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林若初停下来了脚步,犹豫不决的望着眼前的绿洲,不明白该不应该进。时间又过去的三天了,这三天林若初又遇见了过不少最就在沙漠里遇见了的那种像蝎子的妖兽,更有甚者后面还会出现了几只二阶的,要也不是前面了遇上过不少这种妖兽,有了干掉它们的经验,还真没那么时间又过去两天了,这两天林若初又遇见过不少最开始在沙漠里遇见的那种像蝎子的妖兽,甚至后面还出现了几只二阶的,要不是前面已经碰上过不少这种妖兽,有了对付它们的经验,还真没那么容易轻松对付。。...

两天后,林若初停下了脚步,犹豫不决的看着眼前的绿洲,不知道该不该进。

时间又过去两天了,这两天林若初又遇见过不少最开始在沙漠里遇见的那种像蝎子的妖兽,甚至后面还出现了几只二阶的,要不是前面已经碰上过不少这种妖兽,有了对付它们的经验,还真没那么容易轻松对付。

虽然妖兽没有对林若初造成什么威胁,但却没有想到这沙漠如此之大,幸好修行之人可以不用休息,林若初能够连夜赶路。

但林若初不眠不休的走了两天,还是没有走到沙漠的尽头,正当林若初都怀疑这沙漠有没有尽头时,突然发现了一片绿洲。

绿洲对行走在沙漠里的人的吸引力不言而喻。虽然林若初现在不是普通人了,并不需要休息了,而且无论是水还是食物身上储物袋里面都有,何况一般情况下一颗辟谷丹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也并不需要在绿洲进行补给。

但自从进入秘境后,周围环境一直都不安全,林若初一直没能找到机会休息,虽然身体上受得了,但精神上却还是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

让人犹豫的是,林若初记得真真的,刚才眼睛看到这里时,这里还是一片黄沙,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却变成了绿洲,林若初担心里面会有什么危险。

但是林若初又转念一想,自己现在是生活在修真界,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和平的世界了。在修真界,不可能一点危险都没有,自己以这种畏手畏脚的心态在修真界生活是不行的。

何况自己已经走了两天了,还没看到沙漠尽头,一直这么走下去也不是办法,便拿定了主意,往绿洲走去。

一踏入绿洲,林若初就发现眼前的场景又变了,不过因为刚进入沙漠时已经经历过一回了,再加上选择进来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林若初见状到并不十分震惊。

不过令林若初没有想到的是,这里面的景色会如此之好,恍如仙境一般。

只见出现在林若初面前的是一条由白玉铺就而成的小路,通向远方,路两边绿树成荫,鲜花遍地,偶尔还有一两只小动物从其中穿过。

林若初踏上小路,沿着小路往前走去,没过多久,转过一个弯,就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湖泊,湖泊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湖心岛,岛上面修了几间小巧精致的竹屋。

林若初顿时一喜,有屋子就表示有人在这里住过,虽然也知道屋子里现在不可能还有人住,这秘境现在只能练气修为的人能进,而练气修为的人也不可能有修建这些的能力,何况这竹屋一看就年代久远了,但只要曾经住过人,都会留下痕迹。

说不定就能找到离开这里的途径,但等林若初来到湖边后,却发现小路到湖边就没了,而湖面上既没有修桥,也没有渡船之类的工具。

筑基期才能靠自己御剑飞行,而靠灵石提供能源的飞行法器也不是林若初能买得起的,因此只能站在湖边一筹莫展。

林若初自从进入秘境后,就没有休息过。发现眼下既然一时半会找不到去湖心岛的办法,便先在岸边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休整一下,同时整理一下思路。

一阵微风拂过,岸边的垂柳随着微风轻轻晃动,林若初无意间瞥过湖泊,却发现湖水纹丝不动,顿时感到奇怪。

忙站起身,来到湖泊边上,仔细观察起来,这才发现这里面的水好像真的是静止的,并且里面的水似水非水,倒是更像冰。

林若初站在湖泊边上,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冒险一把,小心的往湖面踏上了一步,脚落在实处的感觉传来让林若初放下心来。

林若初这一步其实很冒险,毕竟自己也不确定这湖里究竟是什么。虽然湖面纹丝不动,仔细一看好像是结冰了。

但这是修真界,不能拿自己以前的常识去看,何况林若初之所以一开始没有发现湖里面的不是水,而是冰,是因为这岛上的气温虽然算不上炎热,但却也不低,正常情况下这种温度时水肯定不会结冰。

看湖面上能站人,林若初便小心翼翼的从湖面上往湖心岛走去,虽然林若初一路上十分戒备,但却什么也没有发生,顺顺利利的抵达了湖心岛。

这个岛并不大,一眼都能看到头,除了竹屋,并没有什么其他东西,林若初也就没有在外面耽搁时间,直接来到竹屋外。

林若初先是推开最边上那间屋子的门,走了进去。这么一看,顿时心都凉了半截。

本来林若初看宗门地图上没有标注这个地方,以为没有人来过,自己是第一个找到这里的,肯定会有不少收获。

但不知道是这里的主人走的时候把东西收走了,还是以前有人来过了,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林若初不死心又接连推开了几扇屋门,里面却都是空无一物,直到最后一间屋子,才总算发现了一点东西。

这间屋子原来应该是作为书房用的,里面全是书籍,不过都是凡间的书籍,并不是修士所用的玉简,难怪会被留下来了。

林若初随手拿起一本,里面是一个修士写的游记,随后又翻了几本,发现这些书虽然是用普通的纸写的,但上面记载的内容到也是修真界的事,只不过只是一些杂文游记之类的,虽然有几分价值,但要是用玉简来记录又太浪费了,所以就写在了普通纸上。

不过林若初想着自己对修真界的了解并不多,这些书对自己来说到正有用,便全部收进了储物袋中。

把书收走后,房间也空了,这一趟没有什么大收获,林若初虽然有几分不甘心,却也没有办法。

想着自己进入秘境的时间都快过半了,还一样有贡献点的物品都没有找到,也不敢在此耽搁,决定还是离开这里。

到了岛边,林若初刚要过湖,但看着湖水,林若初才发现自己灯下黑了。

从自己进入秘境以来,碰上的东西中就属这湖水最奇怪,要是有宝物,也应该在这湖里。

自己却观念没有转变过来,只觉得好东西应该藏在屋子里,忽略了修真界真正的天材地宝都应该在野外。

书评(499)

我要评论
  • 候,他&没有关

    有时候又觉得,既然自己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劳燕分飞了,这些年来也没有关心过自己,当初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生下来。

  • 钱财发&而且从

    林若初出身于富豪之家,自幼从来没有为钱财发过愁。而且从小到大运气十分好,可以说除了父母的疼爱,简直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 &。

    现在看这孩子终于哭了出来,小胳膊小腿也十分有劲,终于放下心来,这下不会影响自己的金字招牌了。

  • 放下,&开了,

    也不知是陈姨那句话戳中了林母的软肋,只见他把手上的玉佩放下,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边走边说道:“陈姨你别这么说,他也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他。”

  • 林若初&己的东

    突然,林若初感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挤压自己,忙扭动身体想要离开,等好不容易挣脱掉束缚自己的东西。

  • “把孩&我看看

    “把孩子抱到我身边来,让我看看。”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 己的人&楚自己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的手足无措,林若初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自己这一世的母亲的长相,但眼前却一片模糊,最后还是抵不过婴儿的本能睡了过去。

  • 自己的&是冷漠

    相较之下,林若初的父亲对这个女儿的态度却更加漠然。就像现在,自己的女儿死了,虽然人也来了,却也只是冷漠的站在一旁。

  • 不好的&忙捂住

    陈姨在一旁,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怕影响到自家情绪本就不好的小姐,忙捂住了嘴,等情绪稳定了才开口说道:

  • 啊,没&外面花

    结婚的时候说的多好啊,没成想到小小姐还没出生就原形毕露了,天天不着家,在外面花天酒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