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一抬手把落在发上的雪拂去,她身着冼得发白,已瞧不看不见原色的小厮衣,轻步从后门进。门房微再打开着,门口站着的小厮,是平时里和方正相好的同伴。他望几眼江婉沐,冲她着不客套的说:“三小姐,你以后要早点回去,下这么大的雪,大小姐和二小姐关怀你,已江婉沐瞧到他的使劲搓着双手,头也不抬,话也不回的往里面走。自从虞细细走后,江婉沐便不爱待在江家,她每隔几日,避着人穿着木根的旧衣,就从后门往外走。这样几次后,有一天大早上,她给后门的门房管事挡着她,说:“三小姐,你放小的们一条生路,夫人要是知道你常从我们这出府,小的们一个个别想活了。”。...

江婉沐抬手把落在发上的雪拂去,她身穿冼得发白,已瞧不不见原色的小厮衣,轻步从后门进。门房微打开着,门口站着的小厮,是平日里和方正相好的同伴。他望一眼江婉沐,冲她着不客气的说:“三小姐,你以后要早些回来,下这么大的雪,大小姐和二小姐关心你,已使人来门房这里,问过你好几次。”

江婉沐瞧到他的使劲搓着双手,头也不抬,话也不回的往里面走。自从虞细细走后,江婉沐便不爱待在江家,她每隔几日,避着人穿着木根的旧衣,就从后门往外走。这样几次后,有一天大早上,她给后门的门房管事挡着她,说:“三小姐,你放小的们一条生路,夫人要是知道你常从我们这出府,小的们一个个别想活了。”

江婉沐当时听他的话,跟着转回头,她距离后门比较远的路口,直接往地上坐下来。她这么一坐,来往的下人们瞧见后,自有人向江大夫人汇报。等到小江家的赶来,已有很多的下人,远的近的瞧着江婉沐,而她只是静静的瞧着后门处不眨眼。

小江家的赶过来,她一眼瞧到坐在地上,穿着旧小厮衣的江婉沐,呆呆的盯着远处。她的脸色大变的奔过来,伸手扯着她站起来,对她说:“三小姐,你穿成这样的,坐在这里,主子的面子都给你丢了。三小姐,你有话有事都可以跟夫人说,你怎能如此不顾身份,放肆的行事?”江婉沐顺着她的手站起来,身子不肯挪动一下,她闭紧嘴巴,双眼牢牢的盯着远处。

不管小江家的如何哄劝,她就是不开口说话。如果小江家的让身后跟着的妇人扯她走,她就一屁股往地上坐。小江家的没招,又瞧到下人们探望的眼光,气极的问:“吉言呢?”有过来的下人们,听到这话说:“我在路上瞧到吉言提着东西,往大厨房去。”

等到吉言赶过来,瞧到江婉沐这样子,她伸手扯着江婉沐,吃惊的说:“小姐,你几时把木根婶子要我做鞋底用的旧衣,穿在身上。走,我们回去换新衣服,这衣服不好看。”吉言一口哄小孩子的话一出口,下人们瞧江婉沐的眼神,有些不同起来。江婉沐却伸手把吉言往小江家的身上推,眼光凶凶的对她说:“这是我木根哥哥的衣服。”

吉言在小江家的眼光示意下,又同江婉沐说:“小姐,我们回吧。都是我昨天不好,口多,乱说四小姐身边人,自个上街买的头花好看。我刚刚听人说,没有这回事。我们回吧。”江婉沐伸手捂耳,吉言见状站在小江家的面前,对她轻摇头说:“小江婶子,对不起,我口多惹事生非。小姐听木根哥哥的话,她有话就同木根哥哥说。”

小江家的瞧下身边的人,又瞧着远处晃动的人影,再瞧一眼一定要立在此处的江婉沐,对身后的人说:“快去找木根过来,让他劝劝三小姐。”她身后的人赶紧的跑走。等到半大小子的木根赶来时,江婉沐再次蹲在地上。木根冲过来,第一眼并没有瞧到蹲在地上,梳着小厮头穿着小厮衣的江婉沐。

他打量四周一眼,笑嘻嘻的对小江家的说:“婶子,你已经劝小姐回去。”小江家的眼光往地上扫,木根细细打量一眼地上的人,吃惊的指着衣裳,对吉言说:“这不是我娘亲送你那,给你学做鞋底的旧衣?你把它送人了?”吉言小声音说:“木根哥哥,我今天去大厨房,回来没有见到小姐,听人说她在这里,过来一看,小姐穿你短了旧衣。我叫不动小姐。”

木根抬眼瞧瞧小江家的,双手搓搓有些脸红的对她说:“婶子,我来劝劝她。”他蹲下来,扶起江婉沐问:“三小姐,你在这里做什么?”江婉沐白眼对他瞧一眼,木根见她这模样,松手凑近小江家的身边,轻声说:“婶子,她不喜欢我叫她小姐。我可以啥也不叫的问她话吗?这样会不会以后给人说,我不守规矩?”

小江家的已给江婉沐磨得没兴致,对木根说:“只要你能劝动她,随你。”木根听后,望着江婉沐说:“你想做什么?你说给小江婶子听,小江婶子会答应你。”小江家的张口正要反对时,江婉沐转头过来说:“木根哥哥带我去外面玩,天天都要去。同他们一样,穿这种衣服,出这道门。”她边说边顺手指过去,正好有许多穿小厮衣的人,站在远处瞧着热闹。

江婉沐这么一指,正好指得他们不敢看热闹,纷纷快步往后门走去。小江家的顺着她的手瞧过去,脸色非常不好看的瞪着木根,低声音说:“木根,她是个呆子,你天天在她面前胡说啥?”

木根一脸不高兴的转回头,对小江家的说:“她不是呆子,她只是不爱说话。小姐精着呢。我就同她说过一次,说从后门上街的事,你瞧,她都知道要从后门出府,还知穿我的旧衣。”小江家的自是听过木根的事,知道这孩子极其护江婉沐。江家的小厮们当着木根面,现在已不敢说江婉沐呆,木根小小年纪,已知道拼命要帮着江婉沐辩护。

江婉沐这时却过来,伸手扯着木根衣服说:“木根哥哥,走,我们上街玩。昨天我在外面玩,她们说四小姐有人陪上街。你瞧我衣服也换好,你陪我上街玩。”木根回头瞧着小江家的,一脸为难说:“婶子,要不我陪她出去转转,有话回来再说?你瞧,她今天要是不出门,只怕会站在这里不挪窝。”

小江家的无力的瞧着眼前这情形,对木根说:“在外面不要乱说话。”木根高兴的点头,冲着江婉沐说:“走,小弟,哥哥带你出去转转。”吉言这时上前一步,要跟着往外走时,江婉沐扯着木根的衣裳说:“木根哥哥,她藏你的衣裳,不带她出门。”吉言低垂着头,木根瞧一眼小江家的,点头对江婉沐说:“好。”再对吉言说:“吉言,你回吧。她正生你的气。”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花大朵&落下地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