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过去了,秋天到来,转眼秋天再过去,冬天来临。初雪飘到江婉沐的头顶时,她感觉到一年又将过。这几个月里,江婉沐时常有做梦般的感受,连王府夏天提过的亲事,现在她心里如同一场虚拟...

夏天过去了,秋天到来,转眼秋天再过去,冬天来临。初雪飘到江婉沐的头顶时,她感觉到一年又将过。这几个月里,江婉沐时常有做梦般的感受,连王府夏天提过的亲事,现在她心里如同一场虚拟的梦境。唯一有过的真实感,不过是那天的傍晚,小江家的来说过的几句话。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证明,自已与连王府的亲事有关。

江婉沐匆匆的跑进自已的院子里,她在房外,把衣裳上的雪拍打干净。吉言笑着迎出来,对江婉沐说:“小姐,你今日回来得早,我刚把中饭放在灶台旁保温。我现在去给你端进房间?”江婉沐笑着点头,回答说:“我看下雪了,便早些回来,免得一会晚了,路难走。中餐有啥好菜?你娘亲有没有给我备下私已菜?”

吉言已经习惯江婉沐对她说的打趣话,她笑着说:“有,娘亲说‘备了一个素心青菜,是小姐最爱吃的菜。’”江婉沐听后,佯装高兴的双眼圆瞪着,说:“哇,等到晚上,你娘亲过来时,我要好好的谢谢她。”江婉沐笑着往房里走,吉言赶紧去端饭菜。

江婉沐用过餐,她和吉言两人在房中。虽说江婉沐的房内,依旧没有炭火,可是房间的窗户,早几天给江婉沐用带回来的厚角料纸,严严密密的补过。房内显得比往年暖和一些,江婉沐站在桌前搓搓手,对吉言说:“吉言,你瞅着这两天时间,叫木根哥来一趟,说我有要事找他。”吉言笑着点头说:“好。要是没有看见木根哥哥,我让哥哥同他说一声。”

江婉沐点头,因为她的事,牵累了方正和木根两人。她的亲事,只有在最初的几天,在江家引起轰动。隔后,江家上下再一次同从前一样,当江婉沐是江家多余的人。江大夫人对她提出的陪房人选,没有任何明确的表示,只是江家所有的管事,从那时起,出门要用小厮时,不再带着方正和木根两人。方正和木根两人闲得无聊时,只有结伴去街上闲晃荡,急得他们的娘亲跳脚。

吉言见江婉沐说完这话,开始准备在桌上写字。她瞧着恬淡的江婉沐说:“小姐,你常在外面有见识,你瞧我哥哥可不可以也在外面找个活做?他闲了好些日子,我娘亲担心他学坏。”江婉沐听吉言这话,笑着瞅她一眼,说:“江家会许他们在外面做活吗?”吉言听江婉沐的话,忙点头说:“只要大伙不去同夫人说话,哥哥他们在外做活,不会有任何的事。”

江婉沐听后点头,想想说:“我记得你哥哥的事。只是你问问他想做啥活,我再让人帮着打听活路。”吉言听得欢喜起来,她笑着说:“一会我去找哥哥,问他想做啥事。”江婉沐沉静下来,开始要写字时,吉言轻声音说:“夫人前一阵子,把给四小姐陪嫁的三房人的身契,交到四小姐手里。四小姐婉拒一房人,只要两房陪嫁。”

江婉沐听后抬眼瞧瞧吉言,她对江大夫人淡薄的待自已,已经习以为常。她和连王府的亲事,是板上钉子,已无可更改的事实。她在外听义兄和义嫂说过,知道那亲事不是空穴来风。满京城的人,和江婉沐一样,都想不通连王府的嫡子,为何会瞧中江家的呆小姐。

江婉沐对这亲事,从最初的害怕,到后来无奈的接受,说到底她的心里,一直是七下八下的不安。她在外面小心的打听过,那个别称连王府的小王子,是京中有名的纨绔奢华傲视众人的权贵子弟,飞扬跋扈的作风,人人只有顺着他的份。这样受宠爱的嫡子,为何会愿意娶呆小姐为正妻?而且听说他向外也认可这门亲事。

江婉沐心里有许多的不安,却无人可以诉说。她抬眼瞧向吉言,淡淡的开口说:“四小姐夫家的人,今天来过江家吗?”吉言瞧一眼江婉沐的神色,轻声说:“四小姐未来的夫家,今天派人同夫人,说过几日,他们家里的老太太整寿,想接四小姐过去一块热闹。夫人已经答应下来,还帮四小姐准备好礼物。”

江婉沐望到吉言眼里闪过神色,连王府的人,除去送日子外,从来没有人来过江家。吉言咬咬嘴角,望着神情淡淡的江婉沐,说:“小姐,今天大小姐和二小姐回来探望夫人,她们派身边人来找过小姐几次,说想和小姐说说话。她们要是一会再来问,我还是说小姐不在,好吗?”

江婉沐没想到那两人,几年后,又再次惦记上自已。她瞧一眼吉言说:“如果再来,直接同她们说我在。我想听听她们想对我说些啥。”吉言担心的瞧着江婉沐,见她一脸的不在意,她才跟着松懈下来。江婉沐和吉言默默无语的坐在房中,各自忙着各自的事。

传来拍打院子门的声音,吉言抬头望一眼专注写字的江婉沐,轻轻的拉开房门出去。江婉沐在房间里,能听到院子门口处,传来的嚣张声音:“吉言,你家小姐回来没有?我家夫人和你家小姐姐妹情深,想过来和她好好说一会话。”吉言轻声音说:“我家小姐刚刚回来。”

吉言进房间时,江婉沐已把桌面收拾好。在房间里搓着手走动着,她见吉言进来,笑着招呼说:“吉言,活动活动,晚上好早些睡。”吉言瞅她一眼不说话,跟着她一起动起来。江婉逸和江婉娴姐妹两人来时,江婉沐已端坐桌前,低垂眉目盯着桌面细瞧。

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人进房间后,打量下房里的布置,两人交换下眼神。两人在吉言的招呼下坐下来,她们笑着同江婉沐说话,江婉沐一脸木然的听着她们说话。江婉娴瞧一眼这样的油盐不进的江婉沐,笑着同站在一旁的吉言说:“你出去吧,我们要同你家小姐说两句私密话。”吉言站着不动,她瞧向江婉沐。

江婉逸伸手拍江婉沐一下,说:“我们有事要和你说,你叫吉言出去。”江婉沐对吉言点头,吉言快步出房门。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人同江婉沐在房内说一会话后,两人一脸得意神情出江婉沐的房门。吉言送走她们,合上院子门,赶紧跑进江婉沐的房间,冲着江婉沐问:“小姐,她们给你气受?”

江婉沐望着一脸担心的吉言,摇头说:“没有,她们只是同我说,人生处处有秘密,而我将要面对我这一辈子,最大的一桩秘密。”吉言听不懂的瞧向江婉沐说:“小姐,这是啥意思?”江婉沐轻笑起来,说:“她们都知道的秘密,没有多久便不会是秘密。我们耐心等着揭晓那天。”

我在亲事上着磨太久,可是不管在何时,女人嫁人都是大事。明天女主应要寻一条后退的生路。

推存两位好友的书:《春江水暖》豪门女,穿古代,爹不疼,后娘欺;被逼冲喜,没人依。江暖只想过“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的平静生活,哪知不能如愿,入名门,斗小妾;实在不行,咱跑路单独过。一句话:这是一部豪门女的成长史,但不是血泪史

容华医路》小说作者:Lipo泌尿科的女医生重生到不知名的朝代,在救人的同时和一系列男人的纠缠的故事……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97)

我要评论
  • 量前后&年男子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才华&的江婉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