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在房内听见方正的话,她登时再打开房门,冒着雨冲到院子门口。对方正聊:“多谢你。”吉言瞧着她连块雨布都不曾拿着遮盖住,登时把自已头顶上的那块,递过来江婉沐用。方正暗瞪几眼吉言,把她扯进自已的雨衣里面。江婉沐递过来吉言给的雨布,顶着它就往外面冲去。方正扯着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快步跟上去,低声对她说:“三小姐,你不用着急。虞姨娘院子外,木根守在哪里。后门那里,有我们相熟的人守着,问春一回来,就会有人跑来通知我们。”江婉沐转头对着他,再一次说:“多谢。”方正脸红起来说:“应该的。”。...

江婉沐在房内听到方正的话,她立时打开房门,冒着雨冲到院子门口。对方正说:“多谢。”吉言瞧着她连块雨布都未曾拿着遮盖,立时把自已头顶上的那块,递给江婉沐用。方正暗瞪一眼吉言,把她扯进自已的雨衣里面。江婉沐接过吉言给的雨布,顶着它就往外面冲去。

方正扯着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快步跟上去,低声对她说:“三小姐,你不用着急。虞姨娘院子外,木根守在哪里。后门那里,有我们相熟的人守着,问春一回来,就会有人跑来通知我们。”江婉沐转头对着他,再一次说:“多谢。”方正脸红起来说:“应该的。”

江婉沐奔到虞细细院子外时,她的衣裳已近全湿起来。木根在院子门庭候着,见到她时,转身赶紧用力拍打院子门。院子门一打开,开门的粗使妇人,神情极其的不耐烦,她瞧到江婉沐,伸手就要去合上院子门。木根拼力撑开院门,冲着她说:“夫人都许三小姐来看虞姨娘,你们凭什么阻挡三小姐?”

另一妇人听到动静,跟着过来合上院子门,她的嘴里还说着:“问春离开时,说过不许任何人来看姨娘。”方正把雨衣一把扯给吉言,伸出手帮着木根用力撑开门。他年纪大些,平日里重活做得多,身子壮实。两人很快门给拉开些,江婉沐顺着院门的空隙处,用力从两个妇人中间,挤进院子里。

吉言紧跟着她进到院子里,瞧着她冲进有烛火的房间,吉言抬脚要跟上前去,方正和木根两个已进了院子里,方正冲着自家妹子说:“吉言,你不要跟三小姐进去。”吉言停住了脚步,立在院子里。雨拼命的下,院子里的两个粗使妇人,冲着木根和方正还在唠叨不停。木根盯着有烛火的房间,没有去理会她们的声音。

方正冷冷的望着她们说:“这是江家。夫人许三小姐过来探望虞姨娘,这是夫人对虞姨娘和三小姐的恩情。你们两人出来拦阻,原本就不对。现在还在我们面前多口,你们是瞧我们年纪小,在我们面前倚老卖老吧。我同你们说,你们再多说一句,我还不信这个邪。今晚就同你们两个人拼了这一回,拼完再去夫人面前评理。”

两个妇人瞧着方正脸上的神情,顿时收口不语。两人赶紧行到距离他们三人远远的屋檐下,停下来后,两人互相打量一眼,却不敢去瞧那同样躲雨的三人。倾盆大雨泼下来,方正把身子探出去的吉言,重新扯进屋檐下躲雨。雨水很快溅湿三人前面的衣裳,木根轻声同方正说:“方正哥,这次多谢你。”方正瞧他一眼,淡声道:“应该的,不用谢。”

江婉沐轻轻推开闪耀着烛火的房门,房内有着重重的药味,空气湿闷难当。她稍在门边停下来,瞧一眼面前的高木实心屏风。她深吸一口气,缓步绕过屏风。她一眼见到一张高床,高床上厚厚的被子下面,一个单薄瘦削不成人形的人,那人抬起脸,脸上瘦得见骨,都未曾影响她的丽容。

虞细细望着站在床尾的江婉沐,伸手示意她过去。江婉沐用尽所有的力气迈步前行,好不容易挨近床头,瞧着床上这个女子,见她微笑起来模样,心里却觉得酸辣难当,她想问她许多的事情,这一刻却无法再开口。

虞细细瞧一眼湿透的江婉沐,竟然微微抬起头,江婉沐立时过去,把床边放置的枕头,塞进她的头后面。虞细细半抬头,望着站立在自已面前的小女子,突然她笑起来,嗓音微有涩意的说:“你这双眼睛的神情,象我家大哥哥。我有时犯事时,他就是这般瞧着我,嘻嘻。”她的嗓音突然的清脆如玉起来,脸上一瞬时光彩夺目,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

院子里的人,同时听到虞细细这般清脆的笑声音,两个粗使妇人脸上顿时显现出悲容。而方正和吉言两人脸上浮现一抹笑意,转瞬间又开始担忧起来。木根的神情还是一脸紧张的盯着那间房门,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牢那房门。

房内江婉沐瞧着这样的虞细细,心直直的往下沉。虞细细笑毕后,望着江婉沐说:“你来了,正好。我有事要同你细细说一番。我们母女一场,我也该对你有一个交待。你有事想问我,你现在可以直接问?”江婉沐直直的跪下去,闭眼后再睁开眼,问:“你悔不悔?”虞细细听江婉沐这话,再次轻笑起来说:“这些年,我自已也是一次又一次对自已问这话。”

江婉沐瞧着虞细细,听着她大声音说:“不悔。我不悔。”江婉沐脸上苦涩难当起来,转而她听到虞细细低低声音,说:“有时,我想着当日要是听了兄长的话,在家里用心看书不出门,一切就不会如此。就象是命中注定一般的相遇,我付出所有,换来一场空虚。、、、、、、。”长长而细细的声音,婉转而暗哑的在房间久久的响起。

虞细细最后对江婉沐说一句:‘我累了,睡了。’她说完后,安心的静静沉睡下去。江婉沐缓缓站起来,颤抖着手,凑近她鼻子下面,感觉到她浅浅的呼吸声音。她轻轻的挪动着脚步,往门口走去,她的一张小脸上淌满了泪水,眼中有着掩蔽不了的悲意。

江婉沐出房间后,直直的走进雨中,吉言冲进雨水里,要给她遮挡着,给她伸手阻止,说:“天热,淋淋雨好。”方正拉开院子门,木根立在院子门一边,瞧着一脸雨水的江婉沐,忍住到嘴边的话语。江婉沐出虞细细的院子门,瞧到奔跑过来的问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着急的小厮。问春瞧到院门口的江婉沐时,手指着她,尖酸刻薄的说:“姨娘不想见你。”

江婉沐抬眼望着她,雨水从头淋进她的嘴里,她淡淡说:“姨娘说累了,现已安睡。”问春不相信的望着她,两手一伸对着她扑过来,说:“你骗人,姨娘许久未曾安睡过。”木根上前一把挡住她,低声怒吼:“她是姨娘的亲生女儿,那有做娘亲的会不想见女儿。”问春听这话停下来,江婉沐从她身边缓缓行过去。

多谢书友蕾**蕾的长评,很喜欢看到这样的长评。

推存好友的书:《重生之十倍奉还》书号2225797前世,她被最不可能的人陷害了。一朝移魂,她定要十倍奉还!她用一身所学经营今生,一鸣惊人。

她用机智谋略扳倒对手,强势回归。人生得以重来,名利、金钱、美男要“三收”。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高,谈&自已将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 车的少&雪花滑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订下口&.她知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