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的风,轻轻地的划过,吹动遮盖住在江婉沐眉前厚实的头发,露着她一双清澈的眼睛。小江家的正好望到这一幕,她略为吃惊时,风过,江婉沐眉前的发,又重重的遮盖住下去。小江家的仔细上下打量江婉沐几眼,见她依旧犹如以前般的木呆样子,便把心里一时之间涌现出的疑惑放下自己她笑着对江婉沐开口说:“三小姐,恭喜你,你的亲事,老爷和夫人已经为你订下来,明年这时,正是你成亲时。夫人这两年,一直为你亲事着急,她瞧了许多的人家,一直没有选到中意的。连王府的小王爷向你提亲时,夫人才放心下来,她对老爷说‘姻缘是天注定。’三小姐,听说连王府的小王子,长相清俊有才名。小的,恭喜三小姐得此美满姻缘。”。...

院子里的风,轻轻的掠过,吹起遮盖在江婉沐眉前厚重的头发,露出她一双清亮的眼睛。小江家的正好望到这一幕,她略微惊讶时,风过,江婉沐眉前的发,又重重的遮盖下来。小江家的仔细打量江婉沐几眼,见她依旧如同从前般的木呆样子,便把心里一时涌现的疑惑放下去。

她笑着对江婉沐开口说:“三小姐,恭喜你,你的亲事,老爷和夫人已经为你订下来,明年这时,正是你成亲时。夫人这两年,一直为你亲事着急,她瞧了许多的人家,一直没有选到中意的。连王府的小王爷向你提亲时,夫人才放心下来,她对老爷说‘姻缘是天注定。’三小姐,听说连王府的小王子,长相清俊有才名。小的,恭喜三小姐得此美满姻缘。”

江婉沐听到这确切的消息,心里一时震荡不已,面上还要强自扮出平静如水的表情。吉言的脸色苍白,一脸惊慌的望着小江家的,她比江婉沐还要象当事人,立时扑到桌前问:“小江婶子,我家小姐入连王府做妾室吗?”小江婶子瞅她一眼,笑着开口说:“乱说话。你家小姐自然是嫁进去做正室。听说小王子身边,除去两个亲近人外,并无旁的妾室。”

江婉沐用力握痛自已的手,抬眼望向小江家的,平淡的:“哦。”一声后,又低垂下眼眸。小江家的没有等来江婉沐的狂喜,只望到她的呆滞。听她淡淡的‘哦’一声后,瞧着江婉沐那样子,是已经不会再开口说话。她想着江大夫人的吩咐,压下心头对江婉沐说不出的感觉,缓和脸上的神情,再开口笑着说:“三小姐,吉言是你的身边人,自是要跟着你去连王府。

夫人的意思,她不好越过江家的规矩,只能照着二小姐的陪嫁,同样给你三房人。至于你身边的丫头,还差的五个,这两天就补给你。夫人本想为你亲自挑选三房家人,后来想想还是要听你的意见,她现在让我过来问三小姐的意思?”小江家的说完这话,仔细的打量着江婉沐的神情,见她依旧低垂眼睛,她不由的有些着急起来。

江婉沐听这话略微怔忡中,还是吉言凑近她的耳边,把小江家的这番话,重新说一遍给她听。江婉沐这才象听懂一般,抬眼望着小江家的说:“三房人,是吗?我只知道木根家的,吉言家的,也听过石头家。如果要选,我就选这三家人。我认识他们,以后在外面,不用担心认不出他们。我身边有吉言就够了,我不喜欢院子里人多。”

江婉沐说完站起来,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对吉言说:“我进房,说话多,口干。”江婉沐甩手往房间走,留下吉言忙对着小江家的陪不是,说:“小江婶子,我家小姐没有别的意思,她心里感谢老爷和夫人惦记她,还为她订下这么好的亲事。也感谢婶子能亲自过来,说这事情。小姐历来是古板的性子,这还要劳烦婶子大人大量,别同她置气。小姐其实还算人好,只要她想要啥,就给她啥,就啥事好说。”

小江家的听吉言这话,瞧着她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有些同情的望着她。小江家的打量一眼合上的房门,压低声音说:“吉言,你要是不想跟着她,我帮你去同夫人说话,也许可以换人。”吉言听这话赶紧摇头,同样低声音说:“小姐不喜欢身边有多的人,要是我不跟着她过去,她身边就没人能跟。还好小姐不爱理人,她不会打我,也不会骂我,从来不管我。

小江婶子,你是好人,我多谢你的好意。我爹娘和哥哥听到小姐亲事订下后,同我说过,愿意和我在一起。夫人那里,还请小江婶子帮我们小姐多说说好话,就瞧着小姐这些年一直安份。小江婶子,小姐这亲事太尊贵,会不会有别的不好?”吉言说到最后,突然袭击般问一句。

小江家的听她这话,顺口答:“这是老太爷亲自做主订下的亲事,能有何不妥当?这等好亲事,如不是老太爷的面子,还不会落到你家小姐的身上。唉,没想到呆人还有这般好福气,比大小姐还嫁得尊贵。明年这时,我们大家要尊称她一声连少夫人。吉言,这些日子,你好好劝你家小姐,让她多学学大小姐的端庄行事。”吉言笑着点头。

吉言送走小江家的三人,她轻轻的合好院子门,轻叹一口气,走到江婉沐房门口,拍她的房门,说:“小姐,我可以进去吗?”江婉沐轻轻的‘嗯’一声,吉言推开房门,见她已点起烛火,站在桌子面前,沾水的笔,正写着大大的字。吉言走过去,立在不挡光处,瞧着她用力写一个大大的字,拿起干布擦拭干水印后,立时再重重的写上一个大字。

等到院子门响起,吉言娘亲欢快的声音传进来:“吉言。”吉言立时跑出房间,到院子里,她才长舒一口气,她把院子门拉开些,便听到她娘亲欢快的说:“吉言,夫人今天专门让人加一个新鲜菜给小姐吃。”吉言伸手扯扯她兴奋中的娘亲,面对她立时摇头,轻声说:“小江婶子刚走,她同小姐说,亲事定下来,那人是连王府的小王子,小姐是正妻。”

吉言娘亲一脸不相信的瞧着吉言,低声音说:“小姐在我们心中是比别的小姐好,可是外面的人,却没人知道小姐的好。再说,连王府,那可是宁朝唯一的异姓王爷府,那家人配皇女都行。吉言,你别听错了话,会不会是连王府的旁支连家,给你听成连王府去了?”

江婉沐这时在房内叫:“吉言,你和婶子把饭菜放在院子里,我把桌子收拾下,就出来用餐。”吉言快快的答:“好。”她伸手接过她娘亲手里的一个饭菜盒子,示意她娘亲把手里提着的另一个饭菜大盒子,放在院子里的桌面上。

江婉沐出房间,吉言娘亲迎上去第一句话:“小姐,吉言年纪小,是不是听错小江家的话。她说小姐的亲事订下来,是连王府的小王子?”江婉沐抬眼望着她,点头说:“吉言没有听错,是连王府的小王子。”吉言娘亲听这话,一脸震惊的望着江婉沐说:“老爷和夫人怎会给小姐订一门这么高的亲事?”

江婉沐瞧一眼惊诧的吉言娘亲,轻声音同她说:“婶子,你让方正不要惊动旁人,想法子听听大少爷身边的人,是如何说这亲事的?最主要的是,我想知道大少爷对这亲事的反应。”江婉沐知道江家这些主子中,只有江温纶要理性些,大约也只能从他那方听到一些实情。

吉言娘亲走后,吉言瞧一眼神色平淡的江婉沐,问:“小姐,你怕不怕?”江婉沐瞧一眼她,长长叹息一声说:“怕,也没有用。不如不怕。车到山前必有路,天总不至于要绝人路。”吉言听得点头,说:“小姐不怕,那我也不怕。我陪着小姐。”

推存两位好友的书:《重生之八福晋的奋斗》不幸穿成八福晋,为了翻转历史而奋斗。

《安富尊荣》穿越成农家女不是悲催,遇到腹黑麻烦缠身的男主才叫悲摧,,一个女子在古代的安富尊荣生活。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03)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