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见虞细细地的这个早晨,一夜倾盘大雨至黎明之后。第二天早晨,天色渐渐地却奇特的晴了。江家这时传闻虞细细地病情一片大好,已能坐起说一会话。江婉沐跟随嫡妻身边的人赶过去的,她依旧表示拒绝会晤。第四天的一大清早,虞细细地在沉眠中享年。虞家随即接消息后,赶过来把她从侧江婉沐冲进虞细细的房间,窗户洞开着,空气中还存余着浓浓的药味,房里却明显的空荡荡,床上的被子零乱堆积一团,证明离开的人,行色匆匆。她缓步行出房间门,木然萧瑟的站在院子里许久。直到江大夫人身边的管事,带着一群人,拿着打扫工具准备进院子。她才被惊醒一般,怔然的转回头,瞧着冲进院子里的人。她的目光茫茫然注视着她们,瞧得她们停下来。。...

江婉沐见虞细细的这个晚上,一夜倾盘大雨至黎明。第二天早上,天色渐渐却奇异的放晴。江家这时传出虞细细病情大好,已能坐起说一会话。江婉沐跟着嫡母身边的人赶过去,她依旧拒绝会见。第三天的一大早,虞细细在沉睡中病逝。虞家随后接到消息后,赶来把她从侧门接出江家。江婉沐听到消息时,赶到虞细细的院子时,那里只余下一座空荡荡的院子。

江婉沐冲进虞细细的房间,窗户洞开着,空气中还存余着浓浓的药味,房里却明显的空荡荡,床上的被子零乱堆积一团,证明离开的人,行色匆匆。她缓步行出房间门,木然萧瑟的站在院子里许久。直到江大夫人身边的管事,带着一群人,拿着打扫工具准备进院子。她才被惊醒一般,怔然的转回头,瞧着冲进院子里的人。她的目光茫茫然注视着她们,瞧得她们停下来。

管事的妇人瞧到江婉沐,赶紧上前行礼同她说:“三小姐,姨娘已经走了。夫人,请你现在回自已的院子。”她身后有两个妇人,听这话后,笑着上前来,伸手轻扯着江婉沐往外走。江婉沐挣脱她们的手,望一眼说话的管事妇人,她木然从她们当中走过,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江婉沐出院子后,见到吉言在院子外面,她的肩给两个妇人按住在那里。江婉沐直接走到她们三人面前,眼光淡淡的扫向两个女人,瞧到她们双双放手后,她一言不发的穿过她们,继续往前走。吉言望一眼两个妇人,赶紧跟在木然江婉沐的身后。两人一路无语,却挡不了,沿路往这边赶来的下人们眼光,他们不时的扫向一脸茫茫然然的江婉沐。

吉言低垂着头,憋着一口气,紧跟在江婉沐的身后。她们行向自已院子那条路时,行人稀少起来。吉言上前两步,轻声对江婉沐说:“小姐,虞姨娘刚走,你要保重。夫人让人收拾虞姨娘的院子,我娘亲说,那家当家夫人都是如此行事,让小姐要宽心。”江婉沐听得点头说:“人不在了,有啥事好争。随她。姨娘最后能回到虞家,想来她已算是心想事成。”

吉言听江婉沐这话,跟在她的身后,瞧着她的神色,拼命找着话同江婉沐说。江婉沐一直神情淡淡,一语不发的由着她说。直到吉言问:“小姐,你有没有在院子里,瞧到问春姐姐?”江婉沐轻摇头,问春是虞细细从虞家带来的人,想来是跟着回虞家。

虞细细的离去,在江家不曾起激起波浪。江家有新的喜事,二小姐的娘亲,多年后,再度有喜。江婉娴因此特意跑来通知江婉沐这个喜讯,她笑着对打开院门的江婉沐说:“你瞧最近家里喜上加喜,大哥今年要成亲,大姐姐也订下满意的亲事,我家姨娘又要给我们添弟妹。”江婉沐冷冷的瞧着她,伸手合院门前,冲着她说:“虞姨娘刚过世十天。”

江婉娴站在合上的院门外,气得冲着里面的人大骂:“呆子,虞姨娘怎么啦,她活着时,都不曾待见你。她是给虞家接去,可也没见虞家人,上门来问候你一个字。哼,你就是一个呆子,只会在我面前摆摆谱。、、、、”江婉沐站在院子里,静静的听着江婉娴在院子外叫骂。吉言跟在她的身边,眼里含着泪水,握紧双拳头,忍耐的立在她身边。

问春在虞细细离开一月后,一身白衣来到江家。她的手里提着一个小小包袱,身后跟着江大夫人身边管事小江家的和两个妇人。江婉沐立在院子里,问春打量一眼她身上的素色衣裳,静静的把手里的包袱递给江婉沐,说:“小姐,这是主子留下的东西。”

问春的眼睛红润起来,她盯着包袱,眼里有着明显的不舍。江婉沐淡然的接过她手里的包袱,当着小江家的和两个妇人面,把包袱打开。在众多的旧首饰衣裳当中,她翻出一包东西,用手捏捏后,把那包东西拿出来打开看,再重新叠好后,顺手塞进自已的袖子口袋里。

江婉沐把包袱重新合好,递还给问春说:“我拿了她要给我的东西。别的东西是她要给你的。她说,你待她好,那些东西送你,让你有个存身之本。她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过日子。”问春听江婉沐这话,接过包袱抱在怀里,蹲下来把头埋在包袱里,哭得惊天动地起来。跟着来的小江家的,阻止要拦阻的人,轻语道:“她们主仆一场,让她哭哭,心里会舒服些。”

问春痛哭着,小江家的和两个妇人的眼眶微红,吉言眼里一泡的泪水。只有江婉沐眼里无泪,静静的瞧着痛哭中的问春。问春哭过后,站起来把包袱塞给江婉沐,说:“主子已放我自由身。主子的东西,给你留着有个念想。”江婉沐闪过身子,拒绝她说:“我在江家,有吃有穿,不用那些,你拿着走吧。”小江家的和两个妇人都瞧呆子样的瞧着江婉沐,瞧着她执意不收包袱。

问春终是走了,她临走前当着小江家的人,对江婉沐说:“虞家大老爷说小姐是江家的人,他们只要想到江家人,害了自家的嫡女,心里就不舒服。可是小姐身上同样流着虞家人的血,这点虞家上下都知道。”江婉沐从虞细细的言语表现中,从来没有对虞家抱有希望。虞家人记恨着江家,认为是江安和误虞细细终生。而江家记恨虞细细,认为是她令两家结仇。

虞细细已经离世,却带不走两家的恩怨情仇。因她年纪轻轻早逝,只怕虞家因此给江家再记上一笔。而江婉沐还活着,她注定是生在夹缝中的人,江家和虞家都无法坦然的接受她,同样却不容她有任何损失。她象是一个生来就有原罪的人一样,两个造成她这样原因的人,一个已死,一个已失忆,忘怀自已的多情过错。

多谢书友阿曼达米斯鼠赠送了礼物100起点币,多谢支持·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24)

我要评论
  • 她初初&订下口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 大朵的&她要上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