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始终沿着通道往里面走去,走了没多久,就找到了了一间石屋,石屋并不大,周围都空空荡荡的,仅有石屋中央有东西。但是望着石屋正中央的那块冰晶已及冰晶上面那朵蓝色的花,林若初露着了笑容,来这洞天这么久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好东西了。所以自己是冰灵根,林若初对不过看着石屋正中央的那块冰晶已及冰晶上面那朵蓝色的花,林若初露出了笑容,来这秘境这么久了,总算找到好东西了。。...

林若初一直沿着通道往里面走去,走了没多久,就找到了一间石屋,石屋不大,四周都空荡荡的,只有石屋中央有东西。

不过看着石屋正中央的那块冰晶已及冰晶上面那朵蓝色的花,林若初露出了笑容,来这秘境这么久了,总算找到好东西了。

因为自己是冰灵根,林若初对冰系宝物一直都比较关注,因此得到地图时,对冰系材料看得比较仔细,眼前的两样东西刚好都认识。

这冰晶是一种很好的炼器材料,炼制法器时,加入冰晶可以使法器带有冰属性。

林若初本身修炼的法术就是冰系的,要是以后使用的法器里面再加入冰晶,简直是事半功倍。

不过因为冰灵根稀少,这冰晶虽然也珍贵,但因为需要的人不多,在外界倒也不是没有,何况炼制一件法器也要不了多少冰晶。

真正让林若初喜形于色的是冰晶上那朵蓝色的花朵。这种花叫做冰凌花,只能生长在冰晶上,但却并不是每一块冰晶上都会长冰凌花。

这冰凌花虽然名字中带有冰字,也是生长在冰晶上,但却并不是冰属性的灵植,而是少有的无属性灵植,并且蕴含着大量的无属性灵气。

因为冰凌花里面含有大量的无属性灵气,修士进阶时服用冰凌花效果十分明显。

尤其是筑基时,筑基需要大量的灵气,要是单靠自己吸收灵气来筑基,必须得是天赋惊人,并且位于灵气十分充足的洞天福地才行。

大多数修士是没有这个条件的,只能依靠外力。一般情况下有三种选择,靠高阶修士灵气贯体、服用筑基丹、还有就是服用富有灵气的天材地宝。

靠高阶修士灵气贯体,别说一般人找不到合适的修士,毕竟这种情况下不但要求对方修为要高,还得是十分值得自己信任的人。

更何况还存在外人的灵气在自己体内会可能有排斥的情况,不到万不得已是没有人会选这个方法的。

因此现在的修士普遍采用的是服用筑基丹的方法,靠筑基丹里面蕴含的大量灵气来进阶,但服用丹药,无论丹药的品阶有多好,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丹毒。

丹毒聚集在体内,时间久了会影响身体对外界灵气的吸收,这也是现在多灵根的高阶修士越来越少的原因。

多灵根修士单靠自己修炼的话,速度太慢,要是没有什么奇遇,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高阶修士。

要想修为增长速度快,就只能靠服用丹药,而丹毒又会降低身体对灵气的吸收效率,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而服用天材地宝就没有这个顾虑了,但是单灵根修士还好,还可以服用自己属性相符的天材地宝。

但多灵根修士就只能服用无属性的了,因此冰凌花因为其特殊功效,在修真界一向是一出现就被人哄抢的。

看到冰凌花,林若初就知道自己这一趟不算白来了,就这朵冰凌花的价值,就算自己没能得到其他物品,靠着冰凌花,贡献值也不会低。

取出宗门特地发的用来装灵植的玉盒,小心翼翼的把冰棱花放了进去,又把冰晶收起来后,林若初却并不急着离开。

这冰凌花虽然在现在的修真界珍贵,但也不需要藏的这么严实。何况看这地道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那时候就更加犯不着这样了。

但这石屋本就空旷,林若初把冰晶收起后,就更是一览无余了,并没有看到什么其他的东西。

忽然,林若初发现刚才放冰晶的石台边上有一个黑点,心中一喜。

走过去一看,却发现只是一颗普通的石子,不但一点灵光都没有,跟石台的材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说不定就是制作石台时掉下来的,十分失望。

尽管看出这只是一颗普通的石子,但林若初还是有着几分不甘心,也担心自己不识货,错过了真正的宝物,便还是拿起石子,准备放入储物袋。

正在这时,异变突生。

林若初脚下突然裂开一个大洞,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林若初直接朝着下面坠落。

而且跟进入秘境时的坠落不同,进入秘境时的吸力应该有保护作用,虽然有点不习惯,但却并没有感到不舒服。

不像现在一股失重感传来,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甚至身上都被风吹的有几分疼痛,林若初想着要是这么直接掉在地上,自己肯定会受伤。

林若初一时也顾不得其他了,赶紧往自己身上拍了几张防护符。

越往下温度越冷,就在林若初就算体内运转着《寒冰诀》,都快受不了时,终于到底了,林若初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因为身上有防护符,林若初到没有受伤,便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起来。

林若初站起来后,开始观察周围环境,发现自己现在正处于一个大洞里,这个大洞应该时天然形成的,里面一片漆黑,不像上面的墙壁会自己发光。

不过林若初也不需要照明,洞里面那个漂浮着的火焰在在一片漆黑中十分显眼,林若初一眼就看到了。

这火焰散发出淡淡的白光,虽为火焰,却寒冷异常。

林若初一看这火焰,就明白了,自己这次找对位置了,这火焰应该就是造成这里一切异常的原因。

冰晶虽然也是冰属性,并且散发者寒气,但应该不能造成这么一大片湖水的冰封。

而眼前的火焰一看就不是凡物,虽然林若初不认识眼前的异火是哪一种,不过到知道修士碰到异火后,一般都是当场收服。

毕竟异火十分难得,普通的盒子根本不能装,一般人也没有可以盛装异火的东西。

但要是放弃,又不甘心。看着眼前的异火,林若初慢慢向这个异火靠近,越靠近周围的温度越低,在林若初感觉自己浑身都被快冻得僵硬时,终于靠近了这个异火。

林若初朝缓缓的异火伸出了手,一股寒气瞬间向她袭来,林若初一下子被冻得动弹不得,甚至感觉连灵魂都快冻僵了。

瞬间失去了意识,林若初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头想着,自己还是鲁莽了。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最后看&若初就

    最后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林若初就离开了这里。随后林若初的灵魂一天天的到处飘着,却既没有黑白无常来带她入地府,也没有碰上其他的鬼魂。

  • 光不会&过去了

    刚开始时,林若初还努力保持着清醒,后面见绿光不会伤害自己,绿光里面又暖洋洋的,让人十分想睡觉,就真的睡过去了。

  • 把手上&“陈姨

    也不知是陈姨那句话戳中了林母的软肋,只见他把手上的玉佩放下,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边走边说道:“陈姨你别这么说,他也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他。”

  • 过这里&拿着自

    果然,这十八年一直没有来过这里的女人,现在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自己自幼佩戴的玉佩,喃喃自语:

  • &,两人

    苦苦追求了大学四年,在毕业的时候终于感动男神,得尝所愿。两家又门当户对,在没有外力的阻碍下,两人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并且很快林母就怀孕了。

  • 林若初&过愁。

    林若初出身于富豪之家,自幼从来没有为钱财发过愁。而且从小到大运气十分好,可以说除了父母的疼爱,简直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 着,趴&在自己

    林若初站在自己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尸体旁边,静静的看着,趴在自己尸体上哭的撕心裂肺的,自己应该称作为母亲的女人。

  • ,林若&初就觉

    刚开始的时候,才变成灵魂状,对一切感到新奇,林若初觉得还好。时间久了之后,林若初就觉得无聊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