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逸和江婉娴定是听见这些话,江婉娴笑逐颜开的对江婉逸说:“姐姐,三妹回去了,我们安心先回吧。姐姐这些日子,忙绿着家里的事情,还得费心一个不乖巧懂事的人。啊太幸苦。姐姐,你太热心,说实话,你何苦为别人想得太多。”江婉沐垂着着头,迈步从她们身边江婉沐低垂着头,缓步从她们身边过。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人的神色微变,江婉娴瞧一眼江婉逸,她伸手想去拉扯江婉沐,偏偏这时江婉沐走着走着,突然蹲下身子,把自已鞋面上,沾上的黄花叶子,拎起丢到一边去。江婉娴用力过猛,身子往前晃两下,她身边的大丫头连忙伸手扯住她。。...

江婉逸和江婉娴自是听到这些话,江婉娴笑逐颜开的对江婉逸说:“姐姐,三妹回来了,我们安心先回吧。姐姐这些日子,忙碌着家里的事情,还要操心一个不懂事的人。真是太辛苦。姐姐,你太好心,说实话,你何必为别人想得太多。”

江婉沐低垂着头,缓步从她们身边过。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人的神色微变,江婉娴瞧一眼江婉逸,她伸手想去拉扯江婉沐,偏偏这时江婉沐走着走着,突然蹲下身子,把自已鞋面上,沾上的黄花叶子,拎起丢到一边去。江婉娴用力过猛,身子往前晃两下,她身边的大丫头连忙伸手扯住她。

江婉娴气急败坏的冲到刚站起来的江婉沐面前,冲着她说:“你不对我和大姐两人道声谢吗?”江婉沐瞧她一眼,顺着她的意思,望着她说:“多谢。”她说完绕过她身边继续往前走,江婉娴见状,心里恼恨起来,她伸手用力的去拉扯江婉沐的手臂,江婉沐身上本来已冼旧的衣裳,硬生生给她扯下一块布来。

江婉沐瞧一眼江婉娴手里的布料,抬头望到江婉娴一脸嫌弃的样子,见她把那布赶紧丢掉,还拿出帕子把手擦拭干净。江婉沐怒了,她二话不说,直接扑上江婉娴的身子,伸手就去解江婉娴的衣,嘴里叫着:“你赔我衣裳来。”江婉娴给江婉沐的行为惊呆怔,江婉沐的手非常快,她很快把江婉娴的衣裳领口解开。

江婉娴身边的丫头和江婉逸身边的丫头围上来,全部伸手去扯江婉沐,江婉沐干脆直接扑到江婉娴身上,一只手捉牢她的胳膊,一只手继续解她的衣,两只脚乱蹬乱踢靠近过来的丫头们,嘴里叫嚷着:“还我衣裳,我踢死你们这些没大小的人。”过路的下人们,一时惊呆的瞧着眼前这一幕。

江婉娴伸手去扯江婉沐捉她胳膊的手,而江婉沐此时已是不管不顾的压上她,直接把她压倒在雪里上,跟上来丫头们跟着扑倒在雪地里。过路的妇人们,连忙赶来拉扯倒下去的人,一个个嘴里劝告说:“三小姐,你放手。”而江婉沐嘴里大声嚷嚷着说:“我就一件好衣裳外出,你都要扯烂它,我跟你没完没了,你赔还是不赔?不赔,你身上衣裳脱给我。”

江婉逸只觉得一眨眼间,眼前已混乱成一团。她只觉得自已每次面对江婉沐,都会涌起深深的无力感,她有时觉得江婉沐一点都不呆,可是转瞬间,江婉沐的行为,又让她觉得她就是一个呆子。她对着叫喊的人,大声音说:“三妹,你不要闹了,我一会回去,立时叫人,送你两身外出的新衣给你。”江婉沐听到这话,大声音答说:“好,要是没有,我继续找二姐要赔。”

江婉沐放开江婉娴,伸手推开身上压着的人,她雄纠纠气昂昂的站起来,低头拉扯好自已的衣裳,把披散来来的头发,顺手随意挽好。她转身望着江婉逸,手握紧起来,直瞧得江婉逸对她点头说:“我回去就叫人把衣裳送给你。”她听到这明话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

留下来的江婉娴,给人狼狈的从地上扶起来,她头发散乱着,脸上不知给谁的手指,无意中,划出一条长长的印子。她身上的衣裳,零乱不整齐,她眼里含着泪,冲着江婉逸一脸委屈的说:“姐姐,我们去同母亲说这事,要母亲好好的罚她。”

江婉逸瞧着她,再望望四周没有散去的下人们,她强忍着心里的恼意,微笑着说:“二妹,三妹是个呆子,你那能由着她的性子来。唉,你们两个太玩皮,姐妹打闹到倒在地上去,这样子,太不象话。”

她转脸又笑着对四周的下人们说“大少爷过两日要成亲,大家要忙活起来。今日这样姐妹调皮的小事,就不要乱说,免得败兴。话我可说在前头,让我听到坏我们姐妹情谊的事,夫人饶得了你们,我可饶不了你们。大家散开吧。”下人们听得江婉逸这番话,立时往后门走去。

江婉逸见人群散去后,她脸上挂着的笑容,立时消失不见。她瞪一眼江婉娴说:“我们来时,你说只是瞧瞧她那破落的样子。可是转眼间,你好端端的去扯破她的衣裳做啥?这事闹到母亲哪里,她反正是个呆子,吃不了亏,母亲心好,也不会去管束她。我们两个少不了要受罚。你回去换好衣裳,我们一起去同母亲好好认错。”

江婉逸说完这话,按着额头往前走,江婉娴一脸不心甘的样子,追上前去说:“姐姐,不能就这样饶了那个呆子。”江婉逸听这话,深深的瞧她一眼,望到她背后衣裳的湿水印,没好气的说:“她不认字不懂礼节,人人皆知她是呆子,虞姨娘没了,她就是个没人管的野人。你可是跟着我去过皇学的人,今日这事传出去,你的亲事都会有影响。”

江婉娴听这话微微怔然,略微停下来。她一脸不平瞧着往前行的江婉逸。她还要开口时,身边的大丫头伸手捏她一记,低声说:“小姐,姨娘说要你慎言,说你的亲事,这两年就要订下来,名声要紧。”

江婉娴听大丫头这话,想起自已苦命的姨娘,好不容易盼得爹爹再入房,好不容易老蚌有喜。结果虞姨娘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要死在那当口上。她那喜事一传出去,人人背地里说那孩子不吉祥。

姨娘一向多思,听得闲话多,忧郁心重。前月早产生子,那个男婴生下来,活了三天就莫明其妙没呼吸。江婉娴眼圈一红,望着走远的江婉逸,瞧一眼自已身边人,她张口说:“她就是扫把星投胎。她生出来,江家和虞家结仇。虞姨娘连死,都不选好日子。”她这话一出口,吓得丫头们四下张望着,一个个脸色惨白的望着江婉娴。

丫头们耳目众多,她们都听人说过,世上有鬼神之事。再加上虞姨娘一死,江婉沐明显比从前要聪明些,不象从前那般木呆。有人甚至说,虞姨娘没有落葬在江家,就是想着要借着虞家百年家业的福报,想着法子通天地,把江婉沐变得聪明些。

丫头们互相望望,大丫头小心翼翼的对江婉娴说:“小姐,那话不能说,也不能想。你快快向四周行礼,说不妄言。”江婉娴这时也明白自已失口,她又丢不下面子,硬撑着说:“不说。”大丫头急起来,凑近她耳边说:“小姐,你想想姨娘私下同你说的话。”

江婉娴想到生母近日的话‘二小姐,女子的名声最重要。你瞧虽然虞姨娘去后,帮着她向各神仙说话,让三小姐聪明起来,可惜她的呆子名声已传出去,夫家一定不会喜欢她。’江婉娴猛地想起这话,她有些害怕起来,连忙朝四方行礼说:“以后不妄言。”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71)

我要评论
  • 花大朵&圈,望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心里&的好处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