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老者走了,几个孩子面面相觑,不明白怎么办才好。林若初昨天晚上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也累了,更何况大家但是都是青木城的,但原来是并不认识了,呆在一起也也没可聊的。便张口地说:“我们但是进房间短暂休息吧,呆在外面也没事儿可做。”其他五人也也没其他的想法,便林若初今天一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也累了,何况大家虽然都是青木城的,但原来并不认识,呆在一起也没有可聊的。。...

看着老者走了,几个孩子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林若初今天一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也累了,何况大家虽然都是青木城的,但原来并不认识,呆在一起也没有可聊的。

便开口说道:“我们还是进房间休息吧,呆在外面也没事可做。”

其他五人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便都同意了,几人便各自回房间休息。

林若初进入房间,发现房间不但面积不大,并且布置也十分简陋,连床都没有,就只有一个蒲团。

要想睡觉,只能蜷缩在蒲团上,林若初一看,就没有了睡意。看房间里有一个小窗户,便走到窗户边看风景。

坐在里面不觉得,向外看才发现飞舟的速度很快,无数的高山河流被快速的甩在了后面。

林若初因为吃了辟谷丹的,并不饿。而来测仙缘的修士也没有在管过他们。于是这几天每天林若初累了就休息,醒了就到窗户看外面的风景。

终于在第三天,林若初发现不一样的地方了。前面几天看高山河流都都只是一闪而过,但现在林若初却看到眼前的山峰越来越清晰,渐渐的连上面的建筑物都能看到了。

林若初便意识到到地方了,果然,也不知道那个老者使了什么神通,林若初在房间里都能清晰的听到老者让出房间去外面的声音。

林若初开门出去,才发现飞舟已经停了下来。飞舟停在一个平台上,周围还停了不少飞舟,上面陆陆续续下来了很多小孩子,每队前面有两个修士带路。

林若初等人也跟着老者和青年下了飞舟,然后青年在他们都下了飞舟后,便施法诀收起飞舟。然后领着他们往前面走去,没走多久,就到了一个白玉做的广场上。

林若初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流,吃了一惊。

广场上的人比当初测仙缘时的人更多,林若初当初看这么多人测仙缘,最后只有十几个人有仙缘,本以为有仙缘的人不多,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

林若初想着当初在府城的时候,就是万中选一的概率,现在这里这么多人,太白宗总不会都收入门中,何况在飞舟上刘姓老者也说了还有测试。

便对在前面领着他们的刘姓老者问道:“刘师兄,我们还要经过考核才能进入太白宗吗?”

刘姓修士看问话的是林若初,知道以林若初的灵根天赋肯定能进入太白宗,而且至少都会是内门弟子,要是表现好的话,说不定还会成为真传弟子,想结一个善缘,便说道:

“我们太白宗收徒,并不只以灵根来论,还要考察心性和悟性。不过心性和悟性这些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来什么,因此等会你们再次测过灵根后,就只需要爬问心梯,只要过了问心梯,就算正式入门了。

而所有新入门的弟子都会在弟子峰,集中学习一年,一年后会再次考核。

要是考核的时候表现的好,就有机会被元婴真君收徒,成为真传弟子。

如果没有被元婴真君选上,就会去见拜见金丹真人,如果被金丹真人收为徒弟,虽然不能成为真传弟子,但各方面待遇也比普通内门弟子要好。

就算最终也没能拜金丹真人为师,也会直接入内门各峰,成为内门弟子的。

要是考核时各方面都不突出,就只能待在外门了,成为外门弟子。

而要是有灵根却没能过问心路的,就不能算是太白宗的正式弟子。要是想留下,只能做杂役弟子,不想留下的,宗门会送回去。”

说道这里,老者想起了飞舟上发生的事,对着那个衣着华贵的小男孩说道:“你不是吵着要回去吗,只要过不了问心梯,就会有人送你回家的。”

林若初还想继续问,却已经到了登记的地方,只能作罢。先是那个白衣青年上前,把腰间的储物袋给交上去,并且说道:“这是接任务时领的储物袋,测灵盘、测骨门以及飞舟都在里面了,你们清点一下。”

登记的弟子把东西收了,就安排林若初几人再次测灵根。

本来林若初对自己的灵根是很有信心的,毕竟对自己当初测出来是冰灵根的时候,刘姓修士的吃惊自己是看在眼里的。

但再次测灵根时候,看一旁记录的修士一脸平静,淡定的记下自己的灵根后,又给了自己一个身份玉牌,就让自己下去了。

林若初又觉得是不是因为刘姓修士地位不高,见识不多,所以才觉得吃惊,其实冰灵根算不上特别好。

等所有人都再次测过灵根后,不再有新弟子来登记了,就有人把他们领到山脚下的石梯旁,指着石梯开口说道:

“这乃是我太白宗的问心梯,你等只有通过问心梯,才能成为我太白宗的正式弟子。要是途中想要放弃,可以捏碎玉牌,会有人带你们离开,但一旦选择捏碎玉牌,也就跟太白宗无缘了。现在你们开始走吧,我在终点处等你们,你们记住,只要能到达终点,无论灵根好坏,你们都能成为太白宗的弟子。”

这人说完,就御剑离开了。

虽然没有人说达到的先后顺序,对成绩有没有影响,但众人还是怕落在了别人后面,一窝蜂的朝石梯上走去。

林若初也跟着踏上了石梯,一踏上去,林若初发现眼前的场景就变了,眼前只有一做高耸入云的石梯,不但周边的花草树木不见了,连山峰都没有了。

跟刚才在外面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林若初不知道爬了多久,抬头望向四周,发现景色一点都没变化,而前面还是一望无际的石梯,心里面渐渐烦躁了起来,脚步停了下来。

不知道过来多久,林若初忽然感觉身上传来了一阵冰凉之意,林若初猛然惊醒了,忙收敛思绪,继续向前走去。

说来也怪,刚才林若初停下时,看前面还是一模一样的石梯,这次没走几步,林若初却发现石梯越来越窄了。

没过多久,出现在林若初面前的石梯几乎都不能双脚站立了,林若初走到后面,几乎不敢再看周围,现在两边都是悬空的,生怕一脚没站稳,掉了下去。

直到最后已经没有石梯了,林若初看着眼前的一片虚无,想了一会,闭着眼睛毅然踏了一步出去。

林若初踏出去后,感觉脚踩到的是实地,自己并没有坠落的感觉,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虽然林若初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仙门测试,不可能真的没有路,应该只是考验人的勇气,但心里面还是很害怕。

林若初睁开眼,本以为自己已经到达终点了,没成想到却发现自己回到了现代。

书评(390)

我要评论
  • 有劲,&,这下

    现在看这孩子终于哭了出来,小胳膊小腿也十分有劲,终于放下心来,这下不会影响自己的金字招牌了。

  • 人纳兰&意境很

    若初二字,取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听起来意境很美,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却并不算好。

  • 人在为&。

    这倒不是林若初天性凉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为自己的死,十分悲伤的时候,还有心情想东想西。

  • 自己保&的保姆

    “小姐,小小姐已经没有了,你要自己保重身体。”林若初听出来了,这是自幼照顾自己的保姆陈姨的声音。

  • 母亲是&是不是

    “陈姨,你说我这个母亲是不是很不合格,若初在的时候,我都没有管过她,若初是不是会怪我?”

  • 醒,后&又暖洋

    刚开始时,林若初还努力保持着清醒,后面见绿光不会伤害自己,绿光里面又暖洋洋的,让人十分想睡觉,就真的睡过去了。

  • 一旁,&了,怕

    陈姨在一旁,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怕影响到自家情绪本就不好的小姐,忙捂住了嘴,等情绪稳定了才开口说道:

  • 啪”的&。

    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林若初还没反应过来,“啪”的一声脆响,身体就不受自己控制,哇的哭了起来。

  • &又觉得

    有时候又觉得,既然自己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劳燕分飞了,这些年来也没有关心过自己,当初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生下来。

  • 的时候&初觉得

    刚开始的时候,才变成灵魂状,对一切感到新奇,林若初觉得还好。时间久了之后,林若初就觉得无聊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