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初望着眼前带着几分很陌生的房间,要也不是看见墙上还挂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差点儿也没反应时回来这是自己在在现代的房间。整个房间大大变样,不论是被褥但是墙面现在的都是以粉色为辅,重新布置得十分的少女风。而林若初原本的房间却走简约风的,整个房间都是以白色打底整个房间大变样,无论是被褥还是墙面现在都是以粉色为主,布置得十分的少女风。而林若初本来的房间却是走简洁风的,整个房间都是以白色打底的。。...

林若初看着眼前带着几分陌生的房间,要不是看到墙上还挂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差点没有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在现代的房间。

整个房间大变样,无论是被褥还是墙面现在都是以粉色为主,布置得十分的少女风。而林若初本来的房间却是走简洁风的,整个房间都是以白色打底的。

正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若若,快点起来了,太阳都晒屁股啦,今天是周末虽然不用去上学,但补课的老师十点就要来,你快点起来。”

看门外的人一直在敲门,林若初只能走过去拉开门,发现站在门外的是林母,林若初吃惊的看着她。

而林母看到林若初起来了,就说道:“今天怎么愣愣的,起来了就快去洗漱啊,早餐马上就好了。”

说完就又去厨房里忙活了,林若初出门发现这房子就是自己在现代住的那套房子,但布局却温馨多了。

林若初不由自主的来到了厨房,看着林母在厨房面忙活。

林母转过头,看到林若初站在厨房门口,开口训斥道:“我不是让你去洗漱吗,你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我不叫就不起来,起来了又不去洗漱,站在厨房门口干什么,是不是还在跟我闹别扭?”

“好了,老婆别生气了,若若不是还小吗。若若,你也别再磨蹭了,赶紧去洗漱,好来吃早餐。”这时,从餐厅传来了一道男声。

林若初看林母生气了,不敢再待在厨房门口了,赶紧按着林母的吩咐去洗漱,洗漱完来到餐桌上。

已经坐在餐桌上的林父看见林若初来了,偷偷递给她一张音乐会的门票,看林若初张嘴要说什么,忙拦住她,开口小声说道:

“小声点,别让你妈听见了,你不是一直很想去吗,你妈不同意,爸给你买了,不许再跟你妈闹别扭了。”

很快林母就做好了早餐,林母一边吃着,一边对林若初说道:“若若啊,不是妈要管你,你都高三了,最后一年了,就辛苦一下。等你高考完,你想干什么妈就不管了。”

林若初听着耳边林母的絮絮叨叨,而林父在一旁打着马虎眼,想着眼前的一切要是真的就好了。

林若初一直觉得自己的运气说不上好坏,但一直很奇怪。虽然林若初一开始对问心梯的具体的考核内容是什么并不清楚,但走了这么久,林若初倒也明白了几分。

这问心梯既然有着问心之名,总不可能是直接爬石梯,考验弟子的体力。名为问心,这一关考核更多的应该是考察弟子心性。

自己这一路走上来,途中有没有经过其他关卡林若初不知道。

但就自己知道的情况而言,自己第一次无意识停下来那次,应该考验的是毅力与恒心之类的。

而后面没有石梯的那一次,应该考验的是勇气、胆量之类的。

毕竟修仙途中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要是没有这些品质,一遇到挫折就放弃,灵根天赋再好,那也是走不远的。

而要是自己没有弄错的话,现在的场景应该是问心梯上面幻化出来的幻境,考验弟子的心性,看能不能走出自己心中的执念。

而因为自幼不得父母的疼爱,父母就是自己心中的执念。要不是自己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自己还真不一定能走得出来。

但自己却清楚的明白眼前这一切是假的,按例说这其实是一种幸运,自己看出来了,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走出这个幻境。

但想想在现实里,得不到父母的疼爱也就罢了,就连在幻境中,都不能骗过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种不幸。

林若初最后看了一眼自己这对父母,便对自己说虽然这一切都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但假的就是假的,自己不需要沉侵在虚假的父母疼爱之中。

话音刚落,眼前的场景就凝固了,慢慢的变得越来越淡最后就消失了。

林若初等眼前的幻境完全消失后,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峰顶,而身旁还站着几个一动不动的孩子,应该是还陷在幻境之中。

正在这时,原本守在石梯旁的一个太白宗弟子看林若初清醒了,走了过来对林若初说道:“恭喜师妹,通过了问心梯,你先去那边休息一会,等这一关测完了以后,所有人再统一安排。”

林若初按这个修士指的方向走过去,发现这里已经有几个人了。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一路上都没怎么耽搁,还是有比自己快的人。

后面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不少人。这时候,林若初发现刚才守在问心梯旁边的那几个弟子太白宗也往这里走来了,心里暗自猜测问心梯应该没人了,这一关已经考核完了。

果然,几人来到林若初他们面前,其中领头的那个人开口道:“恭喜各位通过了考核,从此以后你们就是我们太白宗的正式弟子了。现在每个人看自己的身份玉牌上面显示的字,是甲的跟着李师妹走。”

听到这话,那群太白宗弟子中走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粉衣少女,少女鹅蛋脸柳叶眉,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几分动人之处。

林若初拿出当时测灵根后,太白宗发的玉牌,发现上面显示的正是甲,忙跟了上去。

林若初一行人跟着粉衣少女离开这里,路上粉衣少女开口介绍道:

“你们已经知道我姓李了,以后就叫我李师姐就行了。按照门规,所有的新入门的弟子都要在这弟子峰学习一年,一年后经过考核再分配去处。

我接了宗门任务,你们这些人在弟子峰这一年由我负责,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这时,一行人到了一个大殿旁,李师姐就说道:“现在你们跟着我进去,领取入宗的份例以及宗门月例。

入宗的份例每人只能领一次,而月例是每个月都有的。你们要记住位置,这第一次是我带着你们来,以后你们领月例就要自己来了。

不过你们也可以不每个月都来。月例可以一个月领一次,要是有事,也可以几个月一起领。”

说完就带他们往殿内走去,只见大殿门口的匾额上面写着“执事堂”三个大字,走进去发现里面也有一个太白宗修士。

里面的人看到林若初等人,也没有询问什么,直接递给他们一人一个储物袋。林若初这一行人只有九个人,很快每人手上就都有了储物袋。

而李师姐看几人都领好了储物袋,便又带着他们出来,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书评(152)

我要评论
  • &把自己

    有时候又觉得,既然自己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劳燕分飞了,这些年来也没有关心过自己,当初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生下来。

  • 边走边&说道:

    也不知是陈姨那句话戳中了林母的软肋,只见他把手上的玉佩放下,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边走边说道:“陈姨你别这么说,他也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他。”

  • 死,十&,还有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 风悲画&不算好

    若初二字,取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听起来意境很美,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并不算好。

  • 想法,&系了,

    但听着林母的哭泣声,林若初渐渐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了探寻真相的想法,无论当年究竟怎么回事,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自己已经死了。

  • 林若初&不用再

    最后,林若初还是飘回了自己生前的住处,自己没了,保姆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这房子空了自己待着正好,没成想到飘进去,却发现里面还有人。

  • 直是叫&一看。

    但陈姨原来一直是叫自己小姐的,那她现在她口中的小姐是谁,难道是她,林若初飘过去一看。

  • 想到不&到了玉

    这话引起了林若初的好奇心,正想跟上去,没成想到不小心碰到了玉佩,玉佩里面突然冒出一团绿光,把林若初的灵魂给包裹住了。

  • 小姐你&肺的生

    更何况小姐你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小小姐那狼心狗肺的生父。

  • 的保姆&陈姨的

    “小姐,小小姐已经没有了,你要自己保重身体。”林若初听出来了,这是自幼照顾自己的保姆陈姨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