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一夜无梦到天黑,早晨她再打开房门,走到院子里面,她神清气爽的向上伸展开手脚。吉言听见动静后,从她的房间里出,她几眼瞧到院子里江婉沐,登时一路小跑到她身边,核心主题着她转一圈后,问:“小姐,你昨天可睡得好?”江婉沐正弯着腰,一上一下挥舞着双手,她头吉言弯腰细细的打量江婉沐,见她的神色同从前那般的安然。她有些吃惊的说:“小姐,你一点都不担心你的亲事吗?我昨晚想着小姐的亲事,一晚上都没能睡好?我只要想着我娘亲说的,高门大户里面的规矩,我晚上都不敢轻易合眼睡觉。”。...

江婉沐一夜无梦到天亮,早上她打开房门,走到院子里面,她神清气爽的伸展开手脚。吉言听到动静后,从她的房间里出来,她一眼瞧到院子里江婉沐,立时小跑到她身边,围绕着她转一圈后,问:“小姐,你昨晚可睡得好?”江婉沐正弯着腰,一上一下挥动着双手,她头都不抬一下,说:“嗯,睡得好。我昨晚梦都未曾做一个。”

吉言弯腰细细的打量江婉沐,见她的神色同从前那般的安然。她有些吃惊的说:“小姐,你一点都不担心你的亲事吗?我昨晚想着小姐的亲事,一晚上都没能睡好?我只要想着我娘亲说的,高门大户里面的规矩,我晚上都不敢轻易合眼睡觉。”

江婉沐伸直腰,轻笑着瞧着吉言,伸手轻拍一下她的肩,笑着说:“吉言,那高门亲事是与不是,还没有确信,我有啥可担心的。再说,如果是,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现在就开始睡不着,以后那日子如何过得下去。不过,吉言,你还有机会后悔。你要是害怕,我可以帮你想法子,留在江家,不用陪着我出嫁。”

吉言听江婉沐这话,眼圈瞬时红起来,泪眼汪汪的望着江婉沐说:“小姐,你不要我了。我说过我会听小姐的话。”江婉沐瞧着她小可怜的样子,伸手轻拍着自已的额头,无奈的望着她说:“吉言,我成亲后的日子,不会是好日子。你何必要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一块去受苦,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到时不知要挨多久。你不跟着我,你家人便不会跟着我一起。”

江婉沐昨晚听吉言娘亲那番话,心里的确有所意动。有人陪着的日子,多少会好过些。可惜她后来还是想明白,日子好过,有人分享是好事。日子不好过,拖着无辜的人陪着,就是自私到底。她想来想去,觉得可以放手吉言在江家。

吉言听出江婉沐话里面的意思,赶紧用袖子擦拭干净眼泪,她睁大眼睛,小脸红红的望向江婉沐,在她清明的眼神下,又缓缓的低下头。吉言的双脚磨擦着地面,小声音的对江婉沐说:“小姐,我家人他们没有你想的那样好。我娘亲说,‘我爹和哥哥说,在江家,他们注定是不会受到重用,不如赌一把,让小姐带着我们家一块出江家。也许跟着小姐,我们会过得好。”

江婉沐听这话,又瞧到吉言不敢面对她的神情,好笑起来对她说:“你娘亲有没有同你说,那要是赌输,跟着我的日子,会过得非常的惨淡,你爹和哥哥到那时,又会怎么样?他们会不会非常后悔?”吉言听江婉沐这话,抬头打量她的眼神,见她脸上没有生气的表情,她轻舒一口气说:“我哥哥说‘愿赌服输。’如果输了的话,一家人也跟了好主子,不亏。”

江婉沐听吉言这话,想着自已要出嫁,以江家好面子的情况下,不管如何都会让自已带三房人家陪嫁出去。如果是这样,吉言家的人,她的爹爹是个老实勤快人,娘亲精明机灵,哥哥方正虽说性情有些跳脱,可是为人却极其重义气,在江家小厮中很有人缘。江婉沐细想下,这一家人个个都能做个好帮手,最重要的是他们自愿跟着自已走。

江婉沐瞧一眼吉言,缓缓的对她说:“吉言,如果你们家的人不反悔,我自然是高兴有你们家人陪着一块同甘共苦。你同你家里人说,我心里有数,不会忘记这几年,你家人对我的照顾。目前最重要的是,要知道我的亲事,到底许的是那样的人家,我们再决定以后的事情。”

吉言点点头,望一眼满脸薄汗的江婉沐说:“那小姐,我先去大厨房端早餐?”江婉沐对她点点头,想想又说:“你在那里用过餐再回来。”吉言笑着点头,想想转头说:“我先进房间,用水再冼一把脸。免得别人说,小姐待我不好。”江婉沐赶紧伸手拦阻她,仔细打量她几眼,说:“不用。你就这样子出门,任何人问你,你都不要答话,只管低着头。”

吉言摸着自已的脸离开后,院子里的江婉沐,拿起扫帚‘唰唰’的扫起地,心里却盘算开来。当院子门外响起脚步声音,随后院子门给人轻轻拍打。江婉沐手里提着扫帚,往院子门口走去,她单手打开院子门,望到院子门外站着的木根,惊喜的笑着叫:“哥哥,你快进来。”

这些年,江婉沐已真正把眼前这个待自已好的少年男子,当成亲哥哥一般的看待。木根瞧一眼江婉沐手里的扫帚,他进来后伸手接过扫帚,望着她很不高兴的说:“这打扫院子的事情,你应该让吉言做。她不是来当小姐的。”江婉沐听他这话笑起来,点头说:“哥哥,吉言从来没在我面前当过小姐,她还想着要做针线活,来养活我们两个人。”

吉言性子温顺,针线活比同年纪的人,要做得好。可是因为她为人相当的仔细,那针线活同样做得相当的慢。木根听江婉沐这话,‘哧’一声笑出来,望着江婉沐说:“以她做针线活的速度,小姐妹妹,要靠她养着,会活活的饿死。”木根先叫江婉沐小姐,后在她的怒眼下,机灵的立时改口叫‘妹妹’,取笑般的把话说完。

江婉沐笑瞅她一眼,望着木根四处打量的眼神,好笑的告诉他,说:“吉言刚去大厨房,我让她吃过早餐才回来。你不用担心她听了你刚刚的话,一时忍不住冲出来,当着你的面掉眼泪。”木根脸红的望一眼江婉沐,掩饰般的低头,轻‘哼’一声,说:“我许久没进你的院子,只是顺便多瞧瞧几眼,你就来打趣我。

还好这里没有外人,要不别人听你刚才那话,要是多想些不好的事,便会对吉言的名声不好。”江婉沐听他这话,有些不明白的请教他说:“哥哥,啥叫多想些不好的事,会对吉言的名声不好?”江婉沐说完这话,立时蹲下去,抱着头笑起来,再说:“哥哥,是你会想些不好的事吧?”

多谢书友阿曼达米斯鼠赠送了礼物100起点币,多谢你精彩的书评。多谢各位书友的支持!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言跟在&。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 婉沐已&很是不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