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伸出手手拂开又落在自已眼前的雪花,她顺着东街的人流,渐渐地的走进茶居一品。门口开门迎客的店员小二,看见她后,笑着伸出手手指,对她挥手示意出一个‘三’字,笑着迎上去说:“小娘子,你这一次晚到。”她望几眼茶居一品里满厅的客人,轻声说:“小二哥,我一路行来,店小二稍稍靠近她一些,轻声音说:“小娘子,我东家舍得花大本钱。那么贵的银炭,不要钱一样往店里炭炉里加。你别瞧着生意好,实际上店家挣不了太多钱。”江婉沐听得轻笑起来,望着他轻声音问:“小二哥,我上次同你提的事情,你东家觉得行不行?”店小二听后忙点头说:“东家让你这些日子,快带人过来瞧瞧,他要是行的话,就留下他做活。”。...

江婉沐伸手拂开又落在自已眼前的雪花,她顺着东街的人流,渐渐的走近茶居一品。门口迎客的店员小二,见到她后,笑着伸出手指,对她示意出一个‘三’字,笑着迎上来说:“小娘子,你这次晚到。”她望一眼茶居一品里满厅的客人,低声说:“小二哥,我一路行来,只有你们茶楼生意最好。”

店小二稍稍靠近她一些,轻声音说:“小娘子,我东家舍得花大本钱。那么贵的银炭,不要钱一样往店里炭炉里加。你别瞧着生意好,实际上店家挣不了太多钱。”江婉沐听得轻笑起来,望着他轻声音问:“小二哥,我上次同你提的事情,你东家觉得行不行?”店小二听后忙点头说:“东家让你这些日子,快带人过来瞧瞧,他要是行的话,就留下他做活。”

江婉沐听后一脸的笑意,从袖子里摸出几个铜子,趁着没人在意,赶紧塞进店小二的手心里,说:“小二哥,这是我的小小心意。我那位兄弟要是能给东家瞧中,以后还要请小二哥多指点他。”店小二瞧一眼江婉沐身上的粗布衣,他痛快的接过铜子后,对她轻声音说:“这次我收下,以后别这样。你也不是有钱人,有心就好。上面来的是夫妻两人。”江婉沐对店小二点点头,赶紧穿过暖和的大厅,往二楼走去。

江婉沐到三号包厢时,那门边分别站着一男一女,他们穿着细布棉衣,男子显得神情严肃,女子一脸的端正温和。江婉沐瞧到他们两人,上前笑着打招呼说:“杵大哥好!秀姐姐好!义兄义嫂两人方便见我吗?秀姐姐,义嫂的身子可安好?”那男子楚杵瞧到江婉沐,伸手轻拍门说:“主子,夫人,小懒小姐来了。”

女子一脸的笑迎着江婉沐,说:“夫人身子已好,她这头一次出门,一心要候在这里,说想见见小懒小姐,听听小懒小姐有趣的话。”江婉沐装着擦拭汗水的样子,望向女子说:“秀姐姐,你帮我想个法子,我那有这么多有趣话可说?”那女子轻笑起来,眉眼间显现出盈盈的风情。江婉沐瞧得呆滞起来,对旁边男子说:“杵大哥,你以后有福气,得一美人相伴。”

门里传出一个清爽的女子声音:“小懒快进来,你别在外面,只记得说话打趣秀儿,不记得房内的人。秀儿,她的脸皮薄,你多说两句,她下次不敢出来见你。”江婉沐瞧一眼,自已一句话红了两张脸的两人,她捂嘴轻笑着推开包厢门。

江婉沐进到包厢内,瞧到包厢的窗子微敞开着,还能听到楼下的话语声音。楚萧坐在主位上,瞧一眼捂嘴进来的江婉沐,一脸不赞同的神情。而他的夫人楚杨氏,笑着对江婉沐招手说:“快来,坐在我身边。”江婉沐放开捂嘴的手,笑着挨近她的身边坐下来,问:“嫂子,你身子可好些?小少爷可好玩?”

楚杨氏听她这话,轻扣她额头几下,说:“你太调皮,在外面打趣秀儿。我身子大好,只是身上肥了一圈肉,有些担心减不下去。他现在会笑,好可爱。等到明年天热,我把他带出来给你瞧瞧。”江婉沐听她这番话,心喜的连连点头。再仔细的打量一眼她丰盈的姿态,安慰她说:“义兄不是那种浅薄人,他不会介意你肥几圈肉,嫂子你尽管给身上多添些肉。”

楚萧听她这话,一口茶水噎住,一会缓过来,对自家娘子说:“你放手去教训她。她现在都给我们宠得没大没小,不象样子。”楚萧话里虽是这般说,眼里笑意满满。楚杨氏瞧一眼夫婿,伸手轻捏一把江婉沐的脸,说:“是要好好教训,现在长大些,口齿伶俐的用在自已的兄长嫂子身上。”

江婉沐闪躲的站起来,笑着坐到她的对面,向她求饶说:“好嫂子,我再大,在你和义兄面前都是小人儿,只有听你们吩咐的份,没有多张口的理。”楚萧夫妻两人笑看对方一眼,楚杨氏感叹的说:“难怪你义兄从前见你,每次回去都是一脸的笑。有你这般开心果的小弟,再多认两个都行。”

江婉沐苦着脸瞧自已身上衣,抬头对楚杨氏说:“嫂子,我现在是女的。”楚杨氏听她这话轻笑起来,说:“我知道你是女的,可怜你的义兄在我面前说了你两三年,一直说是义弟。后来听你说要见我,嘴里还嚷嚷着说‘这个小色鬼,听我提一次娘子,便对我家娘子念念不忘。’”楚杨氏想起楚萧知道江婉沐是女子时,那脸上难得露出的窘容,她忍不住再次笑出声。

江婉沐可没胆子跟着她一块笑,她低着头装乖顺的喝着楚杵刚进来上的好茶水。楚萧瞧一眼自家娘子笑得眯起的眼,再望一眼强忍着笑意装乖的江婉沐,说:“唉,我只是一时失眼,让娘子足足笑了两年。娘子,你初瞧到小懒,还不是当她是男子。只是这个小没良心的,早不说晚不说,偏偏第一次见你,就自动同你说,她是女子。她这是明晃晃的偏心眼,我白待她好。”

在一旁的楚杵瞧一眼低头的江婉沐,他再一次添好茶水,眼里含着笑意的退出房间。楚萧自从救过江婉沐一次后,两人总有各种机缘撞见。时间一长,楚萧感觉到江婉沐诚意,又喜她小小年纪极其上进,懂得利用各种机会,向他仔细的求教。楚萧觉得她是一个可以帮助的人,一来二往觉得除去她的身世不能提外,这个小子是一个相当没有心机,相当直爽的人。

楚萧动了心思,便想认下这个义弟。当时他提这话时,江婉沐直接同他说:“我想认下你这个大哥,你是真心待我好。只是我瞒你一件事,你答应我以后不生气,我就认你为义兄。”楚萧当时想过,瞧江婉沐的样子,也做不来伤天害理的事,大约是身世不能对人直言,当场点头说:“好,我答应你,以后知道实情不生气。”

多谢书友巫女偶看赠送了礼物100起点币,多谢书友支持!

推存好友的书,书名《容颜有惑》作者:七月裳。简介: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你做得到吗?不行吧?起开!别挡本娘子的路!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婉沐已&听那婚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 会说话&碎好几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