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言的小手,紧紧地的握着饭盒,神色看起来略有些惶急。她远远超过的望到再打开一半的院子门,脚步却不由自主的缓下去,她的小眼神里满是争扎。她心里想不曾用早餐的江婉沐,轻咬下嘴角,进一步加快脚步向前走两步,但是再想一想刚耳里的话,她的脚步又慢下去。徘回又徘回,最后吉言快冲到院门口时,木根从院子里出来,他要同吉言打招呼时,瞧到吉言小脸上的不对劲,忙伸手阻挡下她,扯着她的衣袖到一旁,一脸怒色的问:“吉言,谁给你气受,谁骂你?你说给我听,我想法子帮你收拾她。”吉言听这话,望着木根忙摇头说:“木根哥哥,没有人,对我不好。”她转而再小声音说:“夫人院子里的玉文姐姐说,小姐以后是连王爷府的小王妃。”。...

吉言的小手,紧紧的握着饭盒,神色显得略有些惊惶。她远远的望到打开一半的院子门,脚步却不由自主的缓下来,她的小眼神里满是挣扎。她想着未曾用早餐的江婉沐,轻咬下嘴角,加快脚步往前走两步,可是再想想刚刚听来的话,她的脚步又慢下来。徘徊又徘徊,最终吉言咬紧牙齿,加快脚步往院子里冲。

吉言快冲到院门口时,木根从院子里出来,他要同吉言打招呼时,瞧到吉言小脸上的不对劲,忙伸手阻挡下她,扯着她的衣袖到一旁,一脸怒色的问:“吉言,谁给你气受,谁骂你?你说给我听,我想法子帮你收拾她。”吉言听这话,望着木根忙摇头说:“木根哥哥,没有人,对我不好。”她转而再小声音说:“夫人院子里的玉文姐姐说,小姐以后是连王爷府的小王妃。”

木根听吉言这话,非常不相信的瞪着吉言,张口就说:“吉言,你别听她胡说。大小姐是嫡女入连家,为庶长子的正妻,外面人说是才子配佳人。连王爷府的门第,可不知要比连家高多少层,你家小姐只是庶女,凭她的身份,如何能入王爷府为王妃?她专门说来骗你玩,让你白紧张高兴一回。”

吉言立时眼圈红起来,望着木根连连摇头说:“木根哥哥,你冤枉玉文姐姐。我娘亲以前帮过她,她一直对我很好,有事,她都会想法子过来提醒我。她说‘王爷府的下人,不是那么好做的。’玉文姐姐不象府里面别的姐姐妹妹们,她们平日里见我都爱笑不笑,每天恨不得小姐骂我才好。她们今天一个个都对我笑得合不嘴,人人都恭喜我。”

吉言说到这里停下来,想到她今天一早上出院门去大厨房的路上。她一路行来,来往的人,对她都笑脸相迎,每个人都漠视她略有些红的眼睛,反而是欢喜的同她说:“吉言,恭喜。你家小姐一直待你好,你以后的日子过得好,可别忘记我们这些姐妹们。”吉言以前同人说江婉沐待她好,江家没有一个人相信她。而现在人人的口中,却说着江婉沐待她好的话。

吉言心有疑虑的瞧着她们,特意把自已的小脸凑近,好让她们仔细瞧清楚自已微红的眼睛。吉言瞧着她们盯着自已眼睛,见她们一个个挪开去。她心有所感的等着她们同从前一样,在自已面前痛心疾首的说着小姐的不好,鼓励着自已去找夫人做主这类话。

可惜吉言看到她们闪躲的眼神,瞧到一个又一个的装作没有看到一般的眼神。她们嘴里反而劝告她,说:“吉言,你跟在三小姐的身边多年,本身就是个有福气的人。这些年,三小姐为人好,她一直容忍着你。你以后也不要瞧着三小姐性情好,便在她的面前随意耍小性子。三小姐是好主子。、、、、。”

吉言听她们这一番话下来,在她们的目光中进大厨房。她进厨房后,赶快吃着娘亲留给她的饭菜,顺便小声音把刚刚碰到的事,一一说给自已娘亲听。吉言娘亲听后,只是冷冷一笑,说:“吉言,那都是些不值得相交的人。你以后要牢记,不管何时,我们家的人,不做这种风吹草动的人。小姐的亲事,还没确定下来,想讨好的人,便追着上来。”

吉言听这话,凑近她娘亲面前说:“娘,你瞧我的眼睛红不红?”吉言娘亲面对自已女儿爱哭的性子,已经是无话可说,叹气说:“你出来前,又为小事掉泪?”吉言点头说:“小姐不许我去净面,让我就这般出来。从前她们瞧到我这般模样,都会让我去同夫人说小姐待我不好,我才如此受气。今天个个瞧到我,都让我一定要惜福,不要耍小性子。”

吉言娘亲听后怔愕后,猛然然笑起来,说:“小姐这次的亲事,大约相当的好。才能换来这些人的奉承。当年大小姐入连家时,家里那些有眼色的人,也是这般奉承她的身边人。好,小姐终究有福气,该她的还是她。”吉言给她娘亲的笑声,惊吓一跳,赶紧扯着她娘样的衣服说:“娘亲,你打听到小姐许婚那家吗?”

吉言娘亲轻摇头,说:“早上夫人院子里的人过来,大家迎上前去打听。那带头的管事说,‘三小姐和四小姐许的都是好人家。不过三小姐许的门第要高些,四小姐许的门第差些’还说让我们不要乱打听,只管做好自已手里的活。嘻嘻,我追出去,问管事的人,她说‘这两天就有准信,让我不要胡乱猜测。”

吉言提着饭盒,从大厨房里出来,碰到夫人院子里二等丫头玉文,两人打过招呼后,她瞧明白玉文眼里的暗示,特意一路上放慢脚步行走,等在路边的转弯处。等到玉文从大厨房的交待好出来,转到弯路时,吉言出来顺带同她打招呼。

玉文瞧到吉言时,一脸同情的挨近她身边,小声音说:“吉言,我同你说的事情,你自个和你家里人,心里有数就行。官媒过来为连王府的小王爷向你家小姐提亲,老太爷和老爷做主已订下来,这两天想来小江管事会抽空,过去同你家小姐说这事。吉言,王府里可比江家规矩重,你早早想好退路吧。”玉文说完话后赶紧离开。

吉言望着木根肯定的再说:“木根哥哥,玉文姐姐不会拿这事骗我。她说,老太爷和老爷做主已应下亲事。”木根神色微变,满脸的惊惶失措。他强自平静下来后,望一眼吉言,沉声说:“你去同你家小姐说这事情,让她心里先有底。”吉言望一眼木根,见他的神色难看,抬脚走之前,想想对他说:“木根哥哥,你也觉得小姐嫁进王府不好,对吗?”

这话听得木根苦笑起来,瞪她一眼说:“王府那有不好的事,王府处处都好,只是你家小姐的身份,要嫁进王府,实在是太过高攀。唉,你去同你家小姐说,让她别心慌。夫人那里没派人来说话,那事就还没定下来,也许是误传。”

唉,这一章写得纠结。推存一本书:【依灵修仙记】明月轻照。看依灵和伙伴们一起在修行路上的精彩故事,惊险历程。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14)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