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根娘亲瞧明白了江婉沐眼里的苦意,她佯作也没看见了通常,不是笑容可掬的转话题,对江婉沐说:“前一阵子,木根帮你打探的事情。他说有眉目,他是这样说的‘东富西贵,东城有许多新奇有趣的东西,让你以后有机会出门时,再行远一些路,往东城瞅瞅。你到那里,细细地瞅瞅木根娘亲这话听得江婉沐眉目舒展开来,她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才弄明白,宁朝的京城里,除去皇家宫殿外,人们口中还暗自分成四个城。江婉沐见识少,对许多的事情,都只能一知半解的去了解。她望着木根娘亲说:“奶娘,江家现在这里算东城还是西城?”木根娘亲听这话,左右望望说:“这话可不能乱问。老爷们在朝中为官,家里上下人,说话还是要注意。。...

木根娘亲瞧明白江婉沐眼里的苦意,她佯装没有看见一般,而是笑容可掬的转话题,对江婉沐说:“前一阵子,木根帮你打听的事情。他说有眉目,他是这样说的‘东富西贵,东城有许多新奇的东西,让你以后有机会出门,再行远一些路,往东城瞧瞧。你到那里,细细瞧瞧,也许会有你要找的东西。’”

木根娘亲这话听得江婉沐眉目舒展开来,她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才弄明白,宁朝的京城里,除去皇家宫殿外,人们口中还暗自分成四个城。江婉沐见识少,对许多的事情,都只能一知半解的去了解。她望着木根娘亲说:“奶娘,江家现在这里算东城还是西城?”木根娘亲听这话,左右望望说:“这话可不能乱问。老爷们在朝中为官,家里上下人,说话还是要注意。

那个东城富得滴油,是有名的店家和顶级商人所在地。西城那里都是古老的世家名门贵族和高不可攀的大官。江家大宅在南城,稍稍靠近西城,也算是相当不错地段。”木根娘亲细细的对江婉沐介绍一遍,最后她感叹的说‘小姐,如果不是老老大人壮年早逝,现在江家应该也是住在西城。’

江安和的祖父生前是正二品官员,是江家的传奇人物。现在的老祖宗是他的续弦,听说他的结发之妻无子早逝,家有老父母,余有妾室庶子,正是一团乱时,老祖宗在这样的情形下,嫁进江家主理江家内宅。她进江家后,连续生得两个嫡子和一个嫡女。特别是她上能孝顺婆家长辈,下能安抚妾室和庶子们,中间还能赢得老大人的信任。

她丰厚的嫁妆和八面玲珑的交际手段,造就江老大人壮年时,凭借着单纯的书香门第,能官至正二品的传奇。江老大人早逝后,人们在惋惜同时,对她也是格外的尊重.江家在老大人去后,仿佛一代不如一代。江家的下人们,背后忆苦思甜时,难免会想到那位老大人,顺便遥想他如果活着,江家的家世可以雄厚的程度。。

木根娘亲说完这习惯总结语后,抬眼瞧到眼中有笑意的江婉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对江婉沐说:“大家都这样说,有时我想想也是这样的。”江婉沐想着老祖宗拒绝面见她,却对嫡母和她的二子一女相当的好,江婉沐觉得这里面有老祖宗移情的成分。她将心比心,有时也无法去怪责嫡母难容下虞细细和自已。

木根娘亲瞧着江婉沐,想想赶紧说:“小姐,东城那里,你不要轻易去。那是看衣服说话的地方。你想要啥东西,让木根去找。”江婉沐笑瞧她一眼说:“我扮成小厮,为我家主子去瞧瞧地方。有眼光的店家和店员,都不会排拒我。”木根娘亲听这话,觉得酸涩起来,小声音说:“前一阵子,大小姐带着二小姐和四小姐,她们一起去了东城成衣店铺,听说是一起帮眼瞧大小姐的嫁衣,顺带准备二小姐的亲事。”

江婉沐听得浅浅笑起来,自已的亲事,以后会是江家的鸡肋。吉言从院子外面进来时,她望一眼木根娘亲和江婉沐,神情紧张的说:“我瞧着小江婶子,带着大夫往虞姨娘处去。”江婉沐神色阴郁起来,如果不是病重,大夫不会这个时间赶来。木根娘亲站起来,望着江婉沐说:“你别着急,我一会得到消息,送饭菜时,叫吉言娘亲同你说。”

木根娘亲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低声音对江婉沐说:“小姐,姨娘暂时不想见你,你不要硬撞着去看她。她要是气极病重,对你和她都是极其不好的事。”江婉沐微微站起来,望着她说:“奶娘,你忙去吗。我心里有数,不会去冲撞姨娘。”

木根娘亲出去,拉着吉言到院子里,小声音说一会话。吉言进来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江婉沐,轻声说:“婶子要我守着你,还说至少今天一定要守住小姐。”江婉沐抬瞧瞧着她,轻轻的‘嗯’一声,端来自已写字用具,站好身姿,悬肘在桌面练习写字。

春天将过去,病重的虞细细,仍然坚强的活着。大夫来过一次又一次,江婉沐的心,提起来一次又一次。每次她知道虞细细没事时,心里庆幸不已,同时隐约觉得自已的确是虞细细所生的女儿。她同样的自私,明知那人已经不想活下去,却仍然希望她能活得长久些。哪怕母女不相见,至少江婉沐觉得这个世间,还有这么一份血脉之情,可以牵挂。

夏天来临时,虞细细的病情再次告急。江婉沐特意在晚上,赶去她的院子,同问春说:“问春,我想见见姨娘,和她说说话?”问春瞧着江婉沐轻轻摇头说:“小姐,姨娘不想见你。我昨天问过她,有没有人想见?她说没有一个人想见,她就想这么静静的睡去。”江婉沐静静的瞧着问春红红的眼睛,喃喃道:“大老爷有没有来瞧过她?”

问春的眼里,顿时涌起恨意和悲意,她对着江婉沐摇头说:“大老爷派他身边人,过来问候过姨娘。让姨娘好好休养身子,万事不要多想。”江婉沐听得这一句话,再问:“大老爷一直没来过吗?”问春瞧着江婉沐的眼光,恨意泛起:“小姐,你要是生为男子,又有出息,大老爷或许会来同姨娘说说话,姨娘也不会沦落到今日,要生不得生,要死不得死。”

江婉沐被问春眼里的恨意,震惊的倒退两步,她这时想起来,问春待她一直是不愠不火。她以为是问春性情问题,现在瞧着问春,虞细细身边最贴心人,原来也是这般的暗恨着自已。江婉沐苦笑的瞧着她,说:“问春,是男是女,由得着我选择吗?问春你还是仔细问过姨娘,她要不要与我见一面,母女两人能说说话。

我和她母女一场,是善缘还是孽缘,终归要问过姨娘。而不是由你帮着姨娘做主,这个主你也做不了。”问春听江婉沐这话,冷冷而刺耳般的轻笑起来说:“小姐说过,你就是她的孽缘。”她在江婉沐怔愕中,伸手把江婉沐和吉言推出院子,然后当着她们的面,冷笑着合上院子门。

多谢书友sissi2011赠送了礼物100起点币,多谢你的支持,让我坚持多更一章。多谢各位书友的支持,多谢各位的打赏,推存票和书评。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08)

我要评论
  • 高,谈&的江婉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 那边亭&着江婉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