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里午间微风轻吹,江婉沐穿着蓝布小碎花裙,一脸的汗水,从后门进到院子里面。中年人总管此时正站在后门口,他望到她后,很难得的一脸客套笑容,朝她打招呼说:“恭喜恭喜三小姐!道喜三小姐!”江婉沐瞧着他的一脸的殷殷劲,忍着著想后退三步的想法,抬起头照着他的话,平管事听后一时愕怔住,他再抬头瞧向江婉沐的目光中,难掩眼中的惋惜和同情神色。江婉沐稍抬眼瞧到他一刹那间的神色,见他立时又恢复平静,笑着再说:“多谢三小姐的吉言。”江婉沐淡然扫过他,缓步掠过他往前走。。...

夏日午后微风轻吹,江婉沐穿着蓝布碎花裙,满脸的汗水,从后门进到院子里面。中年管事此时正站在后门口,他望见她后,难得的一脸客气笑容,朝她招呼说:“恭喜三小姐!贺喜三小姐!”江婉沐瞧着他的一脸的殷切劲,强忍着想倒退三步的想法,抬头照着他的话,平淡的重复说:“恭喜管事,贺喜管事。”

管事听后一时愕怔住,他再抬头瞧向江婉沐的目光中,难掩眼中的惋惜和同情神色。江婉沐稍抬眼瞧到他一刹那间的神色,见他立时又恢复平静,笑着再说:“多谢三小姐的吉言。”江婉沐淡然扫过他,缓步掠过他往前走。

江婉沐缓步行在路上,迎面而来的下人们,瞧着她的眼光,少了平日里的漠不关心,多了几分好奇的打量。江婉沐强忍着众人目光强烈关注的不适,按捺下心里不解,她缓步行回自已的院子。她轻推开院子门,一眼被院子里,放置的新桌椅惊怔住。

吉言听到动静,从房内跑出来,见到院子里站着的江婉沐,欢喜的说:“小姐,小江婶子叫人送来的。她说‘夫人知道小姐房中桌椅陈旧,特意嘱咐她从府里库存中,搬来楠木桌椅给小姐使用。’”江婉沐打量一眼吉言的欢喜面孔,她伸手轻摸新的桌椅,心里却有不详的感觉。她冲着吉言问:“吉言,小江家的有没有别的话,让你转达给我听?”

吉言还是一脸欢喜的点头,说:“有,她说恭喜小姐,贺喜小姐。嘻嘻,小姐,老爷夫人为你寻得好亲事,嘻嘻,听说小姐的良人,是高门大户的嫡三子。”江婉沐停下摸桌子的手,她望着吉言一脸的欢容,平淡的问:“是去做那人的第几房妾室吗?”吉言听这话,立时不高兴的收起脸上笑容,朝江婉沐摇头说:“小姐,你是江家的小姐,自是当正室。”

江婉沐听她这肯定的话,有些苦笑的轻笑出来。她瞧着一脸肯定神色的吉言,轻摇头从她身边过。她对江家会让她嫁入好人家,深表怀疑。她轻步往自已的房间走去,打开门上的锁,她走进房间里面,深吸一口气,伸手挪动着旧桌子。

等到她再出房间,她脸上的表情已平静下来。她望一眼院子里,围着桌椅打量不停的吉言,走过去说:“别看了,这太阳虽然不大,也还是有些晒人。走,把它们搬回房间,你再细细的看。”吉言和江婉沐搬动桌椅时,她从兴奋中清醒过来,她一直打量着江婉沐的神色,见她的脸上没有多少喜色,她的眼中微露出惊讶的神色。

江婉沐在春天时,尚对自已的亲事,有三分担心,七分害怕受惊。等到风平浪静的到夏天时,她已经细细的思前想后过,她无法改变将要出嫁的命运,只能淡然的接受下来。江家不管如何,总是还要他们的几分脸面,想来那人的家世,绝对不会太坏,那人自然也不会坏得让人恨不得灭他出气。她这么一想通,心态平和的照旧往外面跑。

江婉沐试坐着新椅子,吉言拿着布擦拭着桌面,感叹的说:“小姐,这桌子靠近闻,还能闻到新木头的香味。”江婉沐笑着站起来,对擦拭桌面的吉言说:“那你慢慢擦,我先去沐浴。”吉言听江婉沐这话,从桌面上抬头,不好意思的望着江婉沐说:“小姐,我今天听到你的好消息,一时太高兴,忘记先烧热水备在那里。你等一会,我现在去生火烧水。”

江婉沐伸手阻止她说:“我自个去生火烧水,我把你的那份也烧上,一会你细细的擦完桌椅,就可以过来沐浴。”吉言欢喜的笑着点头说:“好。多谢小姐。”吉言低头爱惜的擦拭桌角,江婉沐笑着出房间,去沐浴房间的角落处灶台生火烧水。

江婉沐很快的做好这些事,炉火燃起时,她冼净手上染上的灰,顺带把沐浴桶清冼一遍。她出沐浴间,准备回房取干净衣裳时,心若有所感的回头,望到炉子里,燃起的火光。再瞧一眼灶上,装满水的锅。她转回头,想着人生真是无法让人想象,人给命运推着无路可走时,人的潜力自然能发挥到极限。

江婉沐一身干爽,坐在敞开房门的房间里面。吹着渐渐凉起来的夏风,她低头瞧着崭新的桌椅,再转头打量角落里的旧桌子,瞬时觉得入奢易。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她已觉得那旧桌子,实在是惨不忍睹,还是新桌椅瞧着舒服,用着想来同样的舒服。

江婉沐拿来笔,端来水盘,舒服的给笔沾上水,用毛笔在桌面上写着字,感觉如同在平滑纸上书写一般。她的嘴角微向上弯,心情大好的用干布,擦净桌面上的水印,再一次细心的书写起来。吉言沐浴完毕,笑逐颜开的走到江婉沐房间门口时,正望到江婉沐在桌面上写着字,她心疼的皱起小眉头。

江婉沐难得能淋漓尽致的书写,她写了好一会,直到干布已成湿布时,天色渐黑起来,吉言已点起烛火,她才舍不得一般的放下笔。江婉沐就着烛火光亮中,望到一脸心疼纠结的吉言。她瞧一眼外面渐暗的天色,问:“吉言,你娘亲今晚会帮我们拿饭菜过来?”吉言点头说:“嗯。娘亲说今晚没事,她送饭菜过来。”

江婉沐听后点头,顺手收拾好桌面。吉言把烛台放置好后,她接过江婉沐手中的盘。吉言娘亲送饭菜过来时,脸上同样的喜气洋洋,她笑着冲江婉沐说:“恭喜小姐,贺喜小姐,寻得一门好亲事,喜得一个好良人。嘻嘻,今天管事已经吩咐下来,以后小姐的餐食里面,每餐一定要加一个好菜。”

她笑着把菜拿出来,一一摆放在桌子上面。她这时才注意到新桌子,再惊叹一声:“夫人现在对小姐开始用上心,还记得帮小姐换一张好桌子用。”江婉沐听吉言娘亲这话,思索着这亲事,听上去象是已经定妥,才会让江家上下的人,人人皆知人人高兴。

吉言听自个娘亲这话,端菜的手,不小心的轻轻滑一下,菜水都倒出来一些,还好她娘亲眼明手快的接过来。吉良娘亲放好菜后,瞪着女儿说:“小姐明年成亲后,想来夫人会让你跟着过去继续服侍小姐。高门大户的人家,一定比江家更加要事事讲规矩。你以后做事情可不能不当心,不要到时害了自已不算,还害了小姐和姑爷失和。”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20)

我要评论
  • 转身顺&往前走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