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侧脸瞧到木根脸上较为明显不赞成的表情,误我以为他还在生气。她再次作出解释说:“你瞧我而已无辜受人累,但是能认识了知交良朋,也算一件幸事。”木根瞅她几眼,非常无可奈何的说:“小弟,别人穿锦衣,你是小厮,穿着冼得发白的粗麻衣,如何有机会结交到?”江婉沐笑江婉沐笑瞅他一眼,说:“哥哥,小弟我运气好,前几天再次偶遇恩人大哥。”木根轻拍额头,直觉得江婉沐是关在江家太久,又因亲事给大小姐抢夺,接着虞姨娘死就死,还要来个死后失踪。这一连串的事,换在他身上,他也受不了。唉,想来是这些打击太深,以至于造成别人给她一个笑脸,她自已就以为太阳当空照,处处阳光灿烂。。...

江婉沐侧脸瞧到木根脸上明显不赞同的表情,误以为他还在生气。她继续解释说:“你瞧我只是无辜受人累,不过能结识知交良朋,也算是一件幸事。”木根瞅她一眼,相当无奈的说:“小弟,别人穿锦衣,你是小厮,穿着冼得发白的粗麻衣,如何有机会结交?”

江婉沐笑瞅他一眼,说:“哥哥,小弟我运气好,前几天再次偶遇恩人大哥。”木根轻拍额头,直觉得江婉沐是关在江家太久,又因亲事给大小姐抢夺,接着虞姨娘死就死,还要来个死后失踪。这一连串的事,换在他身上,他也受不了。唉,想来是这些打击太深,以至于造成别人给她一个笑脸,她自已就以为太阳当空照,处处阳光灿烂。

木根瞧一眼小脸明显舒展开来的江婉沐,转着弯安慰她说:“妹、小弟,我发誓这一辈子都会对你好。你那恩人大哥的厚意,你记在心里就是,有机会我帮着你一块报答。”江婉沐听他这话,轻笑起来说:“哥哥,你那誓言要对我未来嫂子说才是。我们只有兄弟两人,我们这一辈子自然要互相交好。”

江婉沐上次就着木根娘亲的那种吞吞吐吐的话语,事后她转着弯向吉言娘亲打听过,听她隐约说出木根娘亲这辈子,大约只能有木根这一个儿子。吉言娘亲一脸的同情神色,江婉沐想着自已年纪小,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只能装作不明白吉言娘亲的话。吉言娘亲当时望着她说:“小姐,木根一家是对你很好的人,你以后成亲,能带着他们走,就一定要带上。”

木根脸红红的瞪着江婉沐说:“你嫂子自然会对你好。我只是让你不要见一个人,觉得别人对你好,就要认别人做大哥。你还没说,如何又乱认别人做大哥的事?”江婉沐笑瞅一眼木根,取笑他说:“哥哥,你相中那家女子,当我的嫂子。你先同我说说,我想着法子去结识她,到时帮你在她面前说说好话。”

木根脸红得发紫色,伸手直接拍向江婉沐的肩,他的手还未挨近江婉沐的肩,已给一只大手捉住,那人沉沉说:“你想打人?”江婉沐正要笑着闪开,见木根手让人紧捉着,她转头见到黑衣男子,见他一张脸阴沉沉的瞪着木根,而木根已痛得咬牙切齿起来。她赶紧同他说:“大哥,你放手。这是我亲哥哥。他同我闹着玩。”

那男子松开握木根的手,瞧一眼木根身上崭新的粗麻衣,再望一眼江婉沐身上的衣。他低头对江婉沐低声音问:“你们不是一个娘生的?”江婉沐笑着点头说:“恩,我和哥哥不共爹娘。”木根听江婉沐这话,伸手扯扯江婉沐,他赶紧向那男子行礼说:“大人,我小弟年纪小,有不知事的地方,还请你见谅。大人上次相助之情,我们兄弟牢记在心。”

江婉沐瞅一眼木根扯着自已的手,望一眼男子不悦的神情,笑着问:“大哥,你今天到东街还是有公务在身?”那男子瞧一眼江婉沐,低声:“嗯”一声后,又同江婉沐说:“小兄弟,你有事尽管同我说,小事情,我还是能帮到你。我这一向有事,会常在东街。”江婉沐笑着点头说:“多谢大哥这心意,我记下了。”

那男子走后,木根长舒一口气,对江婉沐说:“这是你说的那个侍卫大哥?”江婉沐笑着点头说:“哥哥,他是不是很有男子气慨?你瞧,我们穿着小厮衣,他眼里也没有瞧不起我们的表情。”木根望着粗神经的江婉沐,相当无力的对他说:“小弟,他不是一般人。你以后在他面前,不要太放肆。”

江婉沐上下阶层观念相当的淡薄,不过她听木根的话,还是安抚的对他点头,说:“嗯。”木根瞧着那大步远去挺拔的身影,再瞧一眼矮自已一个头的江婉沐,觉得江婉沐穿小厮衣,显得容貌清秀可人。那人大约只是一时的好心,才会关注江婉沐几眼。他这么一细想,便放下对这事情的关注度。

江婉沐从后门往里走,一路上顶着下人们来往的眼光。她低头想起结识大哥的起缘,想到后面几次,两人阴差阳错的碰面,她的嘴边泛起笑意。她其实心里明白,楚大哥对她开始只是一时的同情心发作,觉得她身世可怜,喜欢她不爱打听的个性。说白了,初相识,不过是权贵人家的子弟,英雄主子发作。直到近期,一来而往相见次数多,他才由俯视转为平视她。

江婉沐往前再行几步,低垂的视线,扫过路前方,有两双精巧细致的绣花鞋出现在视线内,左边红裙下面原一双鞋上,鞋底略微高些,金色的鞋面上,粉色的花蕊淀放着,花心可爱的一丝丝垂挂在鞋面,如同一个粉色雪球,调皮的挂在脚面上。那人的脚稍动一下,那花如同慢慢绽放的一般盛开。

右边粉红裙下的绣花鞋,虽说没有左边红裙下鞋精致,不过同样的夺人眼神。粉嫩嫩的鞋面,绣着一对蝴蝶,围绕着一丛鲜红的花飞舞。江婉沐来不及细细再看,耳边已响起江婉娴的刺耳的娇柔叫声:“三妹,你这身子衣裳出门,也不觉得丢人吗?”江婉沐微微抬眼,见到江婉娴一身粉衣的迎上来,脸上笑容格外的尖锐刺眼。

江婉沐没有搭话,她已经瞧到江婉逸一脸笑意,她穿着一身艳红的锦衣花枝衣裳,她瞪一眼江婉娴说:“你心疼妹子,直说就是。那能这么转弯说话,三妹听不懂你的担心。”她上前来细瞧江婉沐,笑着说:“三妹,二妹因为太担心你,才会那样对你说话。过两天就是大哥成亲的好日子,我和二妹两人聊得高兴,想到你,想着让你跟着同喜。

我们欢喜的赶到你院子里,谁知你又出门逛荡。唉,这天下大雪,我们两人担心你,便叫下人们,来打听好几次,都是说你没进门。我们两人实在放心不下你,不得不来瞧瞧你。你瞧,你今天回来的太晚,我们都不能好好说一会话,你以后可不能这样,外面多不安全。”

江婉沐低垂眼神,听身边路过的妇人们,感叹的说:“大小姐,二小姐,下这么的大雪,还要等着贪玩的三小姐回来,唉,真是姐妹情深。难为两位小姐的用心,连三小姐这样的妹妹,都能包容下来。”江婉沐听得这话,低垂下眼神,掩饰住眼里的讽意。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32)

我要评论
  • &,牙齿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