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林若初快活容易到了地面,刚支撑住,就倍感身后一阵风席卷而来。忙正常运转功法,离开了这个地方。站在离处,林若初这才看清楚,被袭击自己的是一条绿色的藤蔓,这一击但是落了空了,但藤蔓却还在飞舞着。林若初现在的的武器除了上一次在坊市买的飞针外,就仅有宗门统一发的配剑站在不远处,林若初这才看清,袭击自己的是一条绿色的藤蔓,这一击虽然落空了,但藤蔓却还在舞动着。。...

等林若初好不容易到了地面,刚站稳,就感到身后一阵风袭来。忙运转功法,离开这个地方。

站在不远处,林若初这才看清,袭击自己的是一条绿色的藤蔓,这一击虽然落空了,但藤蔓却还在舞动着。

林若初现在的武器除了上次在坊市买的飞针外,就只有宗门统一发的配剑了。

眼下对付这些藤蔓,肯定不能用飞针。林若初便拿出配剑,向藤蔓攻去。

林若初本来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出乎意料,这藤蔓并不难对付,林若初拿剑一砍,就断了。

因为这种藤蔓并不是灵植,林若初也就没有收起来。看四面都一样,全都是茂密的丛林,便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往外走去。

没走几步,林若初又感觉旁边有东西向自己袭来,忙拿出佩剑一挡,同时向一旁看去,发现还是刚才碰上的那种藤蔓。

一天后,林若初终于走出了密林,看着被自己甩在了后面的密林松了一口气。

这片密林里面除了那种不知名的绿色藤蔓,其实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危险,而这种藤蔓虽然有一定的攻击性,却只是凡植,本不难对付。

但这种藤蔓却和其他植物混在一起,在密林中并不容易辨认,时不时的就冒出一根来,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虽然藤蔓一砍就断,但要是当时没有发现,被困住了,再要脱身就不容易了。

而且林若初在密林里面还看到了不少白骨,担心还有其他危险,在密林里面行走时,一直比较小心,因而耗费了不少时间。

因为秘境里面的密林比较多,在密林里面也分不清到底在那个密林,现在好不容易走出来了,林若初便拿出了宗门发放的秘境地图。

仔细看了看,林若初苦笑一声。也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是好还是不好,这一片在地图上并没有标注出来。

宗门发的秘境地图是根据以前进入秘境的弟子的描述绘制而成的,每次进入秘境的弟子要是能提供原来地图上没有的地点,宗门也会给不少贡献点的。

不过这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弟子发现新地点了,但这里既然在地图上没有标注出来,那表示很可能这里一直都没有人来过。

太白秘境十年一开,这么多年过去都有多少人进来过了,秘境的情况宗门都摸透了,觉得危险不大,才开始作为新弟子入门考核的地方。

林若初没想到还是有没被探索过的区域,一个从来没有人踏足的地方,危险就不可控了,但同样也是一个机遇。

要是地图上标注了的地方,肯定没有大危险,但却也不会有大收获。

不过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太白秘境只开放十天,自己已经在密林耗费了一天了,连一样东西都没有找到,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林若初便收起地图,直接向前走去。

片刻之后,林若初看着眼前黄沙飞舞的场景,差点反应不过来,刚才林若初一脚踏出,这里就由之前看着的绿草如茵变成了黄沙满天。

林若初一惊,忙向后看去,发现周围环境都变了,目之所及一点绿色都没有了,全部都是一片黄沙。

林若初踏入修真界才短短一年,虽然太白宗也会教授弟子修真界的各种知识,但也只是初略的讲解一下。

林若初也不知道眼前的场景究竟是幻境阵法之类的造成的,还是这里有传送阵,把自己传送到了另外的地方。

但待在原地肯定是不行的,便还是按照原来的打算,直接向前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林若初忽然听到有什么东西走动的声音,连忙驻足细听。

只听到一阵细碎而凌乱的脚步声,并且声音由远及近,很快便到了林若初跟前。

林若初看着眼前三只长得十分像蝎子的动物,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眼前的动物虽然长得像蝎子,但却都是一级妖兽。

修真并不只是人类的专属,天地万物只要自己有了灵智,皆可修炼。而一般没有生命的物体,要产生灵智太难了,在修真界并不成气候。

修真界除了人类修士以外,最多的就是妖修和鬼修了。鬼修本就是人死后,以魂魄来修炼的修士,因此人数众多,到可以理解。

而妖修也能成为修真界的一大势力则是因为大多数妖修都是妖兽修炼而来的。

虽然妖兽要开启灵智,化形成功后才能算作修士,在这之前只能算作兽类。

不但人类修士会捕杀,就连妖修自己都把它们当做食物,不会把它们当成同类。

但就算妖兽没有开启灵智时,实力也不容小觑。妖兽的修为分为十级,虽然因为妖兽种类的区别,实力有所不一。

但大部分情况下,一级二级妖兽的实力相当于人类的练气期;三级四级妖兽,相当于人类的筑基期;

而五级六级妖兽就有金丹期的实力了,并且大部分妖兽这时就能化形了。就像金丹修士会被人成为真人一样,修为到这个程度的妖兽,也和普通的兽类不一样了。

眼前这群蝎子的实力在妖兽中只能算中等,实力就跟人类练气中期差不多。

林若初经过这一年时间的修炼,修为已经达到了练气七层。练气期一共十层,练气七层的修为也算中后期修为了,单打独斗林若初当然不怕,但眼前却有三只蝎子,由不得林若初不小心。

林若初拿出佩剑暗自戒备起来,忽然离林若初最近的一只妖兽朝着她的面门扑来,林若初连忙拿着佩剑去挡。

佩剑刺在妖兽身上,发出一声脆响,像金属撞击的声音,而妖兽身上却一道伤口都没有。

林若初见状,就知道这种妖兽的表皮十分坚硬,而自己的佩剑只是宗门发的大路货,是刺不穿的。

忙收回佩剑,远转身法,离这几只妖兽远一点。

林若初凝神看向眼前离得最近的妖兽,这妖兽外面除了眼睛和关节处外,都有着一层表皮,而自己的佩剑刺不穿表皮,只能找薄弱处攻击。

接下来林若初便开始在三只妖兽中来回奔走,攻击这几只妖兽的关节处,转移妖兽的注意力,寻找机会攻击它的眼睛。

毕竟关节处虽然也是妖兽的薄弱处,但关节受伤只能让它痛,但却不会伤筋动骨,更加不会致命。

终于林若初找到了机会,一剑刺入一只妖兽的眼睛,“嘭”的一声妖兽倒了下去。

已经杀死了一只妖兽,林若初信心大增,再加上妖兽少了一只,林若初的压力小了很多,很快就再接再厉把其他两只也杀死了。

看着妖兽都死了,因为这只是一阶妖兽,体内并没有妖丹,身体的其他部位虽然不能说毫无价值,但这妖兽的外壳十分坚硬,取下来太耗费时间,得不偿失。

林若初便没管,并且怕血腥味引来其他妖兽,也不敢久留,就继续往前走去。

书评(400)

我要评论
  • ,但你&,每天

    “小姐,你别这样,虽然你没把小小姐带在身边,但你还是很关心小小姐的,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小小姐的情况。

  • 边走边&说道:

    也不知是陈姨那句话戳中了林母的软肋,只见他把手上的玉佩放下,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边走边说道:“陈姨你别这么说,他也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他。”

  • &办法亲

    要不是他这样,你能产后情绪一直不稳定,没有办法亲自照顾小小姐吗?”

  • 儿的态&然人也

    相较之下,林若初的父亲对这个女儿的态度却更加漠然。就像现在,自己的女儿死了,虽然人也来了,却也只是冷漠的站在一旁。

  • 姐已经&若初听

    “小姐,小小姐已经没有了,你要自己保重身体。”林若初听出来了,这是自幼照顾自己的保姆陈姨的声音。

  • 林若初&出生前

    但林若初在父母缘上却十分浅,在林若初出生前,她父母俩人就因为感情破裂而分开了。

  • 楚自己&这一世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的手足无措,林若初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自己这一世的母亲的长相,但眼前却一片模糊,最后还是抵不过婴儿的本能睡了过去。

  • 光包裹&的灵魂

    林若初感到绿光包裹着自己的灵魂一直在朝一个方向移动着。

  • 意境很&美,但

    若初二字,取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听起来意境很美,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并不算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