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和吉言两人吃着中餐,听着吉言娘亲说着这个一片大好的消息,瞧到她脸上绚烂的喜色。江婉沐有些羡慕嫉妒那个她从来不也没遇到过的大嫂,在人生的喜事中,连也不是她身边的人,都能为她倍感开心。吉言娘亲望到江婉沐的神色,赶快作出解释说:“大少夫人是个好人。”江婉沐吉言娘亲望到江婉沐的神色,赶紧解释说:“大少夫人是个好人。”江婉沐听后点点头。每个好女人嫁人的最初,都是一个好女人。吉言笑瞧江婉沐说:“我瞧过大少夫人,她笑起来很温和,感觉很舒服。我听四小姐和五小姐身边的人说‘要是能跟在少夫人身边,日子一定特别的舒服。”她这话一说完,吉言娘亲首先就对她轻‘哼’一声,发出警告。。...

江婉沐和吉言两人吃着中餐,听着吉言娘亲说着这个大好的消息,瞧到她脸上灿烂的喜色。江婉沐有些羡慕那个她从来没有碰到过的大嫂,在人生的喜事中,连不是她身边的人,都能为她感到高兴。

吉言娘亲望到江婉沐的神色,赶紧解释说:“大少夫人是个好人。”江婉沐听后点点头。每个好女人嫁人的最初,都是一个好女人。吉言笑瞧江婉沐说:“我瞧过大少夫人,她笑起来很温和,感觉很舒服。我听四小姐和五小姐身边的人说‘要是能跟在少夫人身边,日子一定特别的舒服。”她这话一说完,吉言娘亲首先就对她轻‘哼’一声,发出警告。

江婉沐笑听吉言说话,笑着点头说:“那我也希望她一切都顺利。”吉言娘亲细细观察江婉沐的神色,见她分明不介意吉言的话。她松一口气笑着说:“我们家吉言跟在三小姐身边,也是非常的好。”吉言脸红的瞧着自家娘亲,江婉沐掩下眼里的笑意,点头说:“有吉言跟在我身边,对我是幸事。”

吉言娘亲走后,吉言顺便送她离开。空荡荡的院子里,只余下江婉沐一人。她站在院子里,听着春日的风声,眉头却不由自主的轻皱起来。她年纪渐大,亲事已迫在眉睫。江家不会留她多久,毕竟她挡了后面几个人的亲事。纵使江家近期,有着一连串的喜讯,也挡不了江家要把她嫁出去的决心。

江婉沐伸出双手,修长的十指,干净大方线条分明的掌纹线。江婉沐希望那良人不要太差,至少将来能够放她一条生路。江安和夫妻两人从喜讯的高潮中退下来,夫妻两人难得在一起用过中餐,静下心来说着庶女们的亲事。江大夫人一脸为难的望着江安和说:“婉沐已过十四岁了,为了后面的几个女儿着想,她的亲事上面,就不能够再等下去。

她明年初已到可以成亲的时间,为了她的亲事,我寻了好几家好人选,可是别人一个个听说是她,宁愿选择婉雅,或者年纪小的婉清,也不愿意选择她.老爷,要不,在她的亲事上面,我们的要求不要太高,正室,我瞧她这性子,也是做不了,不如当好人家的偏房吧?”

她这话一出口,江安和神色大变,狠狠的瞪她一眼说:“虞家接走虞细细时,让人送信给父亲,说‘她最后的话,就是她的女儿,绝对要做嫡妻。要不她做鬼,都不会放过江家人’。”江大夫人听这话,心里感觉到万分的委屈。当年迎虞细细入门,是江安和自已惹下来的情事。现在提及江婉沐的亲事,听他的这口气,反而怪责到自已的身上,觉得是自已不会处理。

江安和给江大夫人这凄凉的眼神一瞧,顿时醒悟到自已怪错了人,想到自已嫡妻的贤良。他想想对江大夫人说:“你瞧瞧里面那些人选里面,有没有适合婉雅和婉清两人的人?有的话,可以先放话定下来。她的亲事,我先去同父亲说说,看父亲那儿有没有好的法子可想。她早些成亲,也免得虞家盯着我们家的人不放松。”

江大夫人听到自已想听的答案,自然是笑容可掬的望着江安和说:“刚刚是我一时着急了,不想让她的亲事,阻了后面几个好女儿的亲事。唉,现在那种为难的事情,要劳烦夫君操心。”江安和瞧一眼她平和的神色,又听着她体贴入微的话语,突然感叹的说:“温纶都要有长子了,时光过得快。这些年,家里的事情,多亏你打点的妥善。

我昨日瞧着婉逸高兴的样子,觉得当年还是你想得对做得对,女儿高兴幸福最重要。”江大夫人听江安和重提旧事,眼圈一红,想着当日江婉逸痛哭着求她成全的事。那时江安和碍于连子墨和江婉沐的口头婚约,一直未曾松口。直到她去同老祖宗侧面言及此事,老祖宗微笑着说:“没有婚书契约,那亲事迟早会黄掉。如果是这样,为何不成全我们自家的孩子。”

江安和见江大夫人再次红了眼圈,轻笑起来,伸手轻拍她几下,说:“我们立时要有嫡长孙,夫人反而显得感怀起来。”江大夫人听这话,忍俊不禁笑出来说:“老爷你取笑我,我这是高兴。温纶和婉逸都有了孩子,我这一颗心总算可以放平。我瞧着老祖宗和父母大人的身体健康,孩子们个个都好,我就能睡一个安稳觉。”

江家风调雨顺,宁朝的各大名门世家却有些风吹草动,难以平稳下来。朝堂上时时有着小小的波动,朝上无大事时,自有人主动掀起小波浪。虞家和江家一个低调古老的名门世家和一个新贵名门,两家站的立场点不同,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可偏偏因儿女结成死仇。

江大太爷这日回来,听得长孙媳妇有喜,脸上笑容还未平息,跟着迎进来儿子,同自已商量着江婉沐的亲事。旧仇加新恨,为父亲的表面上,恨儿子招惹不应当招惹的人,实际上他背地觉得儿子做得好,让别人家的嫡女哭着喊着,宁愿为妾也要进江家门。

江大太爷听着江安和一脸涩然的提起江婉沐的亲事,他望一眼长子,叹息的说:“你几时把在女人方面的能干,全用在事业上面来,你一定比为父强。”江安和给这话一说,不得不羞愧红了一张并不年轻的脸,他闷声音说:“儿子公事方面,还要请父亲大人时时提点一二。”

江大太爷望着江安和,想想说:“她的亲事,的确是有些不好办,她要长相没长相,一点都不象你和虞细细的女儿。要才华没才华,说不定大字都不认识一二。唉,她的亲事,要能早日订下来最好,以后瞧她夫家如何,再决定还来往不来往。这事情,我会悄悄的放风出去,瞧瞧虞家人对此事的动静,再来决定她的亲事人选。”

江安和得到满意的答案,自是高兴的伴着江大太爷笑着说几句,又打听下朝上的大事情。江大太爷一脸苦闷的交待儿子:“安和,婉逸要是回来,你记得提醒她,行事要小心,最好在家中静养胎。连王爷府清平,连家的旁支却相当的不安分。”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07)

我要评论
  • 她的身&说话,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 面上贤&慧,实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