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听吉言娘亲这一番话,脸上跟随露着错愕神色,随即她登时又恍然大悟般保持清醒回来。江家是名门世家,而已听吉言娘亲话里的意思,自已的那门亲事,有些象是江家人高攀不上别人像。她转向理智的一想,自已的这门亲事,怕是是埋藏着些猫腻,会象表面露着来的那江婉沐的心往下沉降着,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起来。如果是江家高攀人家,而又订下自已这么个名声在外的呆小姐,自已将来的日子,可想而知会多么的惨淡。听上去,两家已经把啥事情,都谈得相当妥当,连成亲的日期,仿佛已定好。现在只有自已这个当事人,还处在茫茫然当中。。...

江婉沐听吉言娘亲这一番话,脸上跟着露出愕然神色,随后她顿时又恍然大悟般清醒过来。江家是名门世家,只是听吉言娘亲话里的意思,自已的那门亲事,有些象是江家人高攀别人一样。她转而冷静的一想,自已的这门亲事,只怕是深藏着些猫腻,不会象表面露出来的那般美好.

江婉沐的心往下沉降着,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起来。如果是江家高攀人家,而又订下自已这么个名声在外的呆小姐,自已将来的日子,可想而知会多么的惨淡。听上去,两家已经把啥事情,都谈得相当妥当,连成亲的日期,仿佛已定好。现在只有自已这个当事人,还处在茫茫然当中。

吉言的小脸,第一次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她第一次感觉到高门大户威严。江婉沐抬头望一眼如同吃苦瓜表情的吉言,听着她有些不相信的追问:“娘亲,我听着小姐会嫁进同江家一样的高门大户,怎么这消息,从娘亲嘴里说出来,象小姐要嫁的是了不得的高门大户。娘亲,你有没有仔细打听到,小姐到底许的是那户人家?”

吉言娘亲听吉言这话,她的脸上也涌现出惊讶的神色。她望一眼平苍白着脸,神色平静的江婉沐,再瞧一眼苦瓜脸的吉言,问:“夫人,她没有派人来同小姐说这门亲事?”江婉沐轻点头,吉言用力的点头说:“小江婶子来时,小姐没有在院子里。她同我说,小姐许了高门大户,是一个好人家。我那时只记得替小姐高兴,一时不记得多问。”

吉言娘亲听吉言这话后,神色略微变后,她一时沉吟起来。她瞧一眼还敞开着的院子门,她对吉言说:“你先去关好院子门,顺便瞧瞧外面有没有人过来?”吉言听这话,连忙跑出去,一会她合好院子门,跑过来对她娘亲点头。

吉言娘亲望着桌前坐着的江婉沐,望到她茫茫然的眼神,她轻声音对江婉沐,说:“小姐,你先用餐。让我再仔细的想想要如何同你说。”江婉沐抬头望着她一眼,瞧着站在桌旁的吉言,说:“吉言过来坐下,一起用餐吧。”江婉沐和吉言两个开始用餐,吉言娘亲坐离桌子远一些地方,她一直背对着她们,眼睛望向房门外。

江婉沐和吉言两人草草的吃过饭,便开始动手收拾起桌子。吉言娘亲听到动静后,才如梦初醒般站起来,过来帮手一起收拾着。当擦拭干净桌面后,吉言转到一旁的房间,拿来三只干净的碗,又提来一个粗水壶,往三只碗里倒上井水。

江婉沐和吉言娘亲坐定桌旁,吉言立在一旁,在江婉沐的示意下,她坐在她娘亲的身边。吉言娘亲打量着江婉沐,沉声说:“我和吉言的爹爹,本来希望自已的儿女,能靠着江家安稳的活下去。吉言出世后,她爹爹非常的高兴,还对我说‘江家待下人一般不错,我们是江家的家生子。等到吉言长大,只盼她安分,到时我们求主子一个恩赐,配一个好小厮。’

吉言自小胆子小,我们夫妻两人想着有我们和她哥哥,也不希望她有多能干。只盼着她长大些,到时经过管事们培训,能跟在夫人们身边,做个粗使的活。只是没想到夫人偶然听到吉言的名字,当既决定要把她派往小姐的身边。”吉言娘亲脸上浮现出当年听到消息时,那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江家三小姐的身边,对江家下人们来说,那是一个绝对不能去的地方。

吉言娘亲说着话,想到当时心里的酸涩,忍不住用袖子擦落下来的泪。她平静后,抬眼望到倾听着的江婉沐,瞧着她平静的神色,她想想继续说:“她爹爹和她哥哥是个粗人,便想着每天早上主动来帮小姐挑水,把院子里的重活做完。小姐能念着这份好,以后待吉言会好些。当吉言从夫人院子里,回小姐身边时,我们还是不放心年纪小小的她。

我每天借着送饭菜过来的机会,过来查看她的情况。小姐,这些年,我们家的人一直感谢你,小姐用那样的法子,护着吉言平安。情愿自已背着恶毒的名号,让吉言在外面,没有多的人注意她。其实从吉言到你身边那天,我们一家人,就和小姐搭同一条船。小姐,吉言的爹爹和哥哥让我同你说‘你有任何事,吩咐一声。他们会尽力去做。’”

江婉沐瞧着一脸肯定神色的吉言娘亲,她伸手按按两边额头,轻声音说:“江家不会帮我订一门好亲事。如果这门亲事,是江家高攀的话。那我嫁过去后的日子,会相当的难过。吉言在我身边几年,我不得不带着她一起过去。你们却还可以有另一条路可以走。再说,我也不知道,夫人到时会如何的安排我身边人。”

吉言娘亲瞧着江婉沐并没有拒绝的神色,她凑近悄声说:“小姐,大小姐陪嫁有四房人。二小姐陪嫁有三房人。我们家自愿跟着你出江家,不管将来如何,我们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好。”江婉沐听这话,只是微叹息一声,说:“这事我容你们再想想,我现在想知道,今天发生什么样的事?让大家误会我有一门好亲事。”

吉言娘亲听这话,笑着低声说:“今天有两家人派官媒来向小姐们提亲。因为来的两起都是官媒.我们这些下人,一时打听不到确凿消息。只是夫人院子里的人,过来下菜单时,她略微提了两句,说'三小姐和四小姐的亲事,现在已订下来了。三小姐订的高门大户人家。还说,三小姐的亲事,这两天两家就会过日子,最晚明年底也要成亲。’”

江婉沐听后没有多话,她只是对吉言娘亲点头说:“这事多谢你过来提醒,让我心里稍稍有底。你们暂时不用去打听什么,等到亲事决定下来后,我想想再说。”吉言望到江婉沐眼中的疲色,她伸手推推娘亲说:“娘亲,女儿有针线活要问你,你跟我去我的房间吧。”吉言娘亲站起来,她把放置桌旁的饭菜盒拿起。

江婉沐端水喝起来,吉言娘亲和吉言出去后,轻轻的合上她的房门。房门轻合上后,江婉沐把手中的碗放远一些,她立时趴倒在桌上,无力的微闭上眼。听上去水到渠成的亲事,一定隐藏着什么?

多谢书友维洛溶溶赠送了礼物100起点币,多谢各位书友的支持!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自已将&碎好几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