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言瞧到江婉沐的房门敝开着,她笑着站在房门外,轻声音叫:“小姐?”房内江婉沐,正立在窗台边,就着手中的小镜子,上下打量自已的头发,听见吉言的叫声,笑着说:“进来,你帮我瞅瞅后面的发,但是全部仔细梳理停当?”吉言笑着进来,扭过屏风后面,望到窗口梳装整江婉沐见吉言进房内,笑着放下手中的镜子,细细的打量吉言两眼,笑着说:“吉言今日的发,梳理的好,显得你整个人精灵动人。你现在的发手艺,可超过我许多。”吉言抬头望着已长成少女之姿的江婉沐,望到她脸上浅浅的笑容。她围着江婉沐转一圈,见其头顶用一个木发冠束着,后面的头发,分成两束绑成两个粗辫子,分落放在两肩上。。...

吉言瞧到江婉沐的房门敞开着,她笑着站在房门外,轻声音叫:“小姐?”房内江婉沐,正立在窗台边,就着手中的小镜子,打量自已的头发,听到吉言的叫声,笑着说:“进来,你帮我瞧瞧后面的发,可是全部梳理妥当?”吉言笑着进去,转过屏风后面,望到窗口梳装整齐的江婉沐,正拿着小镜子,左右打量着自已的头发。

江婉沐见吉言进房内,笑着放下手中的镜子,细细的打量吉言两眼,笑着说:“吉言今日的发,梳理的好,显得你整个人精灵动人。你现在的发手艺,可超过我许多。”吉言抬头望着已长成少女之姿的江婉沐,望到她脸上浅浅的笑容。她围着江婉沐转一圈,见其头顶用一个木发冠束着,后面的头发,分成两束绑成两个粗辫子,分落放在两肩上。

吉言瞧后,轻叹息说:“小姐,你明明会梳理更好看的发样,可是你总觉得麻烦,喜欢这样打理头发。现在又来乱夸我,这头发,明明是你昨日帮着我梳理过的发样,我今日早上起来,只是把后面乱的发,重新整理一番。落在小姐嘴里,又成了我的功劳。”

江婉沐听得微笑起来,伸手轻点她美人尖,说:“吉言,现在长本事,对我说话,也这般有条有理。我夸的就是你后面的那些小发束,经你巧手整理,显得格外的精灵别致。”吉言摸摸自已后面的小小发辫,有些脸红的望着江婉沐问:“小姐,你帮我绑的辫子,睡一夜散开了。我想着今日起得早,就把后面的发梳理,觉得有空闲时间,顺手织成很多辫子。我这样真的好看吗?”

江婉沐肯定的点头说:“好看。要不我怎会夸你有长进,懂得灵活改变。”吉言欢喜的笑起来,再说:“我绑得辫子,会不会显得太细一束?”江婉沐笑瞧吉言头后无数的小辫子,轻摇头说:“不会,难为我们吉言,亲自动手编自已的发,束束细致无乱发。”江婉沐笑着取笑吉言两句。

这些年,江婉沐每隔几天,都要帮吉言打理一次头发。她每一次都会给吉言换一个新发样,在吉言头上玩些新的样式。江家的人,现在人人皆知吉言的娘亲擅长发艺,经常把女儿打扮得如同花骨朵朵般的俏丽。江家只有江婉沐和吉言知道,这些年,吉言娘亲已很少帮女儿梳理发样,反而她不得不帮闻风而来的旁人打理头发。

江婉沐把小镜子拿起来,顺手塞进床铺下面。她想起昨晚方正偷偷过来,站在院门口,匆忙说的话。她转头向吉言说:“吉言,你把你房间里面打眼的东西,记得收拾仔细。”吉言点点头,小声音说:“小姐,昨日,进我们院子的人。她们想到我们这里来找什么?”江婉沐往屏风边走去,顺口问吉言:“你早上出去,有没有听说,是谁进我们院子,来的有哪些人?”

吉言跟着江婉沐转过屏风,见江婉沐端庄的坐到桌前,优雅的端杯喝水。吉言立在一旁,顺着敞开的房门,望到合好的院子门,小声音说:“昨天大小姐和二小姐回府,因大小姐有喜,特意回来府里,同家里人报喜。二小姐是因为得到消息,万分高兴,跟着过来沾喜。

大小姐和二小姐身边跟来服侍的人,有未曾到过江家的人。她们进府后走着迷路,无意中走错,进到我们的院子,顺带进了我没关好的房间。”江婉沐听得这原因,觉得实在好笑起来,自已院子如此偏僻,如果不是有心进来,怎么也不会迷路到这边。她想着还好自已昨日离开时,顺手把房门用锁关上。她望着吉言问:“你房中有没有少东西?她们翻了那些地方?”

吉言仔细想想后,对江婉沐说:“小姐,昨晚哥哥来过后,我细看瞧出她们仔细翻过我的房间。还好,我听你的话,把小镜子藏在衣箱角落下面,又把小姐给我的头花,放置在冬衣口袋里面。我床上被子给人打开过,我习惯叠被,边角上是一朵完整的花,我瞧过,边角没有花,被子叠得也不整齐。”

吉言说时一脸的嫌弃神色,她想想万分不平的说:“小姐,家里年纪大的小姐,个个都有月钱,现在五小姐每月都有月钱,就你一人没有。她们还能不放心啥,竟然要人来翻我的房间,她们想从我的房间里面翻出啥东西来?”

江婉沐听吉言这话,却微微叹息起来,自已不会为了月钱,同江家主事的人说。毕竟月钱的事情,自已闹闹也不过是刚开始会发上一阵子,隔后同样不会再给自已。还不如装作不知这回事,由着江家人淡漠下去。她只是没想到,忍让到这种地步,那姐妹两人,还是无法对自已放心。难得回来一次娘家,竟然使出这一招,让身边的人,来查自已院子内的东西。

江婉沐那年把江婉娴扑倒在雪地后,已存了心想着撒破脸皮,阻止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人打着姐姐的牌子,没事就来招惹自已。那次之后,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个同样知道逼得她历害时,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她们想着自已的名声,也没有那份闲心,再来关心她。

江婉逸嫁给连子墨几年,嫁后听说夫妻和睦,她与连家夫人相处的格外融洽。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她迟迟未有孕。这些年,江婉逸夫妻一年要回江家好几次,江婉沐从来没有碰见过他们,只是偶尔一次,听吉言娘亲随意说起‘大小姐这次回来,肤色粉嫩。大姑爷待她一定相当的好。’

江婉沐早已经明白,江家人待她如同陌路人一样,恨不得这世上,从来没有她这么一个人。现在容忍她活下去,因为江家不得不受制于名门的面子,不得不想着众人的目光。江家在衣食上面照旧供需她,别的地方,便由着她自生自灭。

而江婉沐这些年,在外面想着法子,打听宁朝关于这方面的法令条例。她很失望的知道,象她这般情况,现在是生死都无法脱离江家。除非是她嫁人后,夫妻感情不好,她被休或者两人合离,才能换得夫家和娘家各不相管的自由身。

多谢书友阿曼达米斯鼠提醒我上一章节的不对之处,多谢再多谢。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57)

我要评论
  • ,比不&会说话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 订下口&来她打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