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扯着木根的衣袖,始终出了后门,转移到大街上,她才松手扯衣袖的手。木根由着江婉沐一路撕扯着往前进,一直到他回过头,也没再望到顺道的江家人。他才轻扯扯往冲紧走的江婉沐说:“后面也没人跟随,你不需要急着往前冲。”江婉沐听他的话,跟随回过头往前四处张望后,木根瞅一眼江婉沐,想着刚刚她那行事,再想到自家娘亲,要是知晓江婉沐一屁股坐地下的行为,应该是会暗自伤心不已。他有些老气横秋的瞪她一眼,开口说话前,瞧到她身上的发白的小厮衣,又望到自从虞姨娘去后,她脸上第一次浮现的笑容,他咽回到嘴边的话,转口问:“小弟,你准备去那条街逛?”江婉沐瞧他一眼,说:“东街。”。...

江婉沐扯着木根的衣袖,一直出了后门,转到大街上,她才松开扯衣袖的手。木根由着江婉沐一路拉扯着往前行,直到他回头,没有再望到顺路的江家人。他才轻扯扯往冲急走的江婉沐说:“后面没有人跟着,你不用急着往前冲。”江婉沐听他的话,跟着回头往后张望后,放慢脚步伴在他身边。

木根瞅一眼江婉沐,想着刚刚她那行事,再想到自家娘亲,要是知晓江婉沐一屁股坐地下的行为,应该是会暗自伤心不已。他有些老气横秋的瞪她一眼,开口说话前,瞧到她身上的发白的小厮衣,又望到自从虞姨娘去后,她脸上第一次浮现的笑容,他咽回到嘴边的话,转口问:“小弟,你准备去那条街逛?”江婉沐瞧他一眼,说:“东街。”

木根听这话,微皱眉头瞅她说:“如果要去东街,最好穿那件半新的小厮衣。还有,你年纪虽小,但也是女子,那能随便往地上坐。我娘亲知道后,一定是骂我,把你往坏里带。”江婉沐听后抬头望着他说:“那件衣服,要等到没人在意我出入时,我再穿出来。这件现在穿这件最好,已经冼得发白又短,而且是你不要的衣。我穿出来,不会给你们惹事生非。

早上管事大叔拦下我,我就想着不如借机以后明来明往。我只有那样一屁股坐在地上,家里的上下人,才会多瞧我几眼,小江家的也会出来说话。嘻嘻,我没想到吉言和哥哥两人会说一模一样的话。这样多好。以后我就这样进出,只要不太打眼,夫人都会装作瞧不见。而门房管事,也不会担心受罚。”

木根没好气的瞧一眼她,说:“人人说你呆,只有我们知道你精着呢。门房管事大叔那里,还不是瞧着你阵子,胆子太大,隔几天就往外跑。你跑的次数多,他没法睁一只眼一闭只眼,只能挡下你。你也算为他着想,懂得坐得距离后门那么远。可是你为什么不为我和吉言着想,我当时吓一大跳,不知你到底想做啥大事。还好,我和吉言说的话能对上去,哼,你是呆子,我都不知道呆子到底是啥呆样子。”

江婉沐听得轻笑起来,望着木根说:“对不起,是我想的不周全。我大意了,我只想到从此以后出门不用象做贼一样,就忍不住冲动行事。好在哥哥和吉言聪明,帮我把事情又圆周全回来。”江婉沐边说话,边打量木根的神情,见他脸上没有介意的表情,她顿时松一口气,兴味盎然的笑着说:

“哥哥,我前些日子,在东街认识一个侍卫哥哥,他博学多才,事事皆懂,待人接物处处周到,而且不以衣冠瞧人。你瞧,我就穿着这件衣裳,他都伸手帮我一把。嘻嘻,上次在锦华衣裳店里,人挤人时,我以为自已没命时,多亏那个侍卫哥哥眼利,把我从人堆里提出来。”

木根听得眼睛睁大起来,望着江婉沐大声音说:“十多天前,东街锦华衣裳店闹事,你挤在里面看热闹?”江婉沐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他点头,接着想到木根告诫自已的话‘出门可以,但不要往人堆里挤。’她赶紧解释说:“那间店的衣裳好看,店员从来不会白眼对着我。我那天只是听到别人在里面吵架,站在外面给人挤进去的。”

江婉沐其实说的是实情,只是这话让任何人听起来,都觉得她在忽悠人。那天,她经过锦华衣裳店,想着里面的店员态度不错,有心想进店铺里瞧瞧。谁知她刚刚要进门,便瞧到里面抢夺衣裳的两个小姐,由争吵直接进行到动手。两人各自身边的丫头们,全涌上去帮忙。江婉沐从来没有瞧过这般现实情景,她一时有些瞧傻眼的站在门口。

两家小姐身边的人,在动手的当中,纷纷向店外的守候着的人,招呼他们进来帮忙。守在店外的人,听到动静自然跟着往里奔。站在门边,半进半不想进的江婉沐,就这样给人群挤到店铺里面。锦华衣裳店外的街上,一向是人来人往。街道上的人,爱热闹的人,同时跟着涌进店里,跟着来瞧眼见为实的看闹剧。

江婉沐无端给挤到人潮里,心里有些怨自已好奇心重。她见到店里的情形不对,应该立时回头就走。唉,她只是呆那么一刻,让人顺带把她推进人堆里。她的个子矮小,只能拼命把手举过头顶。她的脸直接贴在前面人的背上,拼命寻空隙呼吸。她憋得实在受不了,心想,小命要白白的送在这里时,有一只大手捉住她举高的手,直接把她往上提,把她从人堆里提出来。

江婉沐本着逃生本能,自是把这只恩人的手,牢牢的捉着不放,而且是顺手牵羊双手往上攀爬把住他的胳膊。当那人把江婉沐提出来,想顺手把她甩往一边时,略一低头,瞧到江婉沐身上的发白小厮衣,稍稍一怔中,手臂已给面前这小厮,牢不可移的挂在上面。

江婉沐挂在那人的胳膊,挤出店外面,她一直怔忡中,盯着挂着自已的胳膊。直到头顶上有人好笑的说:“哇,小兄弟,我这只胳膊再好看,你也不用盯着它出神。”江婉沐回神,顺着那人的胳膊往下滑,然后抬头小心翼翼的对那个笑容可掬的年青男子说:“多谢大人。”她说完往那店铺里望,见到里面的人,已分成两边,她眼光殷切的瞧两个花枝乱发的小姐。

男子顺着她的眼光望进去,对她说:“你还不去你主子身边?”江婉沐摇头说:“我是路人,只是无辜给挤进去的。”男子眼光怪异的望一眼,这个差点没小命的小厮,说:“你以后走路当心些,不要没事也把小命送上去。我要进去有事,你不要再来看热闹。”他说完往店里面走,江婉沐脚跟上两步,在他回头时收脚。

那男子望到江婉沐警戒的眼光,他锐利的眼神稍微柔和些,对她说:“你还不走,不怕你家主子捉到你闲逛?”江婉沐忙点头,往远处跑时再回头望,没有见那男子的身影,她有些还想去瞧瞧,街上已跑来一队黑衣人马,在叫嚷着:“闪开,速速回避。”街上的人,全散开去,江婉沐听到人群里人说:“刚刚那家店出啥事,皇家侍卫竟然都出动?”而有人在‘嘘’示意不要多话。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89)

我要评论
  • 飞,雪&一眼她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的前行&头跟着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