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根在江婉沐的话语声中和笑声中,脸孔渐渐地红得透着紫色。他瞧几眼笑得没正面形象的江婉沐,心里登时微软出来。他明白江婉沐话里也没别的意思。他脸上的红色渐渐地退却一些,眼里闪现出出一些笑意,脸上还得佯作出不高兴的样子,瞪着她说:“你还不站出来,哥哥是你能江婉沐听木根这话,想着自家奶娘最喜欢自已端庄的样子。她继续低着头,想着想着暗自觉得好笑起来,自个明明不是一个端庄性子的人。这些年为了生存,言行举止倒练得同大家闺秀一般,处处行事小心翼翼。看来以后有机会恢复本性,只怕也会有些不习惯。。...

木根在江婉沐的话语声中和笑声中,脸孔渐渐红得透出紫色。他瞧一眼笑得没形象的江婉沐,心里顿时微软起来。他知道江婉沐话里没有别的意思。他脸上的红色渐渐退去一些,眼里浮现出一些笑意,脸上还要佯装出生气的样子,瞪着她说:“你还不站起来,哥哥也是你能随便取笑的吗?自个快站起来,要是让我娘亲瞧到你这样子,她背着人又会哭不停。”

江婉沐听木根这话,想着自家奶娘最喜欢自已端庄的样子。她继续低着头,想着想着暗自觉得好笑起来,自个明明不是一个端庄性子的人。这些年为了生存,言行举止倒练得同大家闺秀一般,处处行事小心翼翼。看来以后有机会恢复本性,只怕也会有些不习惯。

她笑着抬头,伸出一只手,递给木根说:“哥哥,我笑得太历害了,脚软得站不起来,你牵我起来。”木根脸上渐退的红色,又染起一些,他瞧着只在自已面前随意的江婉沐,知她心里把自已当亲哥哥一样,心里一暖。

他伸出手轻扯她着站起来,见到她站稳后,放开手,他如同一个相当无奈的兄长一般,伸手亲昵的点点她的鼻子,说:“唉,你都是要成亲的人,还这样的淘气。你啊,以后可不能这样,让旁人瞧见多不好。你想想有那家小姐,会同你刚刚这般,随意的往地上蹲着笑。”

他这话一出口,江婉沐眼里的笑意渐渐的消失。木根瞧到她绷紧的小脸,再一想到自已说的话,他跟着心情沉闷起来。江婉沐久久不说话,眼神飘忽不定的移动。好一会,她问木根说:“哥哥,你觉得江家人,他们会让我有好日子过吗?”木根听她这话,打量着眼前空落落的院子,再瞧一眼江婉沐身上的粗布衣,他的眼神黯然沉郁。

江家的小姐们个个穿着锦衣,嫡小姐更加不用去提身上的衣,和她身边的人。单单说庶小姐们,每一个的身边,都有两个从小伴着她们长大的管事妇人,还配有大丫头两个,小丫头六个,院子里还有粗使妇人两个。她们的院子里,不会同江婉沐的院子一般,空廖的让人瞧着酸涩。

木根忍住胸中的一口闷气,平静的对江婉沐说:“老爷和夫人们会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现在瞧不出来。只是我知道你的日子,一定不会过得特别差。你是江家三小姐。他们只要想到江家的名声,还有家里未成亲的小姐们,都会在面子上,让你能过得下去。”江婉沐听木根这话,想想也是这个理,自个还是心乱了。

木根瞧一眼放松的江婉沐,望到她眼里的紧张消失后,才笑着说:“昨天听说官媒为你的样事过来,这是大好事。只有正妻才会请官媒过府。夫人身边的人,有没有过来同你说这事情?”江婉沐沉沉摇头说:“昨天小江家的送新桌椅时,我没在。她对吉言提了一两句话,吉言一时高兴,不记得多问她几句话。她只记得说是高门大户的嫡子。”

木根听这话,脸上没有喜容,反而添上一份担忧的表情。他低声说:“你那良人要是一般人家的嫡子,以后日子会好过些。这高门大户人家的嫡子,可是天生下来珍贵,来求你这份亲事,听上去就有些不对头。算了,我们别想太多,说不定还会把好事,给我们瞎想歪去。你就静静等着夫人身边人,过来同你说准确消息。到时记得叫吉言过去,通知我们一声。”

江婉沐听木根的话,瞅他一眼,本来想把吉言家的决定同他提提,可是转而一想,便放下这件事。她笑着问木根:“哥哥,你这回怎么没那么多顾虑,而是直接进到我院子里说话?”木根瞧一眼打开一半的院门,说:“我是你哥哥,现在又是敞开门说话,我有啥好顾及的。”这话惹得江婉沐又一阵子好笑,木根自从七岁后,就古板的认为,他年纪渐大,同江婉沐男女有别,两人要说话,只有出院子门,出去说话才是正理,才是处世的规矩。

木根给江婉沐笑得脸再次红起来,瞪眼望着江婉沐说:“有啥好笑的?哥哥那样做,可是为你好。”江婉沐赶紧端正表情,收起笑脸,装出万分同意的表情。木根瞧她这神情,反而自已笑起来,说:“以前年纪小,只想到规矩。没有想过院子门外,给人瞧到后,还要惹事生非些。还好那时我们两人都年纪小,别人看见,也没有啥好去乱说。”

江婉沐却知道除去这一个原因外,最重要她是个呆小姐。所以别人看见就看见,不会想得太多。木根同江婉沐说着话,又仔细听听院子外的动静,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出院子门外打量一番,再进院子门,对江婉沐说:“妹妹,我来找你,是有事要同你说一声。娘亲担心夫人的耳目盯着她,不方便过来同你说话。

爹娘让我过来同你说,如果你的亲事定下来,我们一家愿意做你陪嫁中的一房人,随你出江家。爹说‘以后的日子,是甜是苦,都不要紧。以你的性情,只会努力往好日子那里去过的。’娘亲说‘虽说你是小姐,可她心里把你瞧得比我重。一定要跟着你一块出去,日子好坏不管,她瞧着你,心里安宁。’”

江婉沐听木根这话,用力眨着双眼。木根瞧到她这般样子,紧跟着笑道:“我做你哥哥十四年,从来没有真正的守护过你。能跟着你出江家,我也愿意尽自已的力量,能护着你多少算多少。只是妹妹,哥哥太没用,帮不了你太多事。”

江婉沐已经用力眨掉眼里的泪光,这时听着他的话,只敢微微点头。她瞧着比自已大一月余的少年男子,想着他为自已做的事,还有那些护卫的行为。她有些哽咽的说:“好,奶爹奶娘和哥哥同我一起出江家。哥哥,有你们同我在一起,日子再难,我也不会害怕。”她抬头望着木根说:“哥哥,你帮我多谢奶爹和奶娘。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慧,实&的好处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 正踩着&年男子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她能&是没有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