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的心随着太白宗掌教的手指的移动而怦怦的跳着,最后看太白宗掌教指的是自己,喜不不自禁。依言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太白宗掌教的面前。太白宗掌教望着眼前的孩子,柔和的张口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可愿拜入我的门下?”幸福和快乐来的太忽然,真是让人敢不敢置信。太白宗掌门看着眼前的孩子,温和的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愿拜入我的门下?”。...

林若初的心随着太白宗掌门的手指的移动而怦怦的跳着,最后看太白宗掌门指的是自己,喜不自禁。依言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太白宗掌门的面前。

太白宗掌门看着眼前的孩子,温和的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愿拜入我的门下?”

幸福来的太突然,简直让人不敢置信。听到太白宗掌门这话,林若初不敢耽搁,立即跪拜行礼道:“弟子林若初,拜见师尊。”

“起来吧,我看你是冰灵根,这冰蝉纱,是我早年得到的一件冰属性法宝,是由极寒之地的一种冰蝉所吐之丝锻造而成。

这冰蝉纱不但极为坚韧、水火不侵,并且因为其中蕴有冰灵气,对冰系法术还有加成作用,是一件难得的攻击法宝,但却只能冰灵根使用。

我的灵根不适合,后面收的弟子中也没有冰灵根的,这东西就一直搁箱底了。你是冰灵根,用这个正合适,就给你当拜师礼吧。”

太白宗掌门把林若初叫起后,拿出一件纱状法宝递给林若初并且对她说道。

林若初收下冰蝉纱,还不等她对太白宗掌门这个新上任的师尊表示感激之情,那美貌女修就又开口了,说道:

“师兄还说只是带一个弟子回去与钰儿作伴呢,却连半灵器都拿出来了,可见师兄很满意这个弟子,我记得当初齐铭拜师的时候,师兄给的拜师礼都只是宝器。”

美貌女修这话有几分是和太白宗掌门说着玩的,但却也有几分是出自真心。

现在修真界的法宝分为法器、宝器、灵器和仙器四种,每一种又分为上中下三个品阶,这冰蝉纱虽然没有达到灵器的程度,但却已经超过了宝器上品,故而称之为半灵器。

要是后面再拿合适的天材地宝进行精炼,甚至还有可能真正变成灵器。

而眼下修真界,仙器就不说了,拥有器灵,会自己择主,可遇不可求,整个修真界都没有几件。

就算修真界少有的那几件仙器,不是作为几个大门派的镇宗之宝放在宗门,就是握在化神修士手里,而化神修士又很少在外界出现,因此虽然修真界有仙器,但见过仙器的人却并不多。

而仙器之下就是灵器了,灵气在修真界数量也不多,并且灵器虽然不一定有器灵,但却也简单的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了,也要有缘才能得到的。

因此现在修真界就连金丹修士,都有不少人还使用的的是宝器。而太白宗掌门却给了这个新入门的弟子一件半灵器做为拜师礼,怎么能不让人吃惊。

“杜师妹,既然知道我看重这个弟子,那你这个做师叔的可不能小气。若初,去拜见你杜师叔,问你杜师叔要见面礼。”

太白宗掌门也不把同门师妹的玩笑话放在心上,毕竟都知道件这法宝虽然品阶高,但使用的条件苛刻,除了冰灵根外不能使用。反而顺着她的话,指使林若初去要见面礼。

林若初闻言,就来到了这美貌女修面前行礼并且说道:“弟子拜见杜师叔。”

美貌女修看到这一幕也撑不住笑了,递给林若初一个瓶子,说道:“听了掌门师兄这个话,我这做师叔的,见面礼给薄了都不好意思。

不过我可没有半灵器,这瓶子里装的是一颗极品洗髓丹,我看师侄已经练气圆满,差不多该筑基了,刚好筑基前可以先服用洗髓丹,这颗丹药给师侄用正好。”

“杜师妹今天怎么这么小气,你可是丹峰的峰主,丹峰在宗门可是最富有的山峰,对师侄一颗洗髓丹就打发了?”在座的几位元婴真君中唯二的两位女修中的另外一位开口说道。

美貌女修也就是丹峰峰主杜真君听了这话,就开口说道:“李师姐就不要开小妹玩笑了,谁不知道整个宗门的四艺杂学中,就数你们阵峰发展的最好,宗门所有弟子在四艺方面的造诣,也只有师姐你已经踏入了大师级。

师姐手里肯定有不少好东西,不知师姐给林师侄的见面礼是什么好东西,林师侄还不快去拜见你李师叔,拿见面礼?”

说完后,杜真君便亲自走了过来,牵起林若初的手,带着林若初来到阵峰峰主李真君面前。

林若初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了,这杜真君和李真君关系不和,竟然拿给自己的见面礼的事别起了苗头。

杜真君亲自来拉林若初去李真君面前,林若初不敢违逆只能跟着去,但站在李真君面前,林若初心里面却揣揣的,怕李真君拿自己出气。

好在李真君没有迁怒于林若初,而是递给林若初一个阵盘,并且开口说道:

“这是迷踪阵的阵盘,虽然这个阵法没有攻击性,但却已经达到了七阶,只要一启动,元婴之下的修士都不能发现。

师侄以后出去历练的时候,一个人在野外的时候,只要启动这个阵盘,就可以放心的打坐休息了。

并且这阵盘是没有使用次数限制的,只要阵盘没有损坏,就可以一直使用,只需要更换阵眼里面的灵石就行了。”

李真君说完,看杜真君又要说什么,那位赵姓真君就坐不住了。这位是个老好人,总想着大家一团和气,要不然门下弟子也不会最多。

每次在没有人愿意收徒时,太白宗掌门都会开口问他,虽然赵真君也不是来者不拒,次次都收下,但却怕伤了掌门的面子,隔个几次总会碍于情面收一个弟子。

赵真君怕这两人真吵起来,影响了宗门的和气,忙招呼林若初来自己面前,并且抢先开口说道:

“两位师妹出手都这么大方,到让我这个师兄的见面礼差了就拿不出手了。来,林师侄,师叔是器峰的峰主,手里只有法宝最多。

攻击类的法宝掌门师兄给了你冰蝉纱,师叔手里的法宝肯定比不上冰蝉纱,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这件法衣是防御型的,金丹以下的攻击皆无效,就算是金丹期的攻击也能抵挡百次,甚至还可以抵挡一次元婴真君的攻击,师侄拿去防身吧。”说完后,递给林若初一件白色的法衣。

书评(398)

我要评论
  • 做接生&费比其

    从自己做接生这一行开始,也有数十年了,自己手上接生的孩子个个都十分健康,自从这名声打出去后,尽管自己收费比其他人高,来找自己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这次不会要失手了吧。

  • &年一直

    果然,这十八年一直没有来过这里的女人,现在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自己自幼佩戴的玉佩,喃喃自语:

  • 姓林的&照顾自

    林若初是随母姓林的,若初这个名字,据照顾自己的保姆说,也是自己母亲取得。

  • 小姐你&肺的生

    更何况小姐你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小小姐那狼心狗肺的生父。

  • 林若初&想看清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的手足无措,林若初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自己这一世的母亲的长相,但眼前却一片模糊,最后还是抵不过婴儿的本能睡了过去。

  • 感觉自&怀抱。

    林若初感觉自己被转移了地方,落入了一个十分温暖的怀抱。

  • 就像还&取名,

    不过,就像还是会为林若初取名,会为林若初的死而感到伤心一样。林若初的母亲对她还是有一定感情的,尽管这感情很复杂。

  • 感动男&外力的

    苦苦追求了大学四年,在毕业的时候终于感动男神,得尝所愿。两家又门当户对,在没有外力的阻碍下,两人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并且很快林母就怀孕了。

  • 林若初&直想要

    林若初出身于富豪之家,自幼从来没有为钱财发过愁。而且从小到大运气十分好,可以说除了父母的疼爱,简直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 &,你要

    “小姐,小小姐已经没有了,你要自己保重身体。”林若初听出来了,这是自幼照顾自己的保姆陈姨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