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听着吉言带回去的话,她第一反应时是别人传错话,要不然是吉言看错了话,她打心眼里就会觉得这事不不靠谱。连王府那可是刨除皇宫皇子的府第外,高高在上的门第。江家嫡系嫡女不见得都能攀得上的亲事,怎会又来了自已这样一个庶女身份的人,为小王爷的正妻。江婉沐江婉沐轻笑起来,望着担忧中的吉言说:“玉文大约听错话,就是小王爷的侧室,都轮不到我来做,何况是正妻。吉言,你家小姐在外面没有好的名声,王府中的人,历来消息灵通,怎么都不会选我这样一个人进府。你把心放回去吧,一会,安心去做你的针线活。”。...

江婉沐听着吉言带回来的话,她第一反应就是别人传错话,要不就是吉言听错话,她打心眼里就觉得这事不靠谱。连王府那可是除去皇宫皇子的府第外,高高在上的门第。江家嫡系嫡女未必都能攀得上的亲事,怎会轮到自已这样一个庶女身份的人,为小王爷的正妻。

江婉沐轻笑起来,望着担忧中的吉言说:“玉文大约听错话,就是小王爷的侧室,都轮不到我来做,何况是正妻。吉言,你家小姐在外面没有好的名声,王府中的人,历来消息灵通,怎么都不会选我这样一个人进府。你把心放回去吧,一会,安心去做你的针线活。”

吉言扫一眼云淡风轻的江婉沐,她知道江婉沐在外面见识多,自然也相信她的话。顿时放松的笑着轻拍自已的小胸部,笑着说:“小姐,你不知我听那消息时,可吓坏了。我想着我啥也不懂,如何能跟小姐进王府。”江婉沐瞧一眼恢复笑意的吉言,眼睛望向她手中握紧的饭菜盒,笑着说:“这下可以让我好好用早餐吧,我瞧那饭盒,都快让你的手捏出花来。”

吉言笑着快步进江婉沐房间,江婉沐跟在她的身后。一会房间里面传出吉言懊恼的叫声:“小姐,饭菜冷了。”江婉沐在房间轻笑着回应:“天气热,冷一些好吃。”院子里,风声轻轻掠过,院外依旧人寂静。

江婉沐午后带着吉言,好好的清理院子。她们把院子里成熟的冼衣草和冼发草摘下来,分别铺展在地上晒。江婉沐把房内多出来的旧桌子,搬到院子里。等到太阳将落时,落日余晖中,江婉沐和吉言两人闲闲的坐在院子里,吹着风说着话。

吉言这一天的上午时间,忙碌的出院门好几趟。每次出去前,是一脸的兴奋期盼表情,而回来时,却是垂头丧气深受打击的表情,实在她在江家各处打听来的消息,内容都差不多。人人皆说江婉沐要嫁进高门,却不知那高门立在何处。

江婉沐瞧着她在太阳下,一趟又一趟的往外跑,然后再一脸失落的回来。她忍无可忍时,只能开解吉言说:“吉言,你不用太过紧张。我是个啥都没有的人,不用去担心,别人会惦记着不放,反而要担心别人记不起我。难得有人现在想起,江家还有我这么个人,还能来向我提亲。我觉得不管是那家人,在江家都会引起轰动。我们就静静等着答案。”

吉言望着满脸不在乎的江婉沐,又听她番话,有些想不通的惊讶问:“小姐,你不想知道老太爷,老爷和夫人给你定下的那家人?你不想知道,那人好不好?”江婉沐望一眼急色的吉言,淡淡的问:“我知道是那家人,又能怎样?那人好不好,我不愿意,我能反悔吗?”吉言听江婉沐这话,闷闷的答:“小姐,亲事定下来了。夫人是不会允许你反悔的。”

江婉沐一脸了然的望着她,说:“既然是这样情况,我何必现在去费那个心。不如静等着夫人的通知吧。现在我能怎么舒服,就怎么舒服。吉言,你这会不要再出去,你静下心去做你的活,我呢,去好好练字,顺带想想有没有好的法子,可以多挣些钱。有钱才有出路啊。”江婉沐说完话,不理呆站在院子里的吉言,她自顾自的进房间。

太阳西下余光中,吉言瞧着趴在桌面微合上眼的江婉沐,凑近她轻声问:“小姐,你想到啥好法子挣钱?”江婉沐微张开眼,瞧她一下,轻声说:“自是想到法子,只是此事暂不能对外言。”吉言坐正小身子,等着江婉沐往下面说,谁知她又合上眼。吉言等一会,实在忍不住伸手轻推江婉沐说:“小姐,你的话还没说完。”

江婉沐懒散的张开眼,望着吉言说:“我说完了。”吉言瞅着她说:“没有,你说暂不能对外言,没有说不能对我说。”江婉沐听她这话,坐直起来轻笑起来,伸手轻拍下她的小脸,笑着说:“那法子暂时只能我自已知道,自然是不能同你提起。”吉言一脸失落的瞧向江婉沐说:“小姐,是我没用对吧?帮不了小姐的忙,所以小姐有事瞒着我。”

江婉沐听着小丫头控诉话,头痛的对她说:“吉言,我听到你娘亲的脚步声音,你去外面迎迎,瞧瞧是不是你娘亲送饭过来?”吉言立时忘记刚刚自已说的话,她笑着站起来,立时往院子门奔去。江婉沐一脸羡慕的望着吉言的背影,这一世,她从来没有如吉言这般轻松的活过一日。

江婉沐还在感叹中,吉言又快速冲回来,在院门口就叫起来:“小姐,我瞧到小江婶子带着两个人,往我们这边走过来。”江婉沐立时端庄的坐直身子,脸上的表情,顿时显得木然起来。吉言望一眼这样的江婉沐,微低垂着头走到院子里。

小江家的带着两个人,走到江婉沐的院子门口,她身后的小丫头,远远的已经叫起来说:“三小姐,我们管事的受夫人所托,来瞧瞧你。”吉言瞧一眼江婉沐,见她点头后。赶紧往院子门口迎过去,望到走近的小江家的两个小丫头,她连忙行礼后,轻声叫道:“小江婶子好,两位姐姐好。”

小江家的瞧一眼眉眼低垂的吉言,再从打开的院门,瞧到院子里桌边,坐着如同木头人的一样江婉沐。她轻叹一声,问:“你家小姐这两日身子可好?你娘亲还没送饭来吗?”吉言抬眼瞧她,立时又低垂下眼,小声说:“小姐好。我娘亲还要过一会送饭菜来。”吉言避让开身子,让小江家的和她身后两人进来。

小江家的进来后,江婉沐只是淡淡的抬眼望她,嘴里没有一句客气的招呼话。反而是吉言忙上前,拉开自已的那张凳子,笑着请小江家的坐下来,说:“小江婶子,你坐着同小姐说话。”小江家的瞧一眼江婉沐,见到她脸上没有反对的表情,她才慢慢的坐下来。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97)

我要评论
  • 人一直&头跟着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 大雪纷&一眼她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第会不&江婉娴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 听闻江&约背后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