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被围杀的修士是自己半年前逛坊市时,抢在自己之后买下去那颗会蒙蔽人心的珠子的人。后来这人非常严格来说,更有甚者算不上修士,都还也没引气入体。但现在的他的修为却了超过2自己了,么那颗珠子真的是宝物。正林若初在一旁暗暗揣度,产生怀疑自己错过了了一件宝物的当时这人严格来说,甚至算不上修士,都还没有引气入体。但现在他的修为却已经超过自己了,难道那颗珠子真的是宝物。。...

这被围攻的修士就是自己半年前逛坊市时,抢在自己之前买下来那颗会迷惑人心的珠子的人。

当时这人严格来说,甚至算不上修士,都还没有引气入体。但现在他的修为却已经超过自己了,难道那颗珠子真的是宝物。

正在林若初在一旁暗自揣测,怀疑自己错过了一件宝物的时候,场中的情形又发生了变化。

“卫昊然,你就不要再挣扎了,白费力气罢了。你要是束手就擒,交出宝物,看在相识一场的情分上,还能给你留个全尸。”围攻的几个人中修为最高的那个男修开口说道。

被围攻的那个人也就是卫昊然听见这话,十分气愤的说道:“卫昊天,我们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虽然只是堂兄弟,但你我二人年龄相仿,自幼玩在一起,跟亲兄弟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到了太白宗,你我二人也一直互相扶持。因为我们两人的灵根都不好,一个四灵根、一个五灵根,所以迟迟都不能引气入体。

你说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两人都会落在后面,一直在底层挣扎。不如先把两人每月领到的聚气丹都给一个人服用,先专注提高一个人的修为。

等这人修为高了,在考核中表现好,成为内门弟子后,每月的月例中的丹药就多了不少,再给另外一个人服用,这样两人的修为就都提上去了。

我本来觉得这样做不好,本来我们的修炼速度就慢,这样做不服用丹药的那个人那不是更加慢了,但因为你坚持,还是同意了。

而且因为你是四灵根,资质比我要好一些,我就把我的聚气丹全都给你了。

使你以四灵根的资质修炼速度都快赶上双灵根了,而我因为没有丹药,迟迟不能引气入体,都成弟子峰的笑话了。

到了太白秘境,你说大家一起也好有个照应,我就给你留下了传音符,并且接到你的传音符,就立马赶过来了,没想到你却和人合起伙来暗算我。

我们一起长大,我一向是把你当成亲兄弟的,连聚气丹都愿意给你。

要是你在秘境里面的收获不足,你只要给我说一声,我就会分一些物品给你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了,好像你对我有多好一样。你的五灵根资质还比不上我,并且你的聚气丹都给我了,我吃两份聚气丹,到现在都才练气五层。

你因为没有聚气丹,半年前都还没有能引气入体。现在的修为却比那些单灵根的天才都高。

虽然你平时不知用什么方法掩盖了修为,所有人都不知道你的真实修为。要不是我上次突然去找你,无意间发现了你身上的气息不对,又暗中试探了你几回,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你身上肯定有能提高修为的宝物,聚气丹不过是因为你不需要,才拿出来做好人罢了。

要是你真把我当成兄弟,怎么有关宝物的事情你一句话也没有透露过,真实修为也瞒着我。少说废话,把宝物交出来。”

听了这话,这卫昊天也激动了起来,说出了自己心里面对卫昊然的不满。

也不知道围攻的众人是不是被卫昊天口中的宝物所激励,攻击也越发凌厉起来,卫昊然渐渐的应付不过来,身上有了不少的伤口。

林若初躲在一旁吓到了,虽然林若初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修真界十分危险,杀人夺宝的事经常发生。但没有想到这一幕发生在自己眼前,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就在林若初以为这卫昊然必然不敌的时候,却没成想到最后结果却发生了惊天的逆转。

这卫昊然的处境虽然一直看着险象环生,但却坚持到了最后,直到把最后一个人杀掉以后,才体力不支到了下去。

林若初又等了一会,看卫昊然还是没有动静,就知道这人应该是真的昏过去了。

顿时林若初纠结了,刚才打斗双方的对话自己都听见了,这卫昊然身上有宝物,使他以五灵根的资质达到了如今的修为。

不说这宝物这么逆天,更何况这宝物极有可能就是当初在坊市上的那颗珠子,要不是眼前这人横插一杠,那颗珠子早就是自己的了。

而现在这人意识全无,自己轻而易举就可以从他身上得到这件宝物,就算自己下不了手亲自杀人夺宝,但这人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不及时救治,说不定就醒不过来了。

更何况这林中也不是没有危险的,眼下这种情况,别说是妖兽,就算是一只普通动物也能要了这人的命,自己完全可以在一旁守着,等他死了,再去取宝。

正是想什么来什么,正在这时,一只二阶的妖兽往这边过来了。

林若初看着妖兽一步步来到卫昊然身边,卫昊然马上就要葬身于妖兽口中。

林若初猛然一惊,拿出佩剑向妖兽攻去。最后看着妖兽倒在地上死了,林若初松了一口气,给卫昊然服用了一颗治伤的丹药。

便走到一旁打坐,反思着自己刚才究竟怎么了,在想些什么,竟然打着让卫昊然死在妖兽口中,自己再去取宝的想法。

自己这样做,与那些杀人夺宝的修士有什么区别,甚至还比不上那些杀人夺宝的修士,至少那些修士敢直面自己的内心,不会因为此事在心境上留下隐患。

而自己这样做却更加虚伪,觉得只要不是自己亲自动的手,这卫昊然死在妖兽口中,那么他的死就跟自己没有关系,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想法罢了。

自己刚开始闻到这里有血腥味时,还想着要是同门遇到妖兽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怎么现在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同门葬身于妖兽口中。

自己之所以想法变化这么大,不过是宝物动人心罢了。但是这卫昊然身上有宝物的事,自己并不确定,只是卫昊天觉得有罢了。

万一这卫昊然并不是靠宝物修炼的,真的是自己天赋惊人呢。何况就算有宝物,自己也不该对别人的东西起贪念。

卫昊然就算真的是靠当初坊市里得到的珠子才能修炼的这么快,也跟自己没有关系。

那颗珠子虽然自己也打算买,但既然最后自己放弃了,那就说明自己与珠子无缘。

说珠子是卫昊然从自己手中抢走的,不过是给自己贪婪心,找了一个借口罢了。

虽然修真界杀人夺宝是常事,但自己真的这样做了,还是自己吗。

这无主的宝物,自己碰上了当然要争取,有主的宝物,自己却不该起贪婪之心。

想到这里,林若初只觉得心中一片清明,身上不由自主的吸收起灵气来,修为一直往上涨。上涨了一大截,直接由练气后期达到了练气圆满才停下来。

书评(80)

我要评论
  • 持着清&让人十

    刚开始时,林若初还努力保持着清醒,后面见绿光不会伤害自己,绿光里面又暖洋洋的,让人十分想睡觉,就真的睡过去了。

  • 过愁。&运气十

    林若初出身于富豪之家,自幼从来没有为钱财发过愁。而且从小到大运气十分好,可以说除了父母的疼爱,简直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 &都没有

    所以林若初出生后,就成了父不疼母不爱的存在,一直是由保姆照顾着。并且在林若初的记忆里,甚至都没有见过自己这对父母。

  • 小姐你&之所以

    更何况小姐你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小小姐那狼心狗肺的生父。

  • 他这样&绪一直

    要不是他这样,你能产后情绪一直不稳定,没有办法亲自照顾小小姐吗?”

  • 母俩人&裂而分

    但林若初在父母缘上却十分浅,在林若初出生前,她父母俩人就因为感情破裂而分开了。

  • &己被转

    林若初感觉自己被转移了地方,落入了一个十分温暖的怀抱。

  • 油瓶,&两人都

    但人生毕竟不是偶像剧,很快两人便分开了。林若初这个曾经的爱情结晶就成了拖油瓶,两人都不待见。

  • “把孩&我看看

    “把孩子抱到我身边来,让我看看。”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 ,若初&在的时

    “陈姨,你说我这个母亲是不是很不合格,若初在的时候,我都没有管过她,若初是不是会怪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