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明白这湖水有怪异,林若初便最终决定一直这样探一下这个湖,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了一张爆破后符,在湖面上炸弹。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湖面一瞬间被爆破后符破出了一个大洞,林若初先往身上激发起一张避水符,等身上包裹着一层淡淡的蓝光后,就从炸弹处潜第一次下水。入水后,也没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湖面瞬间被爆破符破出了一个大洞,林若初先往身上激发一张避水符,等身上包裹着一层淡淡的蓝光后,就从引爆处潜下水。。...

既然知道这湖水有古怪,林若初便决定下去探一下这个湖,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了一张爆破符,在湖面上引爆。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湖面瞬间被爆破符破出了一个大洞,林若初先往身上激发一张避水符,等身上包裹着一层淡淡的蓝光后,就从引爆处潜下水。

入水后,没有了上面那层冰层阻挡视线,湖里的景色一览无余。湖水并不算深,水清见底,偶尔还有几条鱼游过。

但却和普通的湖水没有区别,看这边没有什么东西,林若初便向前面游去。

林若初没成想到,自己围着湖水游了一圈,却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

看身上的潜水符上面的灵光黯淡了不少,知道这张潜水符坚持不了多久了,林若初赶紧从洞口跃了上去。

站在冰面上,林若初仔细回想着自己刚才的查探是否有疏漏之处。

虽然林若初也知道重新下水仔细查探效果更好,但身上的避水符并不多,经不起反复查探的消耗。

尽管当初学修真四艺的时候,林若初发现自己在制符一道上颇有天赋,后面除了修炼,就专心学习制符一道。

但因为学习制符只是为了赚取灵石,并不打算以后专攻制符一道,每天除了修炼学习,用在制符上的时间其实并不算多,受困于时间精力,现在还只能绘制一阶符篆。

修真四艺中无论是丹、器、符、阵中任何一样,都是要分品阶,一共分为十阶,一般情况下练气期的修士只能制作一阶、二阶的物品。

但因为因为四艺的制作方式的不同,对学习该种技艺的修士要求也不相同,炼丹炼器因为一般有地火可用,并不需要修士自己供火,主要是看修士对灵力的掌控,因而有些修士尽管修为不高,但因为对自身的灵力掌控的很好,也有可能炼制出超过自己修为的丹药、法器。

但是制作符篆却是把制作者的灵力封存在符篆里面,因此只能制作自己修为这一级别的符篆。

按例来说以林若初现在的修为也能制作二阶符篆了,但是一来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钻研,二来把也没有地方可以继续往下深学。

求知堂虽然讲解过四艺的制作,却也只是粗略的讲解了一下,大家入了门以后,就改讲其他的内容去了,因此林若初现在还是不会绘制二阶符篆。

而且也不只是林若初这样,其实修真界大多数的修士都这样,就比如说修士一旦进入筑基期,体内的灵力就能够绘制三阶、四阶符篆了,但真会绘制三阶、四阶符篆的筑基修士又有多少。

因此学习四艺的修士也都是有自己专属的境界之分的,并不是按修为来称呼。

四艺修士的境界都是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大师、宗师五个级别。

而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只要不是选择四艺为主修路线,靠四艺入道的话,想要在这上面取得成就还是很难的。

因而大部分学习四艺的修士都是在初级阶段打转,中级的就很少了,高级的更是凤毛麟角,大师级和宗师级就是只出现在传说中了。

林若初因为自己会制符,一阶符篆倒是不缺,但这避水符因为作用特殊,是二阶符篆,是林若初当初在坊市买的。

因为宗门考核,林若初便想多做一些准备,以提高自己的胜算。林若初因为灵根天赋好,修行速度十分快,平时修炼都不怎么用丹药,因而在坊市的时候除了几种特殊功效的丹药买了几颗,就没买其他丹药了。

而灵器、阵盘当然对考核来说十分有用,但价值也不菲,并不是林若初现在买得起的。

而符篆虽然是一次性的,不像灵器和阵盘可以反复使用,但作用也很大,因此林若初大部分的灵石都用来买符篆了。

但林若初身上的灵石本来就不算多,除了入宗门得到的二十块下品灵石外,就只有宗门每月的两块灵石的月例,手里的灵石并不多。

而一阶符篆和二阶符篆虽然只是一阶之差,但价值上却相差不小。

故而,虽然当初林若初为了进秘境,拿出了自己大部分的身家来买二阶符篆,却也没能买几张二阶符篆。

向避水符这种功效特殊,价格却不低的的符篆就更少了,只是买了两张以防万一而已。

虽然没有避水符可供自己浪费,但林若初在岸上没能想到自己遗漏了什么,最后只能激发了身上最后一张避水符再次下水查探。

但直到这张避水符也快坚持不下去了,林若初却还是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看避水符围成的屏障已经消失了,湖水马上就要涌进来了,林若初准备上去了。

突然,一个念头在林若初脑海中闪过,林若初便没有动。

冰凉的湖水带着刺骨的寒意瞬间向林若初袭来,林若初觉得自己骨头都要冻僵了。

体内赶紧远转起功法来,林若初敢在没有避水符的保护下,直接待在水里,就是是想着本来就是变异冰灵根,修炼的也是冰系法术,对寒冷本就有一定的抵抗力。

果然随着功法的远转,林若初渐渐感觉不那么难受了,等自己适应了湖水后,林若初便分出一丝心神感受周围寒气的变化。

很快,林若初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林若初在避水符失效后,没有上去,就是想着是不是因为避水符挡住了自己对周围环境的感应。

在没有了避水符后,林若初感觉到了有一处气流明显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寒气逼人。

林若初顺着寒气往来源处走去,最后被湖心岛水下部分给拦住了。林若初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石壁,开始在石壁上面找机关。

林若初相信自己的感应不会出错,寒气就是从石壁里面散发出来的,既然石壁拦住了去路,那石壁上面应该有机关。

林若初的判断没有错,没过多长时间,她发现石壁上有一个凸起,按了下去。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石壁从中间缓缓裂开,露出一个可供一人通过的通道。

通道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建的,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借着这光线,林若初踏进通道。

书评(163)

我要评论
  • 美,但&不算好

    若初二字,取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听起来意境很美,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并不算好。

  • 来,让&我看看

    “把孩子抱到我身边来,让我看看。”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 是富豪&可怜。

    林若初有时候想着,幸好这是富豪之家,请得起保姆,要不然自己说不定更可怜。

  • 的爱情&结晶就

    但人生毕竟不是偶像剧,很快两人便分开了。林若初这个曾经的爱情结晶就成了拖油瓶,两人都不待见。

  • 得面目&尸体上

    林若初站在自己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尸体旁边,静静的看着,趴在自己尸体上哭的撕心裂肺的,自己应该称作为母亲的女人。

  • 的时候&一部偶

    就像林若初这个名字一样,林若初的父母也曾有过甜蜜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开头像一部偶像剧,据说他们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在进校门的时候碰上了,当即林母对林父一见钟情。

  • &,现在

    果然,这十八年一直没有来过这里的女人,现在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自己自幼佩戴的玉佩,喃喃自语:

  • 所以林&的存在

    所以林若初出生后,就成了父不疼母不爱的存在,一直是由保姆照顾着。并且在林若初的记忆里,甚至都没有见过自己这对父母。

  • 他这样&产后情

    要不是他这样,你能产后情绪一直不稳定,没有办法亲自照顾小小姐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