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萧瞅几眼笑得开心的自家娘子,心里想她那次回家去后,笑着同自已说的话:“夫君,怪不得你义妹一门心思念着要见我,她是给你逼得无路可走,仅有到我面前来说情。我非常的无语,一个好好的的小女子,你同她说要谋前程要努力上进,要让她去参军,走一条迅速失败的捷径。哈哈哈楚萧瞧一眼江婉沐,觉得自那以后,自已的这个义妹,就是为自家娘子认下的,她对自家娘子要比自已亲近,没事拖着自家娘子说悄悄话。他没好气的瞅一眼江婉沐说:“笑,笑,你以小厮的身份,骗我两三年,现在倒跟着你嫂子一块笑话我。你嫂子特意来同你说谢谢。你那礼太重,她心里过意不去。”。...

楚萧瞅一眼笑得高兴的自家娘子,想着她那次回去后,笑着同自已说的话:“夫君,难怪你义妹一心念着要见我,她是给你逼得无路可走,只有到我面前来求情。我相当的无语,一个好好的小女子,你同她说要谋前程要上进,要让她去从军,走一条快速成功的捷径。哈哈哈。”

楚萧瞧一眼江婉沐,觉得自那以后,自已的这个义妹,就是为自家娘子认下的,她对自家娘子要比自已亲近,没事拖着自家娘子说悄悄话。他没好气的瞅一眼江婉沐说:“笑,笑,你以小厮的身份,骗我两三年,现在倒跟着你嫂子一块笑话我。你嫂子特意来同你说谢谢。你那礼太重,她心里过意不去。”

楚萧和楚杨氏成亲几年,夫妻一直恩爱,两人只生有一个女儿,这次好不容易生下儿子,阖家欢喜不说,就是江婉沐得到确切的消息,也为他们夫妻两人长舒一口气。江婉沐欢喜在最好的纸张上面,书写下一个大大‘安’字,边角处用小小的‘安’字,围绕成几朵零乱的小花朵,特意托有间书肆的东家,把字副好好装裱,再配上精致的盒子,做为送给楚萧夫妻新生儿的礼物。

江婉沐听楚萧这话,望着楚杨氏说:“嫂子,那是我的心意。我唯愿孩子安泰,你和义兄也能安心。”楚杨氏望楚萧,见到他眼神,分明把这事交给自已处理。她伸手摸摸衣袖里的银票,还是空手出来。对江婉沐说:“小懒。你的心意我们收到。只是那礼物太重,那字拿出去后,我们才知道写那字的人,现在是一字难求。你欠人多少银两?你赶紧同我们实话实说。”

江婉沐瞧着他们夫妻两人,又想起自已同有间书肆的东家,早早订下来的契约。她想想后,只能笑着说:“义兄,义嫂,我没欠人银两。写字的人,是听我说你们的喜得贵子,又知道你们夫妻两人的情意,随手写下来送我的。”

楚萧夫妻当然不信江宛沐随口强扯着出来的话。楚萧望着她说:“小懒,你在你家里的日子,一直不好过,可不能为这事,再欠下债务。你的心意,我和你嫂子都知道,也领你这份心意。只是你欠下别人多少银两,你和我们细细说,你嫂子带了足够的银票出来。你说出来,我们把银两还给别人。”

楚杨氏伸手从袖子里面,拿出一叠银票,顺手递给对江婉沐说:“小懒,这是十五张一百两的银票,你数数看够不够?你别担心那字你花太钱,听人说,那字再多钱也值。要是这银票不够,我们叫人回去,找你义兄的兄长再拿。”

江婉沐吓得忙把那叠银票推过去,对她说:“嫂子,我没有骗你。我没有用银子买那字副,是别人送我的。我只花钱请有间书肆的东家,帮我仔细装裱。那东家人好,只收我成本钱。”她又忙对楚萧说:“义兄,我没有糊涂的让你和嫂子担心,我真的没有花银两。你知我在写字馆做过活,我认识写字的人。只是我答应了人,不能对任何人说,她是谁。”

楚萧夫妻两人一起望着她,楚杨氏轻声问:“你认识写字的人?”江婉沐点头,申明说:“义兄,义嫂,你们别问我那人是谁。”楚萧听江婉沐这话,轻笑起来,说:“小懒,我们不问你,那人是谁。我怎么大意,竟然忘记你那几年在写字馆做活。你人缘好,认识那方面的人,不算怪事。你帮我再求他一副字,我爹爹喜欢他大气的字,字越大越好,啥字都行。他快要整寿,我和你嫂子就送他这重礼。”

楚杨氏要把银票塞给江婉沐,她说:“朋友一次不要银两可以,不能两次不要银票,你拿着给他。要是银票不够,你说出来,我们再补。”江婉沐无论如何都不敢收面前两人的银票,她用力推回去说:“这事情,我不敢随意乱答应下来。银票你拿回去,给她银票,就坏了交情。”

楚萧瞧一眼江婉沐,示意楚杨氏收回。他说:“想来他不缺这些,他重视小懒这个朋友。这事他要应下来,你同他说,以后有我能帮忙的地方,他尽管开口同我说,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要帮他。”江婉沐笑着点头,可不敢在这事上面,再纠结下去。她赶紧拉开话,说:“义兄,义嫂,我家里人,给我订好亲事。明年夏天成亲。”

楚萧夫妻刚刚知道江婉沐认识了不得的人物,他们的兴奋劲还没平息下来,乍一听她嘴里冒出这大事,瞬息两人张大眼睛望着她。楚萧很快的平静下来,张口问:“那人是谁?家世如何?他的性情好不好?要不要我帮你去查查人?”

江婉沐轻摇头说:“义兄,不用查。家里订下的这门亲事,是不能改变。那人的家世比我家要强很多,听说长相极其的俊逸。”楚萧听得有些不解起来,锐声问:“你家想让你做妾室?我可不会允许,你是我义妹,我要你堂堂正正的为人正妻。”江婉沐听这话,眼圈稍红点头说:“是正妻。义兄,你别担心,我情愿低嫁,也不为人妾室。”

楚杨氏听江婉沐这话,立时说:“那现在你家里人,有没有让你学学出嫁后的礼节,还有管家的事宜?”江婉沐站起来,向楚杨氏行礼说:“嫂子,我什么都不懂,以后这些事情,还要请嫂子指教我一二。”楚萧听这话,神色极其不悦起来,沉声说:“小懒,我去拜见你的父母。”

楚杨氏站起来拉着江婉沐坐身边,她瞪一眼楚萧,再转向江婉沐说:“好。这次来不及,同你说这方面的事。你这消息来的太突然,我一下子混乱。你让我回去好好想想,看有那些是你一定要了解的。下次碰面时,我一样一样同你细说。你不要担心,距离你成亲还有些日子,你一定能学会那些礼节和管家要注意的事宜。”

江婉沐听她这话,放下心里最大一桩悬挂着的事。她笑瞧楚萧,说:“义兄,我多谢你的好意。还是和从前一样,你不必去认识他们。他们很懂得维持自已的形象,只有我的不是。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会对你和义嫂说那些事。现在我想为自已保留一些面子,我希望能继续自在的面对你们。”

楚萧和楚杨氏对望一眼,楚萧对江婉沐说:“你放心,我原本认的义妹就是你,不是你的家人是谁。我不会去打听你的家世。”楚杨氏在一旁点头说:“你是我们的义妹。”江婉沐瞧一眼他们,轻笑着说:“我成亲后,他们便不会再影响我。”

推存一本书:《瑾年春》豪门小姐离奇死去,重生古代,成了名门大家的填房奶奶。荣瑾只求一心人,可这家宅深深最难求的便是一心一意。罢罢罢,你若不依,我便休。且看我找个如意郎君,早早离了你。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50)

我要评论
  • 想到江&,牙齿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 来,落&抖动几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