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界,是夜天空突然间大亮,所有人被惊扰了。抬头一看青云界上空突然裂出了几道口子,一个浑身冒着红光的物体从裂口中掉入了青云大陆上。见此,无数修士朝这个方向飞去。自从数十万年前,青云界天地异变灵气锐减后,修士飞升仙界不像现在那样很容易了,对天材地宝的需求只见青云界上空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一个浑身冒着红光的物体从裂口中落入了青云大陆上。。...

青云界,是夜天空忽然大亮,所有人被惊动了。

只见青云界上空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一个浑身冒着红光的物体从裂口中落入了青云大陆上。

见状,无数修士朝这个方向飞去。

自从数十万年前,青云界天地异变灵气剧减后,修士飞升不像以前那样容易了,对天材地宝的需求就多了。

而异宝出世必有异象,现在天地都为之变色,必是重宝。

青云界几个顶尖修士很快就到了宝物坠落的地方,看到眼前的惨状,顿时面露不忍。

修行一途,向来没有一番风顺的。这几位能达到如今的修为,也是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按理说没有什么能牵动他们的情绪了。

但眼前,地上凭空而起了一座高塔,高塔上布满了熊熊火光,方圆千里都被大火笼罩,无数生灵在火光中挣扎求生。

几人立马施展引水诀,但引来的水浇到火上却没用。后面陆续又有修士赶到,众人用尽方法都不能使火熄灭。

大火整整烧了三个月才熄灭,等火光熄灭,修士们靠近后,才发现高塔将青云大陆一分为二,高塔周围不但不再有生灵,连灵气都消失了,这一片成为了绝灵之地。

渐渐的,青云界的修士发现高塔给青云界带来的影响远不止于此,青云界飞升雷劫消失了。

飞升雷劫,虽然危险,要是度不过还会身死道消。但却是修仙途中必不可少的一关。

渡劫飞升,不度过劫哪里来的飞升。自从青云界飞升雷劫消失后,无数惊才绝艳的修士只能困于化神圆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寿命耗尽。

万年后,青云大陆南大陆,修仙世家秦家,下人们都小心翼翼,生怕出了差错。

秦家乃是南大陆的第一修仙世家,平时对下虽然说不上宽松,但倒也算不上严苛。

府里的下人现在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秦家最近出了一件大事,府里的主子都不高兴,下人们自然也要夹着尾巴做人。

秦家之所以被称作第一修仙世家,是因为族里有化神老祖坐镇。

但却有点后继无人,后代中连金丹都少,更别说元婴化神了,渐渐的其他家族兴起,秦家虽然还被称作第一修仙世家,但地位却不如往昔了。

直到老祖直系后人秦子墨被测出变异雷灵根,并且一路顺利进阶到元婴后期,有望化神才改变这一现状。

秦子墨因为是变异灵根,家族没有合适功法,所以是拜入宗门的,后来进入元婴期后,又和同为元婴期的师妹凌涵结为道侣。

秦家一下子多了两个元婴修士,第一修仙世家的名头终于实至名归,势头一片大好。

却没有想到,这时候秦子墨的私生女找上门来了。

秦府内,秦子墨和凌涵两人对坐。

“你想怎么办,我不可能接受你这个女儿的,有她没有我,有我没有她。”凌涵开口说道。

秦子墨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儿也没有感情,也不想因为这事影响了夫妻感情。

本想说把这个孩子送走,突然想起祖训,改口道:

“府里又不缺这口饭吃,老祖一向重视血脉,没必要惹老祖生气,随便安排一个院子给她就行了,你要是不想看见她,就不让她出现在你面前,要不我们就回宗门也行。”

凌涵也知道秦子墨说的是实情,这孩子本就是秦子墨在秘境,中了幻情花后的产物,秦子墨对这母女俩没有感情。

凌涵想着修仙家族重视血脉传承,修为越高拥有子嗣越艰难,自己二人同为元婴期,想来也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了,这孩子的存在也碍不着自己什么,便有几分妥协了。

是夜,凌涵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片虚无,就知道自己在做梦。修士修为高了,对一些事情会有一定的感应。

凌涵奇怪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这里什么都没有,而她走遍这里却始终也没发现什么东西。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青年来到了这里,和凌涵的如履平地不同,青年每走一步,都要废很大的劲,好像身体受到了极大的压迫,没过多久身上就开始冒血了。

“痴儿,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回去吧。”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凭空出现。

“难道我们青云界就应该认命吗,我不信天地会待我们青云界如此不公。”

说完后,就不在理这声音,继续往前走,压迫越来越大,青年很快就浑身是血,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罢了,你能找到出青云界的路,也是缘分,我就给你指一条路吧。”看着青年的模样,这声音又说道。

“这里是虚空,通过这里的确能离开青云界,但身体没有经过飞升劫的锤炼,根本经受不住虚空的压力,你的方法是行不通的。

不过虽然青云界已经被放弃了,但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青云界还是有一线生机的。你能找到这里,这就是天机。

青云界的生机会在你的后人身上,你的第一百代子孙中会出现一个身负大气运之人,此人有机会打通青云界的飞升路。

你回去吧,能不能抓住这一线生机就看青云界自己了。”

说罢,这道声音就消失了。任青年怎么呼喊,都不再出现。青年无奈,只能起身往回走。

凌涵见状,连忙跟上。青云界的飞升路断绝,是横在每一个知道这事的修士心中的隐忧,对凌涵来说,这事虽然不是迫在眉睫,但还是很关心后续发展的。

这青年离开虚空,回到青云界后,就离开修真界,回到凡世,建立府邸娶妻生子,凌涵在空中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府邸,看着门前秦府两个字,一惊。

突然,眼前的画面极速变幻。

变成了一个婴儿的成长,从出生时父母的欣喜,到小女孩一步步长大。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因为画面变幻的速度太快,凌涵看不清这些人的长相,但这个孩子却十分牵动着凌涵的情绪。

看着小女孩高兴凌涵也不由自主的会感到高兴,看到小女孩受伤也会担心。

“娘,你为什么不救我?”最后女子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看着凌涵的方向问道。

“清儿!”凌涵突然惊醒了,怔怔的看着眼前,一时分不清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突然,凌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

书评(423)

我要评论
  • 若初二&著名词

    若初二字,取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听起来意境很美,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并不算好。

  • &在她口

    但陈姨原来一直是叫自己小姐的,那她现在她口中的小姐是谁,难道是她,林若初飘过去一看。

  • 自己这&,实在

    而是林若初在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这个生母,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因为自己的死而这么伤心。

  • 林母的&事,都

    但听着林母的哭泣声,林若初渐渐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了探寻真相的想法,无论当年究竟怎么回事,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自己已经死了。

  • &这个名

    林若初是随母姓林的,若初这个名字,据照顾自己的保姆说,也是自己母亲取得。

  • &的母亲

    不过,就像还是会为林若初取名,会为林若初的死而感到伤心一样。林若初的母亲对她还是有一定感情的,尽管这感情很复杂。

  • 感动男&阻碍下

    苦苦追求了大学四年,在毕业的时候终于感动男神,得尝所愿。两家又门当户对,在没有外力的阻碍下,两人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并且很快林母就怀孕了。

  • 起了林&裹住了

    这话引起了林若初的好奇心,正想跟上去,没成想到不小心碰到了玉佩,玉佩里面突然冒出一团绿光,把林若初的灵魂给包裹住了。

  • 啊,没&形毕露

    结婚的时候说的多好啊,没成想到小小姐还没出生就原形毕露了,天天不着家,在外面花天酒地。

  • 一直在&朝一个

    林若初感到绿光包裹着自己的灵魂一直在朝一个方向移动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