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刚的那个角度看过去的,两人仿若亲密无间地在舌吻,那旁若无人的模样,深深地地刺痛了他的双眼。想起这,陶立泽生气地握了握拳头。他望着周倾礼离开了之后,抽回了目光,往里走去。顾清黎刚回家没多久,门外便响了了一连串的敲门声。“立泽?你怎么明白我回去了想到这,陶立泽生气地握了握拳头。。...

在他刚刚的那个角度看过去,两人好似亲密地在接吻,那旁若无人的模样,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双眼。

想到这,陶立泽生气地握了握拳头。

他看着周倾礼离开之后,收回了目光,往里走去。

顾清黎刚回到家没多久,门外便响起了一连串的敲门声。

“立泽?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顾清黎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脑子&着急。

    医生完成一系列检查之后,看着CT图,说了句:“没有什么大毛病,脑子也没有什么损伤,可能是因为某些外部刺激,导致的暂时性失忆,过段时间就会好的,你们也别着急。”

  • 毕业的&一天自

    别看她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但是心中却住着一位女强人,她幻想有一天自己能够成为跟小说里一样强大的人,所以她写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

  • 你还挺&第十次

    “对!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啊,这是这个月第十次了,你怎么回事?”艾莉丝咬牙切齿地询问顾璃。

  • 口道:&表我错

    顿了几秒,顾璃又开口道:“但是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如果那些人连实话都接受不了,那么又怎么能够运营好一个大公司呢?离职手续我会去办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错了。”

  • “顾璃&后嘀咕

    “顾璃居然又被她找上门了,看来,我们的这位跑腿小妹,又要被骂了。”几个同事在背后嘀咕道。

  • 打着,&夜,添

    她的手指在键盘上不断地敲打着,为这寂静的深夜,添了一抹生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