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意外发现最就的时候,榜上的人名改变的速度非常快,基本上是时时刻刻都在改变,但到了后面的时候,上面的人名的趋向相对稳定了,极少不会再有改变了。林若初便快速的于心里面成本核算自己手上的物品加出来的贡献值有多少,最后意外发现即使不交自己意外发现的那几样东西,单靠那林若初便迅速的在心里面核算自己手上的物品加起来的贡献值有多少,最后发现就算不交自己发现的那几样东西,单靠那几个修士的储物袋里面的物品都能排在榜上的中间位置。。...

林若初发现最开始的时候,榜上的人名变化的速度十分快,几乎是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但到了后面的时候,上面的人名的趋于稳定了,很少再有变化了。

林若初便迅速的在心里面核算自己手上的物品加起来的贡献值有多少,最后发现就算不交自己发现的那几样东西,单靠那几个修士的储物袋里面的物品都能排在榜上的中间位置。

林若初便决定冒一下险,等轮到林若初交物品时,林若初便把自己找到的那几样物品都留下了,只上交了其他的物品。

上了飞舟后,林若初先是抬头看自己的排名,发现排名如自己所预料的一样,是排在中间位置,先是松了一口气。

但看到下面还有不少人在排队,还没有交物品上飞舟的,又紧张了起来。

好在直到最后,场中也没有出现黑马,百名榜上的人名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等所有人都上了飞舟后,飞舟便往太白宗驶去。回到宗门后,飞舟也是在一个广场上停了下来,但却不再是弟子峰的广场了。

林若初他们这一群弟子下了飞舟,就按照上交物品贡献值的高低被分为了两组。

人数多的一组直接由管事带着去了外门,另外一组就是前一百名则被带着去了内门。

林若初虽然因为并没有被送到宗门标注过的地方,自己并没有找到多少东西。

而自己找到的那几件东西又比较贵重,交上去又太可惜了,而选择留下来了。

但因为卫昊然把卫昊天等人的储物袋给了她,里面的东西并不少,还是顺利的留在了内门。

林若初跟着往内门走去,本以为是直接分峰头,没想到却把他们所有人都带去了一个山峰。

“这里是主峰,你们等会要好好表现。这是入门考核中,表现好的弟子的福利。

所有新弟子通过入门考核,刚入内门时,都有一次拜见真人真君的机会,而通过其他方法进入内门的弟子就没有这个机会。

现在是去拜见元婴真君,你们要是等会能被真君看上收为弟子,就会成为真传弟子了。”前方带路的执事弟子,看要到地方了,对着这群弟子嘱咐道。

听了执事弟子这话,众人心中都是一片火热。现在大家也不是刚进入修真界的小白了,都知道有师承没师承,真传弟子和普通弟子之间的区别。

众人随着执事弟子进了一个大殿,林若初抬头一看,只见大殿正中坐着一个中年修士,两旁也有几把椅子,上面各做坐了几人,就是考核前之前出现过的掌门跟内门九峰的峰主。

只听引路弟子行礼并开口说道:“弟子拜见掌门和各位峰主,新入内门的弟子已经带到。”

随后一个温和的男声便说道:“不必多礼,你先退下吧。”

说完后,也不搭理林若初他们这群弟子,而是对着身旁的几人说道:“几位师弟师妹,可有看中的弟子?”

在场的几人都是元婴真君,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群弟子的灵根修为,到不需要人另做介绍。

不过太白宗的招新是十年一次,这些元婴真君不知道活了多少岁了,见过的弟子无数,而且大家都不缺弟子,因而对此事并不是十分热衷,之所以每个峰头都还是来人了,不过是太白宗的惯例罢了。

所以太白宗掌门问了这话后,一时间竟没有人开口,最后还是那道温和男声的主人,太白宗掌门自己开口打破了沉默。

“几位师弟师妹都不打算收徒吗,眼前这些弟子中,有不少弟子的资质都不错。赵师弟,这位弟子是单火灵根,跟你的灵根完全相符,你怎么也不动心?”太白宗掌门指着一个小男孩说道。

“掌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本来就已经收了不少弟子,这几峰峰主中就我的弟子最多。

这次宗门招新,我那里又来了几个家族后辈,实在是没有精力再收徒了。

要不你问问严师弟,他刚进入元婴期不久,膝下可是一个弟子都没有。”

坐在最边上的那人,一听这话就不干了,赶紧开口道:“赵师兄,就是因为我还没有徒弟,收徒是收开山大弟子,才更加要慎重,你这次不是从家族带了几个后辈到身边吗,收了徒弟刚好可以一起教。”

这位赵姓真君听了这话,又要开口说什么,坐在中间的一个美貌女修开口道:“好了,每次收徒你们都要来这出,也不怕让这些弟子笑话。掌门,既然没有人想收徒,这群孩子要不还是带出去让那些金丹后辈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

林若初越听心越凉,本以为以自己冰灵根的天赋,在这群人中就算不是最好的,也是前几名,这次一共有十来位元婴真君,自己怎么也能拜一位为师吧,没想到这些元婴真君竟然都不打算收徒。

林若初本都以为自己这群人没有成为真传弟子的机会了,没成想到峰回路转,这时候太白宗掌门却开口说道:

“我这次到打算收一个徒弟,本想让几位师弟师妹先选,既然几位都无意收徒,那我就选一个。”

听了这话,林若初等人又升起来希望,都抬头向太白宗掌门看去,盼着掌太白宗门选中的是自己。

而在座的几位元婴真君,听到这话却都吃了一惊,要说真教不了弟子,肯定是假话。这教徒弟,又不用时刻盯着,不过是偶尔指点一下修炼。说没精力,不过是推辞罢了。

这都快成常态了,已经有不少年没有人在这个场合收徒弟了,没想到掌门今年竟然要收徒,难道这群孩子中真有十分优秀的,自己没有看出来。

还是那美貌女修开口道:“掌门师兄除了十几年前收了一个家族后人带在身边,已经几百年没有收弟子了,这次怎么想起要收徒了?”

“还不是钰儿,也快五岁了,身边一直没有同龄人陪着,性子太安静了,我就想着收一个孩子回去和钰儿作伴也好。”太白宗掌门开口道。

听太白宗掌门这么一说,在座的几位真君就明白了。修士的修为越高,就越难有后代。

一般金丹期就很难有后代了,而太白宗掌门已经元婴后期了,却在几年前得了一女,自是如珠似宝的宠着。

于是众人都盯着太白宗掌门,想看看这个幸运儿是谁。只见太白宗掌门伸手往下一指,说道:“你上前来。”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了出来&响自己

    现在看这孩子终于哭了出来,小胳膊小腿也十分有劲,终于放下心来,这下不会影响自己的金字招牌了。

  • 你别这&何况他

    也不知是陈姨那句话戳中了林母的软肋,只见他把手上的玉佩放下,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边走边说道:“陈姨你别这么说,他也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他。”

  • 初觉得&时间久

    刚开始的时候,才变成灵魂状,对一切感到新奇,林若初觉得还好。时间久了之后,林若初就觉得无聊了。

  • 生,也&运还是

    林若初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 了嘴,&才开口

    陈姨在一旁,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怕影响到自家情绪本就不好的小姐,忙捂住了嘴,等情绪稳定了才开口说道:

  • 林若初&死而感

    不过,就像还是会为林若初取名,会为林若初的死而感到伤心一样。林若初的母亲对她还是有一定感情的,尽管这感情很复杂。

  • &不容易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 &自己说

    林若初有时候想着,幸好这是富豪之家,请得起保姆,要不然自己说不定更可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