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看卫昊然很紧张的样子,心里面暗暗开心,终于等到给自己出了口气。但怕弄巧成拙,真把卫昊然惹毛了,林若初也敢逗着卫昊然太狠,立刻张口地说:“卫师兄,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提及你的难过事,你快活很容易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还说起这事,惹你难过。”卫昊但怕弄巧成拙,真把卫昊然惹毛了,林若初也不敢逗弄卫昊然太狠,马上开口说道:。...

林若初看卫昊然紧张的样子,心里面暗自高兴,终于给自己出了一口气。

但怕弄巧成拙,真把卫昊然惹毛了,林若初也不敢逗弄卫昊然太狠,马上开口说道:

“卫师兄,对不起,我不该提到你的伤心事,你好不容易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还提起这事,惹你伤心。”

卫昊然看林若初把自己心虚的表情当成了伤心,虽然心里面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让林若初在自己跟前晃悠了,怕自己哪里没有表现好,再被对方看出破绽来。当即开口说道:

“师妹,你救了我一命,我本不该再麻烦你的,但一来我的身上的伤还没好,需要调息一下;二来也实在不忍再见兄长。

只能劳烦师妹替我把我兄长的遗体处理一下,也不用师妹特别费心,一把火烧掉就是了,尘归尘,土归土。

还有其他几具尸体,虽然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但终归同门一场,也不好让他们暴尸荒野,师妹就一块处理了吧。”

林若初听到卫昊然这么说,想着这卫昊然才醒过来,是需要时间疗伤,自己在这里确实打扰到他了,便应了。

等林若初把这些尸体处理后,看卫昊然已经入定了,就没有再过去打扰他,一夜无话。

第二天,卫昊然经过一夜的调息,感觉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便打算今天就去那个古修洞府探探,今天已经是进来的第八天了,要是不抓紧时间说不定就要错过这个机缘了。

便对着林若初说道:“师妹,这秘境开放时间剩下的不多了,去古修洞府的事宜早不宜迟,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吧,不知师妹意下如何?”

林若初虽然不怎么相信真有古修洞府,但又怕这事万一是真的,自己不去,岂不是又要错过一个机缘。

何况就算着卫昊然隐藏了修为,但自己的修为还是比他高,只要自己一路上防着他点,就不需要特别担心。便指着地上的储物袋说道:

“好啊,对了卫师兄,我已经把那几具尸体烧掉了,只留下了储物袋,师兄你看这些储物袋怎么处理?”

卫昊然手上已经有不少的物品了,贡献值已经够了。当下便开口说道:“要不是师妹,我还能不能站在这里都不知道,那还能和师妹分东西,这些就都由师妹收着吧。”

林若初想到自己进秘境后,就没碰到几样物品。虽然要是把冰凌花交上去,贡献值肯定是够了,但把这么珍贵的灵植交上去换贡献值有点可惜了。

不过虽然宗门并不会检查进入秘境的弟子的储物袋,自己可以把冰凌花留下来,但没了冰凌花,自己只交冰晶的话,也不知道贡献值够不够。

现在有了这些储物袋里面的物品,那就可以保住冰凌花了。便没和卫昊然客气,直接把这几人的储物袋都收起来了。

随后便由卫昊然带路,两人往古修洞府的位置而去。

林若初跟着卫昊然来到一个山洞外面,看着这个平平无奇的山洞,林若初疑惑的望着卫昊然。

卫昊然解释道:“这个洞府应该是上古修士的洞府,外面还有禁制,所以不怎么显眼。我也是因为禁制一直没有打开,才碰上了那一群人。

不过师妹不用担心,我已经有了思路,很快就能破开这个禁制了。”说完后,卫昊然就去研究禁制了。

林若初本以为发现古修洞府的事是卫昊然骗自己的,而且一路走来,林若初发现这就是地图上标注为玄灵草生长的地方,并不是一个没有被人发现过的地点。

但要是这边真有古修洞府,以前到过这边的修士,就算最终没能进去,消息也应该传出来了,林若初本不报希望真有洞府了。

但看到卫昊然在禁制面前不禁疑惑了,难道还真有古修洞府。

正在林若初疑惑的时候,卫昊然突然说道:“这禁制是远古时期的,我只能找到薄弱处,破开一个洞,但这洞存在不了多久,等会师妹看到禁制破开后,就赶紧跟着我进去。”

说完,就施展法诀,在禁制上破开一个洞后,走了进去。林若初看着禁制上破开的洞口正在不断缩小,来不及细想,赶紧从洞口进去了。

进去后,林若初才发现里面并不是自己想象中古修洞府的样子,仙禽异兽灵草遍地都是。

这里面已经十分破败了,正对着林若初的那扇大门,甚至有一边已经掉了下来,就像凡人界年久失修的房子,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修真界的建筑。

也不知道是这洞府存在的时间实在太长了,还是当初建造的时候,本来就用的凡人界的材料,而卫昊然的人已经不见了。

虽然林若初怀疑卫昊然坑了自己,这里根本不是古修的洞府,但是禁制已经完全闭合了,林若初只能往前走去。

没走几步,刚踏进大门,林若初却发现眼前却发现忽然起雾了,这雾十分的浓,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

林若初小心的往前走去,突然感觉右手边有什么东西袭来,因为雾太大了,林若初根本看不见是什么东西,具体在什么位置,只能凭感觉的朝着这个方向出了一剑。

这一剑之后,也不知道是林若初刚才没有刺中,还是这个东西不好对付,林若初感觉这东西脚步不停的向自己袭来。

林若初一边凭本能躲避,一边思考着这样下去不行,想着既然用眼睛看不见,那神识能看见吗?

林若初便向外放出神识,发现虽然神识在雾中也会收到压制,但比起眼睛来说,就好太多了,至少方圆一丈之内的东西分毫毕现。

这是林若初才看清攻击自己的东西,是一种白色的妖兽,在这浓雾里面十分不起眼,几乎快要跟这雾气融为一体了。

既然看得清周围情况了,林若初也不躲了,直接拿出剑向白色妖兽攻去,这白色的妖兽速度十分快,林若初的剑猛然刺向白色妖兽,却没成想刺了一个空,这妖兽却已经来到林若初跟前了。

等林若初发现,这妖兽那双锋利的爪子都已经快要抓到林若初的脖子了,林若初向后一仰,险险的避开了,脖子上却还是留下来一道爪印。

书评(136)

我要评论
  • 着,却&。

    最后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林若初就离开了这里。随后林若初的灵魂一天天的到处飘着,却既没有黑白无常来带她入地府,也没有碰上其他的鬼魂。

  • 快两人&个曾经

    但人生毕竟不是偶像剧,很快两人便分开了。林若初这个曾经的爱情结晶就成了拖油瓶,两人都不待见。

  • 来人死&西,却

    想着原来人死后,是真的有灵魂的,而且死后除了不能触碰东西,却跟活着的时候一样能看到、听到人世间的一切。

  • 空了自&人。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 突然,&挣脱掉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 会分开&个女儿

    林若初看着自己这对父母,想着他们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分开,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个女儿漠不关心。

  • 这样,&电话询

    “小姐,你别这样,虽然你没把小小姐带在身边,但你还是很关心小小姐的,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小小姐的情况。

  • 自己的&心情想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 &这个女

    相较之下,林若初的父亲对这个女儿的态度却更加漠然。就像现在,自己的女儿死了,虽然人也来了,却也只是冷漠的站在一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