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因吉言的话,忆起许多的事,她心里想以前还曾梦心里想,赚钱能自立后,便离开了江家。只可惜那心中的梦想,迅速就破灭之后。她不由自主的轻叹出来,人在屋檐下,严禁不低下头.她望几眼身边越大越娇俏可人的吉言,心里想这些年她在自已身边,为自已付出过的心力,低声说:“吉言,为难吉言望一眼沉静的江婉沐,说:“我听小姐的话.小姐从来没有亏待过我。那么珍贵的小镜子,小姐还赏我和我娘亲一人一面,娘亲说那小镜子要一两银子。我只要想着小姐要帮人写多少家信,才能挣得我手中的镜子,心里就难受。小姐赏我的头花,哥哥说那花可贵,他存了许久钱,都不够买一朵花给我。而小姐给我头花佩戴,自个却没银两买一朵佩戴.”。...

江婉沐因吉言的话,想起许多的事,她想着从前还曾梦想着,挣钱自立后,便离开江家。可惜那梦想,很快就破灭。她不由自主的轻叹起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望一眼身边越大越娇俏的吉言,想着这几年她在自已身边,为自已付出的心力,轻声说:“吉言,难为你一直跟着我。如果没有给她们偷去东西,这事情我们只能就这样罢了。”

吉言望一眼沉静的江婉沐,说:“我听小姐的话.小姐从来没有亏待过我。那么珍贵的小镜子,小姐还赏我和我娘亲一人一面,娘亲说那小镜子要一两银子。我只要想着小姐要帮人写多少家信,才能挣得我手中的镜子,心里就难受。小姐赏我的头花,哥哥说那花可贵,他存了许久钱,都不够买一朵花给我。而小姐给我头花佩戴,自个却没银两买一朵佩戴.”

吉言边说边眼圈微红起来,江家别的小姐,时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庭院里扑扑蝴蝶、赏赏花。只有自家小姐,年纪小小,就懂得去外面的写字馆里,帮人代写着书信,挣着一个又一个的铜板。稍稍有银两时,便花费银两,买礼物送给她们这些人。

江婉沐自从几年前,以小厮的身份,在东街乱逛时,偶然找到一家写字馆的活做。她年纪小嘴巴甜,性情好,写得字端正大方,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她嘴巴严,不会对外乱说话。店家瞧多她几天后,也允许她不定期过去做事。

写字馆里的书生们,流动性大。他们本来也只是借故挣些零花用,便没有一个人去眼红一个小厮,熟客比他们多,挣的铜板比他们多。他们容下江婉沐,有空闲时,在江婉沐口甜下,还会顺手指点她一二。江婉沐在写字馆的日子一久,挣了些钱,又开拓了眼界。

江婉沐听吉言这话,想着一年前,她觉察到自已年纪一天比一天大,写字馆的这份事,终究有做不下去的一天。写字馆里的一个好心书生,平日里体谅她年纪小,觉得她的字写得好,时常会照顾她,私下里,便悄悄帮她寻到一份钱多的活。江婉沐在这件事情上面,瞒着所有的人,她现在有心张口想说时,却又想到她还在江家,吉言知道的太多,对她们彼此都没有好处。

她只是抬头望望吉言说:“呆丫头,你们待我好,我心里明白.你年纪小,正是佩戴头花时.你仔细想想,要是我顶着满头的头花,那样子能看吗?”吉言想到江婉沐说的那情形,再细瞧江婉沐几眼,见到她端庄的姿容。‘卟哧’笑出来,说:“小姐,又逗乐我。”江婉沐轻笑起来说:“那头花,你有时还是佩戴上头吧,就让那些小人眼红你比她们年少.”

吉言听这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揉搓着手,脸红红的说:“娘亲让我同小姐说,小姐年纪大了,要存些私房钱。还有写字馆的那份事,那里来往人杂,要是能不做就不做。”江婉沐听吉言这话,一语惊醒梦中人。江婉逸和江婉娴身边的人,哪是误撞到自已院子里来。想来是江家的人,觉察到自已在外面做事,又找不到证据,才故意来搜查房间的。

江婉沐站起来,在自已房间里随意走动起来.这些年,房间里的桌面上,早已开满无数的小裂缝,屏风已旧得见不到旧时模样。床,只要轻触摸,便会发出'吱哑’的声音,衣箱外面早已让她用纸补过。江婉沐顺手摸下床上的被子,被面冼得发白,她清冼时,非常的小心,还是难免会扯破。

江婉沐转头对紧跟着自已的吉言,笑望一眼担心的她,说:“吉言,你帮我多谢你的娘亲,请她放心。写字馆那活,我已经同店家说好,以后不去了。”吉言听得张口结舌望着江婉沐,隔一会后,她笑逐颜开的点头说:“好,小姐,你以后不出去,我教你做针线活。你画的花样好看,你多练练,我们一起做活外卖,做得好,银子不会比写字少。”

江婉沐伸手轻拍吉言的头,想着自已那一手难看的针线活,她轻摇头说:“我还是要出去,我在外面另找活做,我是要存一些钱。你也不能教我做针线活,你们家人可都在府里做活,要是给人知道你教我做针线活,他们的日子不会好过。你还是象从前那样,做一个受气包子好。那镜子和头花,说好是你爹娘和哥哥为你所买,为我好,这事你要牢记不能说出去。”

吉言望一眼穿着粗布碎花棉衣的江婉沐,咬牙点头说:“小姐,我记下了。我现在去大厨房,给小姐把早餐端回来,我会先在那里吃过再回来”江婉沐点头后,吉言想着江婉沐的那些话,她眼睛红红的快步走出房间,然后打开院子门离开。

江婉沐想着吉言眼红的样子,想着外面多事的人,瞧到吉言这般模样后,能明白自已又给吉言气受.转而想到吉言为自已辩护的样子,她轻轻笑起来。江婉沐行出房间,轻轻合上院子门,拿起扫帚来,清理院子里,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树叶和杂物。

江婉沐慢慢打扫着院子里,想着江家这几年,是喜事连连来。江大太爷在外任期时,任人唯贤,官声非常的好。在江温纶成亲后,他官职提升一级,调职回京城。江安和在京城中小心周到行事,他处事得当,受到上司夸奖重用,面上职位未动,内里实惠多多。江大少夫人因此在家里财物这方面,更加的得心应手,赢得回家居住江大太爷夫妻的满意.

江温纶在成亲后,经过考试,因其成绩优异,直接进入皇家尚学府继续深造。江温瑜隔年成亲,江婉逸嫁进连家。江婉娴在这当中,经过江大少夫人的一番努力,为她寻得守城官员家的嫡长子为正室。江婉娴成亲的当年,便传出喜讯,阖家欢喜异常.江安和因此那一月里常宿在她生母房中,还冷落新进门的姑娘.

江婉沐想着这些事情,头痛的想起木根娘亲,不久前,她听到四小姐江婉雅的亲事,有合适的人选时,同自已说的话:“小姐,你年纪已大,有虞家在,夫人虽说不会低嫁你,只是那人选上面,一定不会是好人选。”江婉沐对自已的亲事,经连子墨的事后,她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希望。江大少夫人不会让她入好人家过好日子,她将来的良人,不如说是狼人还可信些。

她还是宽慰木根娘亲说:“不嫁也好,在这里有吃有穿,饿不了我。你不是说大少夫人好,过些年,她当家时,我的日子就会好过些。”木根娘亲轻叹着说:“大少夫人也是听大少爷的,大少爷一向孝顺夫人。小姐,要是能低嫁多好。我瞧二小姐嫁得好,那人家名第比江家差,他家不敢怠慢二小姐。她嫁人后,日子明显比大小姐过得自在,时常能回家看她姨娘。”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什么,&自已将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 人一直&她略微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 此无法&,心里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