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李师姐进来了,几人之中年纪唯一的,那个看上来有十七五岁的少年张口地说:“看样子,我们过去的两年都要居住这甲院里面,往前两年大家当然会常常接触到,大家先详细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先来,我叫王柱子,去年十七岁,单火灵根。”有人领头,余下的几人也就依序依瓢画有人带头,剩下的几人也就依次依瓢画葫芦介绍了自己。。...

看李师姐进去了,几人之中年纪最大的,那个看上去有十四五岁的少年开口说道:

“看样子,我们这一年都要住在这甲院里面,往后一年大家肯定会经常接触,大家先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先来,我叫王柱子,今年十四岁,单火灵根。”

有人带头,剩下的几人也就依次依瓢画葫芦介绍了自己。

“我叫沈轩,今年十二岁,单金灵根。”

“我叫许柔,今年十二岁,单水灵根。”

“我叫何大山,今年十三岁,单土灵根。”

“我叫严宝,今年十岁,也是单火灵根。”

“我叫王富贵,今年十四岁,单木灵根。”

“我叫吕俊,今年十一岁,也是单木灵根。”

“我叫林若初,今年十岁了,是变异冰灵根。”

几人都介绍过自己后,都向边上看去,现在就只剩站在最边上的一个小女孩了没有介绍了,这个小女孩看着十分瘦弱,才五六岁的样子。

这小女孩本就十分紧张,现在看着大家都盯着自己就更紧张了,只见她结结巴巴的开口说道:

“我姓安……,在家中被唤作八丫,今年十一岁了……,是变异风灵根。”

听到这小女孩的话,林若初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小女孩看着瘦小,却都有十一岁了,比自己还大一岁。

这小女孩的话音刚落,只见人如其名,一身富贵打扮的王富贵就开口说道:

“李师姐让我们明天早上辰时就要到这里集合,现在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先把院子选好,早点休息吧。”

王富贵在凡人界时家里面是做生意的,家境优越,身边的人又都捧着他,颇养成了几分争强好胜,凡事爱争先的心性,刚才让王柱子抢在他前面开了口,已经让他十分懊恼了。

此时看大家都已经全部自我介绍完了,就迫不及待的提出了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意见。

好在众人都没有意见,而这些院子从外面看都是一样的,也没有什么好选的,几人都是随便选了一间院子,就推门进去了。

林若初进了属于自己的院子,发现院子并不大,除了靠近墙壁的位置有一个水井外,正中间的三间房屋,院子里面就没有什么其他空位了。

三间屋子,其中正中那一间是待客室,左边一间是卧室,右边一间,十分空旷,只在正中摆了摆了一个蒲团,应该是用来修炼的地方。

林若初今天爬问心梯也累了,大致看了看院子里面的布局后,就想休息了。而看房间也十分干净,就直接打水洗漱后,上床休息了。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大早林若初就醒了。起床洗漱后,把桌上的禁制令牌拿上,就出门了。

林若初往甲院的大门口走去,远远的发现其他八个人已经到了,吓了一跳,难道自己来晚了。

林若初虽然在这个世界已经住了十来年了,但还是弄不清楚这些人按时辰计时是怎么弄得,毕竟大多数人又没有计时的工具。

定睛仔细一看,发现李师姐还没有出来的,林若初才松了一口气,朝着几人走了过去。

走进后,林若初才看到这八人已经隐隐的分出了两个小团体。

其中王柱子、何大山、严宝、安八丫四个明显家境要差很多的人待在一起,而其他四人则在另外一边聊天。

林若初越走越慢,心里十分为难,早知道就该早点来了,现在自己来晚了,这几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等会过去该站在哪边啊。

好在林若初刚来到几人身边的时候,李师姐打开院门出来了,林若初也不用纠结了,直接在两个团体中间的那个位置站好。

李师姐出来后,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带着几个人往主殿走去。

林若初远远的就听见主殿那边有不少声音传来。走进一看,果然已经来了不少人了,大家在主殿前面的空地上,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

李师姐看到这场景,就对站在一旁的几个太白宗老弟子问道:“你们怎么也不管管,这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

“李师妹,瞧你这话说的,我们也不是不想管,只是我们又不像你这么轻松,只用管这几个天才弟子就行了,我们这么多的弟子,哪里管得过来?”

李师姐的在这几人中地位应该挺高的,听了李师姐的话,其他几人都诺诺的不敢开口,只有一个面相带着几分刻薄的女修开口说了这些话。

李师姐听了这女修的酸话,眉头一竖,正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空中飞来了一炳飞剑,飞剑上站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青年。

太白宗掌门的首徒齐锐,奉师命给这次新入门的弟子讲解修真界的常识。还没到弟子峰就听到这边的喧嚣声,来到主殿门外,看着这里乱哄哄的场景,皱了皱眉头,开口道:“肃静,进去找位置坐好。”

虽然来人语气并不怎么严厉,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敢再说话了,都进殿内找位置去了。

看着众人都坐好了,齐锐才走了进去,对着这群新弟子开口说道:“首先欢迎各位正式加入我们太白宗,你们现在把你们的身份玉牌拿出来,在上面滴一滴指尖血。”

林若初滴了血在身份玉牌上后,就看见齐锐拿出一本册子状的东西,嘴里念叨着什么。

忽然,林若初发现自己手中的身份玉牌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挣脱了林若初手的束缚,朝着空中飞去。

林若初大吃一惊,朝着周围其他人看去,发现所有人的身份玉牌都飞到空中去了。

只见齐锐手中的册子突然光芒大盛,把所有弟子的身份玉牌都笼罩其中。

等光芒消失,身份玉牌也回到自己手里时,林若初仔细观察,发现这身份玉牌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不知道刚才的光芒有什么作用。

正在这时,齐锐又开口道:“你们的身份信息现在已经登记在了宗门名册上,并且身份玉牌已经滴血认主了。

你们要保管好自己的身份玉牌,这将是你们在宗门一切活动的凭证。

虽然你们已经认主了,别人拿去也不能用,但要是掉了,补办也是很麻烦的。

你们现在还没有修炼,靠滴血认主只能放在外面,容易掉。不过不用担心,等你们修炼后,有了神识,再用神识绑定,就可以收入体内了。

你们在弟子峰这一年,每天除了辰时到午时这段时间必须在求知堂上课外,其他的时间就可以自己安排。

好了,现在这里没事了,你们就去求知堂吧。”

书评(302)

我要评论
  • 回了自&不用再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 是林若&心情想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 ,林若&了。

    刚开始的时候,才变成灵魂状,对一切感到新奇,林若初觉得还好。时间久了之后,林若初就觉得无聊了。

  • 终于放&响自己

    现在看这孩子终于哭了出来,小胳膊小腿也十分有劲,终于放下心来,这下不会影响自己的金字招牌了。

  • 小姐,&说道:

    陈姨在一旁,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怕影响到自家情绪本就不好的小姐,忙捂住了嘴,等情绪稳定了才开口说道:

  • 果然,&自己的

    果然,这十八年一直没有来过这里的女人,现在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自己自幼佩戴的玉佩,喃喃自语:

  • 自从这&了吧。

    从自己做接生这一行开始,也有数十年了,自己手上接生的孩子个个都十分健康,自从这名声打出去后,尽管自己收费比其他人高,来找自己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这次不会要失手了吧。

  • 求了大&就结婚

    苦苦追求了大学四年,在毕业的时候终于感动男神,得尝所愿。两家又门当户对,在没有外力的阻碍下,两人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并且很快林母就怀孕了。

  • 的灵魂&动着。

    林若初感到绿光包裹着自己的灵魂一直在朝一个方向移动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