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言提着饭盒回去时,江婉沐已打扫清洁好半个院子。她的神情看起来平平淡淡如水,放佛之后那些思潮涌上,已如桥下流水,过去的了便过去的通常,留不下一丝痕迹。吉言笑着走入院子,看见江婉沐额头上薄薄的一层汗水,再瞧几眼院子的地面,她说:“小姐,剩下的地方,我来打扫清洁江婉沐顺手把扫帚交回吉言手中,打量几眼吉言板着的小脸,无奈的问她:“刚刚又在外面听到啥不高兴的事?”吉言望她一眼,小声音说:“她们说夫人为小姐寻亲事,好些人家都不同意订小姐,反而愿意先订下四小姐的亲事。”江婉沐听这话,接过她手中的饭盒,笑着说:“这是正确的选择,谁家愿意订下一个呆子进家门。”。...

吉言提着饭盒回来时,江婉沐已打扫好半个院子。她的神情显得平淡如水,仿佛之前那些思潮涌起,已如桥下流水,过去了便过去一般,留不下一丝痕迹。吉言笑着走进院子,看到江婉沐额头上薄薄的一层汗水,再瞧一眼院子的地面,她说:“小姐,余下的地方,我来打扫,你去用餐吧。”

江婉沐顺手把扫帚交回吉言手中,打量几眼吉言板着的小脸,无奈的问她:“刚刚又在外面听到啥不高兴的事?”吉言望她一眼,小声音说:“她们说夫人为小姐寻亲事,好些人家都不同意订小姐,反而愿意先订下四小姐的亲事。”江婉沐听这话,接过她手中的饭盒,笑着说:“这是正确的选择,谁家愿意订下一个呆子进家门。”

吉言相当不服气的说:“小姐一点都不呆。小姐没上过一天族学,还能帮着别人写书信,挣钱回来用。”江大少夫人这些年,在明面上待江婉沐相当的不错,可是内里却是啥也不管,由着她自生自灭。幸好江婉沐年纪小小时,凭着在桌面上练字的功底,在外自已寻到一份事做,能够供需日常生活。

江婉沐瞧一眼吉言,说:“吉言,虽说我不会再去做写字馆的活,这事情在外面也一定不能自已说露底。呆子就呆子吧,要和家里的小姐们比,论心眼,我是一个没有心眼的人。要斗狠,我心又不硬不黑,下不了死手,还不如当呆子安全。”吉言听得笑起来,说:“小姐还有一样没说,小姐也不爱那些花枝招展的打扮。”江婉沐听得笑起来,她笑着进房间用餐。

江婉沐用完餐,想着自已的亲事。她的心里对自已的亲事,事到临头同样有些害怕。名门世家夫人们,个个表面风光明艳,可是她们暗地里的那些手段,同样是让人惊艳。她这些年,仔细的瞧着江家的动静,瞧着江安和的身边,断断续续又添了几个新姑娘,可是他的妾室们却无一人再添子女。江婉娴的生母,是妾室当中唯一产下男子,可那小小孩子只活几天。

不管江婉沐心里如何的不安宁,江家的日子,照旧顺风顺水的过着.江家大老爷江安和每依旧每次都会在休沐前晚,留宿在江大夫人房内。夫妻两人第二天一大早,照旧去给家里的老祖宗请安。他们夫妻都很会说话,很是讨老祖宗的喜欢。两人说着江婉逸昨日带回家的喜讯,喜得老祖宗留两人一块用早餐。

祖孙三人正说得开怀时,江温纶这对小夫妻,红着脸进房内给老祖宗请安。他们两人瞧到江安和夫妻时,江温纶的俊脸上,涌现出笑意。夫妻两人先笑着同老祖宗问安,再向父母请安。江大夫人一向把长子看得如同眼珠子般珍贵,她仔细瞧着儿子和儿媳的神情,她的脸上顿时浮现喜色。

江温纶小夫妻请过安,老祖宗自是想留着他们一块共进餐。江温纶瞧一眼桌上摆好的菜色,望一眼身边,正伸手揉搓鼻子的妻子,笑着婉拒老祖宗的好意,说:“她身子有些不爽,我带着她过来,本来想同老祖宗请安后,要去找母亲说一声,请大夫过来瞧瞧她。”老祖宗人老眼不花,瞧着往后躲藏的曾孙媳妇,望到她掩蔽鼻子的动作,她笑着望向江大夫人.

江大夫人瞧着大儿子夫妻两人,她满眼都是喜气.她自从江温纶兄妹三人成亲后,三个儿女在孩子这块上面,让她觉得很不顺利。现在女儿刚传出喜讯,一直未有喜讯传出的大儿媳,瞧着这样子,十有八九是有喜。二儿媳年纪尚轻,这事暂时不用着急.她近来对大儿媳妇的事情,暗急在心里,面上不敢露一丝,就担心一个处理不好,反而影响母子感情.

她听儿子这话,笑着瞪他一眼,赶紧说:“这事还要来请示啥,你直接吩咐管事,快去请大夫来府里探望她,你也小心着待她。”老祖宗笑着在一旁点头,赶着这对小夫妻快些出去,还说:“你们回吧,她身子不爽就多休息,吩咐下面,多备些清淡食物给她用。记得,大夫诊后,派人来同我说一声。”

江温纶小夫妻笑着走后,江安和夫妻欢喜的陪着老祖宗用过餐.夫妻二人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大夫人的院子里听候消息。小江家的服侍他们在房中,打量主子两人的神情,她也不时的听着外面的动静。管事妇人拿着单子过来请示事情,江大夫人很快的吩咐完事。

小江家的一直注视着外面,当她第一眼瞧到大少爷院子里的管事妇人,在外面晃荡时,她瞧一眼在房中,听管事说话的主子夫妻。她赶紧迎出去。一会,她笑着带那妇人进来,她进来向正说话的管事妇人,示意她暂时停下后,她笑着对江安和夫妻说:“恭喜老爷,贺喜主子。大少夫人有喜。”

江安和夫妻两人同时望着那报喜的妇人,见她上前来行礼说:“老爷,夫人,我们少夫人有喜,大夫说一月有余。”“哈哈哈,快,小江家的打赏她。”江安和听这话,高兴的大笑起来,他越过江大夫人,直接吩咐起小江家的,江大夫人也笑着应和说:“吩咐下去,打赏大少爷院子里的所有人,吩咐她们以后要更加用心的服侍大少夫人。”

小江家的凑近江大夫人说话,江大夫人点头说:“好。”小江家的笑着转进房内,不一会她拿一叠红黄绿三色包,笑着让江大夫人瞧过后,她递给报喜的妇人说:“老爷和夫人高兴,多赏你一个红包。另外这些的打赏,你是少夫人房内人,就按少夫人的意思,打赏下去吧。”

那妇人高兴的接过来,笑着说:“我们会听老爷夫人的吩咐,好好服侍少夫人。我代院子里所有的人,多谢老爷和夫人的打赏。”江大夫人笑着说:“你同你家爷和少夫人说,我这里吩咐完事后,立时过去看她。”江安和在一旁说:“我也一块去瞧瞧。”

那妇人走出江大夫人院子一刻钟后,这消息如同长翅膀一样,江家所有的人,很快知道继江婉逸大小姐有喜后,江大少夫人紧跟着有喜的大好事。同样知道江大少爷院子里所有服侍的人,老爷和夫人高兴的一一有赏的大好事.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字的她&会说话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