除此之外就是师傅洞府旁边的那四座附属的洞府了,现在我和你三师兄一人占了一座,小师妹也住一座,还剩下一座,正好给师妹。”

因为洞府离得不远,本来就在掌门洞府旁边,说话间两人便到了地方,齐锐拿出一个玉牌,打开了最边上一座洞府的禁制。

林若初走进去一看,洞府不大,里面的布局跟自己在弟子峰的小院也差不多,都是一明两暗的格局,中间待客,左右两间一间是卧室,一间是修炼用。

这洞府没有什么好看的,记住地方就行了。很快两人就出来了,齐锐直接把开洞府的禁制玉牌给了林若初。

并且指着旁边一座洞府说道:“这座就是小师妹的住处,我和三师弟住对面。”

接着又带林若初去了宗物堂,把身份玉牌里面的内容换了。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光包裹&的灵魂

    林若初感到绿光包裹着自己的灵魂一直在朝一个方向移动着。

  • 这房子&去,却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 &,最后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的手足无措,林若初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自己这一世的母亲的长相,但眼前却一片模糊,最后还是抵不过婴儿的本能睡了过去。

  • 却也只&一旁。

    相较之下,林若初的父亲对这个女儿的态度却更加漠然。就像现在,自己的女儿死了,虽然人也来了,却也只是冷漠的站在一旁。

  • 这个名&取得。

    林若初是随母姓林的,若初这个名字,据照顾自己的保姆说,也是自己母亲取得。

  • 浅,在&裂而分

    但林若初在父母缘上却十分浅,在林若初出生前,她父母俩人就因为感情破裂而分开了。

  • 最后看&黑白无

    最后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林若初就离开了这里。随后林若初的灵魂一天天的到处飘着,却既没有黑白无常来带她入地府,也没有碰上其他的鬼魂。

  • “恭喜&金。”

    “恭喜夫人,喜得千金。”先前看着这孩子生下来,不哭不闹的,倒把稳婆吓了一跳,别是这孩子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吧。

  • 无论当&经死了

    但听着林母的哭泣声,林若初渐渐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了探寻真相的想法,无论当年究竟怎么回事,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自己已经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