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昊然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睛,意外发现此时天了黑了,而自己正躺在地上。围杀自己的几人的尸体正躺在离处,旁边还多了几具妖兽的尸体。而自己身旁有一堆升出来了的火堆,火堆此外边坐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卫昊然心里想自己后来为了不贵了围杀自己的那些人,耗光卫昊然想着自己当时为了不便宜了围攻自己的那些人,耗尽最后一点灵气,把围攻自己的几人全部猎杀掉后,自己也坚持不住了。。...

卫昊然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此时天已经黑了,而自己正躺在地上。围攻自己的几人的尸体正躺在不远处,旁边还多了几具妖兽的尸体。而自己身旁有一堆升起来了的火堆,火堆另外一边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卫昊然想着自己当时为了不便宜了围攻自己的那些人,耗尽最后一点灵气,把围攻自己的几人全部猎杀掉后,自己也坚持不住了。

本以为自己的一条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毕竟这里是秘境,而自己又意识全无,随便点碰上什么,自己都危险了。

没成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看到这个小女孩,卫昊然就知道是对方救了自己。

虽然知道是对方救了自己,而对方又只是一个小姑娘,但连自幼一起长大的兄弟都要加害自己,对这个陌生小姑娘卫昊然也不敢全然相信。

“这位师妹是你救了我?”卫昊然神色戒备的问道。

在弟子峰的时候,这群新入门的弟子还没有被分为三六九等的,大家也还没有接触到修真界的残酷,一般情况下,相互认识的弟子之间,都是直呼名字的。而不认识的弟子之间,大家一般还是按照年龄称呼。

这个小姑娘也就是林若初,林若初最后还是没能下得了狠手杀人夺宝。本来打算就此离开的,却有妖兽闻着血腥味过来了。

看到卫昊然即将要要葬身于妖兽口中,林若初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出手救下了他。

既然出手了,总不能半途而废。林若初便留在了这里,想等他醒来再说,现在看他醒了,也松了一口气。

林若初朝着卫昊然走了过去,看着对方眼里浮现出的戒备,林若初到不觉得被冒犯了,任谁刚被亲近的人陷害了,都会对人起防范心的,林若初只当做没看到。

只是开口对他说道:“这位师兄,这里是什么地方,出了什么事了,我从远处闻到血腥味,闻着血腥味一路来到这里,就看到你们几个都倒在地上。

是碰到妖兽了吗,可我看你们身上的伤口不像是妖兽造成的,都是刀剑术法之类造成的伤口。

我到这里的时候,其他几人都已经气息全无,只有师兄你还有气息,只是昏迷了,便喂了师兄一颗治伤的丹药。”

虽然决定救卫昊然,但林若初还是不打算让他知道,自己知晓这事的来龙去脉。

毕竟人心不可测,要是对方知道自己身怀宝物的事情,被林若初知道了,谁知道他会怎么做,会不会恩将仇报。

林若初没想到自己的防备还真不是杞人忧天,只听卫昊然开口说道:“师妹好眼力,师妹既然已经发现了,我也就不瞒你了。

我们几人身上的伤口都是相互之间斗法造成的,我因为修为低,怕应付不了秘境里面的危险,就先跟着修为比自己高的兄长汇合后,才一起在秘境里面找物品。

本来这秘境虽然也有一些妖兽,但都是一阶、二阶,我们兄弟二人相互配合,倒也还好,没受什么伤。

只是我们兄弟二人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古修洞府,还没等我们想到办法进去,就碰上了另外一群人。

大家因为古修洞府大打出手,最后我们两方人马同归于尽,早知道最后会这样,还不如没有发现这个洞府,也不用送命。

没成想到我还能醒来,想来是兄长在最后的时候还是保护了我,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靠师妹,要不是师妹及时发现了我,我早葬身于妖兽口中了。

在下卫昊然,多谢师妹救我一命,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师妹有什么需要在下的,在下一定鼎力相助。”

这时,林若初才注意的卫昊然的修为变了,原来自己根本看不出他的修为是多少,但现在卫昊然在林若初眼里就是一个练气二层的修士。

看来这卫昊然身上的秘密还不少,不说能快速增长修为的宝物,就算能够掩盖修为的物品,也不是弟子峰上这群出身凡人界的新弟子能够得到的。

林若初问卫昊然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是因为在这种情形下,不问这些话显得很奇怪,本没指望他能说出个什么来。

但现在卫昊然说出了古修洞府,林若初就有几分骑虎难下了,正常情况下,修士知道了有古修洞府,肯定是会想去探一探的。

现在的修真界修真资源贫瘠,上古修士的洞府对修士而言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很少有人会不动心,林若初当然也动心。

可林若初刚才是从头看到尾的,知道压根不是这么回事,这卫昊然假话张口就来,那关于古修洞府的事有几分真几分假就不知道了。

但自己又不能表示没兴趣,自己要是对一般修士都趋之若鹜的事情不感兴趣,那不是明摆着引人怀疑吗。

眼下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林若初装作很感兴趣的接连发问道:“卫师兄好,这洞府在哪里,离这里远不,很难进吗?”

卫昊然听见林若初的问话,知道林若初相信了自己的话,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卫昊然倒也不是全是说的假话,他这话其实大多数都是真话,只是没说在古修洞府外,卫昊天是跟突然出现的几个修士联手对付自己,而是把卫昊天形容成了一个好兄长。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卫昊然知道以自己五灵根的资质,自己现在的真实修为其实很扎眼,只能遮掩修为,但修为低了,就没有办法解释自己怎么能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反杀了对方,只能把功劳推在卫昊天身上。

看眼前的小姑娘信了自己的话,卫昊天更是把一个修为不高的修士表现的淋漓尽致,当即开口说道:“就在前面不远处,我们就是从洞府外一路打斗到这里的。

我实力低微,靠自己根本寸步难行。不知道师妹你可有意与我一起去探一下这个洞府?”

林若初虽然对洞府这事心中存疑,眼前却也只能装作欣然同意。并且心里面十分气不过,自己救了他的命,他还拿话欺骗自己。

就决定恶心一下他,开口说道:“原来那几具尸体中有师兄的亲人遗体,我原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管,现在知道了,令兄的遗体是不是要妥善保存。”

说完后,看眼前之人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林若初再接再厉继续捅刀,说道:“说起来师兄怎么不伤心啊?”

卫昊然听到林若初问起自己为什么不伤心,心里面一紧,发现自己因为对卫昊天已经没有感情了,现在表现的竟然不像失去亲人的模样。

书评(492)

我要评论
  • 还不是&因为小

    更何况小姐你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小小姐那狼心狗肺的生父。

  • 原来一&自己小

    但陈姨原来一直是叫自己小姐的,那她现在她口中的小姐是谁,难道是她,林若初飘过去一看。

  • 林若初&个十分

    林若初感觉自己被转移了地方,落入了一个十分温暖的怀抱。

  • 结婚的&成想到

    结婚的时候说的多好啊,没成想到小小姐还没出生就原形毕露了,天天不着家,在外面花天酒地。

  • 林若初&一直在

    林若初感到绿光包裹着自己的灵魂一直在朝一个方向移动着。

  • ,你要&陈姨的

    “小姐,小小姐已经没有了,你要自己保重身体。”林若初听出来了,这是自幼照顾自己的保姆陈姨的声音。

  • &初还没

    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林若初还没反应过来,“啪”的一声脆响,身体就不受自己控制,哇的哭了起来。

  • 做接生&都十分

    从自己做接生这一行开始,也有数十年了,自己手上接生的孩子个个都十分健康,自从这名声打出去后,尽管自己收费比其他人高,来找自己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这次不会要失手了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