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十,江家热闹的场面。过完年的,虞细细地再度生病了,她的病情,在江家只激发起浅浅一句问话。江大夫人对江大老爷说:“大夫看过虞姨娘,说她的身子不佳,怕是也没多久的日子。爷,你那天抽时间去瞅瞅她,顺道同她说说话的,劝慰一下她的心怀。”江大老爷如何回话,也没人天气稍暖,江婉沐换好粗布小厮衣,对着立在她房内的吉言说:“我要出去一阵子,不管任何人来,你帮我挡下来。不过,一般是没有人来我的院子里。”吉言一脸担心的望着江婉沐说:“小姐,你还是等木根哥有空,让他陪着你一块出去。”木根人渐大,他长得机灵,性子格外乖顺,他受江家外面管事青眼有加,有时会带着他出门去做一些事。。...

年初八,江家热闹。过完年后,虞细细再次生病,她的病情,在江家只激起浅浅一句问话。江大夫人对江大老爷说:“大夫看过虞姨娘,说她的身子不佳,只怕没有多久的日子。爷,你那天有空去瞧瞧她,顺便同她说说话,宽慰一下她的心怀。”江大老爷如何答话,没有人知晓。只知江家上下人再次皆知江大夫人贤能体贴,待人不计较。

天气稍暖,江婉沐换好粗布小厮衣,对着立在她房内的吉言说:“我要出去一阵子,不管任何人来,你帮我挡下来。不过,一般是没有人来我的院子里。”吉言一脸担心的望着江婉沐说:“小姐,你还是等木根哥有空,让他陪着你一块出去。”木根人渐大,他长得机灵,性子格外乖顺,他受江家外面管事青眼有加,有时会带着他出门去做一些事。

江婉沐听吉言这话,赶紧同她说:“你下次有机会见到木根,不许同他乱说,我出门的事情。吉言,我出去,找找机会,长长见识,将来才不会被人骗。”吉言听后,一脸不赞同的样子,瞧着江婉沐说:“小姐,外面很乱。你别想着去找事做,我以后做针线活养我们两人。”这话听得江婉沐笑起来,伸手摸摸她的头,夸她说:“好。我等着你养。还过我还是要出去。”

江婉沐顺着下人们出入的后门走出江家,她现在还未到发肓时期,穿着小厮衣服,瞧上去只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出江家后门,转至正街,她沿路打量街上的店铺,瞧着门口招人的注明,偶尔她瞧得太久,也会给店家瞧中她,把她叫进去问话一番。江婉沐一脸笑容,听着店家的问答和要求,最后只能笑着婉拒店家的好意。

江婉沐细细打量着这些店铺,瞧仔细招人注明,知道大多数店家要的店员,一要年纪小的男子,二要签订长期签约。一般要十年之久,还要订下师徒名份。江婉沐知道有师徒名份后,不管这约期多久,店铺不倒,店家要你,你就不得不继续做下去。弟子听从师傅的话,是天经地意的事。江婉沐问得几家后,她对做店员这一行,不得不死掉这份心。

江婉沐趁着午后,后门来往的人少,她悄悄的从后面江家,回到自已的院子里。吉言在她的房间里,望到后,她笑着轻拍胸说:“小姐,快。用些饭菜。”江婉沐坐下来用餐,听着吉言说着院子里要长的草和花这类事。江婉沐吃完饭,用帕子擦拭干净嘴,望着吉言还欲张口,又强忍着不说的样子,笑着对她说:“还有什么事没说出来,趁我这会有空,你快说吧。”

吉言打量她好几眼,小声音说:“小姐走后没多久,大小姐和连少爷过来。他们两人说,好久没有见小姐,想和小姐说说话。”江婉沐听到这话,直觉得是自已的耳朵不对劲,听错了话,她望着吉言问:“吉言,你把他们的客气话,误认为他们要来和我说话?”吉言对着江婉沐摇头说:“小姐,我没有听错话。是大小姐和连少爷两人说的,他们一人对我说一次。”

江婉沐听后觉得那对未来夫妻,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事已至此,两人还要到她面前粉饰太平,扮演着好姐姐和未来好姐夫的角色。江婉沐瞧一眼吉言问:“你怎么回拒他们的?”吉言有些脸红的望着江婉沐,说:“我按小姐说的做,我让他们在院门口等,我拍打小姐的房门,大声音问小姐见不见?然后贴着门听一会。回头我对他们说,‘小姐说不见。’”

江婉沐听得笑起来,夸吉言说:“聪明。不过这法子只能用一次,下次不能再用。下次我出去,你不管任何人来,说要见我和我说话,你直接对那人说‘小姐说不想见人。’然后你低头,再想些不高兴的事情,再慢慢的说‘小姐说要是我去吵闹她,她会拿棍子打我’。”吉言张大嘴巴,望着江婉沐说:“小姐,我要是这样说,你的名声会变坏。。”

江婉沐瞧一眼吉言,只有在她的心里,自已还有好名声。其实不管在江家,还是在江家外面,她早已没有好的名声,可以供人谈论。江婉沐安抚着她说:“说一次这样的话,不会影响我的名声。但这话也只能用一次。”吉言有些不高兴的望着江婉沐,小声音说:“小姐,你现在年纪小,出去找事也不顶用。”她的话语在江婉沐似笑非笑的眼光中,渐渐的消失。

江婉沐年后,听说虞细细病情的事情,原本想着上门去瞧瞧。结果她还没来及动腿,问春专门赶过来,同她说:“小姐,你待姨娘的好,我瞧在眼里。姨娘其实心里也明白,只是她每瞧你一次,便要想起许多事情。她现在病情,不能再受刺激,不如你慢慢等着,等到她说要见你时,你再去见她。”

吉言瞧着江婉沐想起问春的话,渐渐消失的笑脸,她想想小声音说:“小姐,送饭菜的婶子,过来说,今天早上,姨娘那里要了白粥和青菜。想来已没啥大事。”江婉沐望着吉言,见她眼中的神色,顿时感觉到好笑起来,自已越活越活回去,竟然让一个年纪小小的女子,来担忧自已的情绪。

江婉沐望着吉言说:“嗯,姨娘能吃就好。”江婉沐拿出笔和干布,她又端来水盘,她对站在原地不动的吉言说:“你不是说要做针线,养活我吗?你还不去拿你的针线活来做。”吉言笑着把饭菜盒提起来放置一边,点头对江婉沐说:“小姐,我再练手一阵子,可以让我娘亲想法子,帮我从林婶子那里接活做。嘻嘻,小姐,我相信你,才把大秘密跟你说。”

江婉沐听她这话,没好气的望着她说:“我明白,这话不能再让旁人知道,到时会害死人,对吧?”吉言听后肯定点头说:“嗯,到时林婶子会挨打,说不定会给打死。”江婉沐佯装怒眼瞪她,水眸闪闪说:“原来我在吉言眼里心里,是一个会害人的主子。”吉言已走路门口,瞧着江婉沐这样子,赶紧回转过来,对她说:“小姐,我没那意思。”

江婉沐最喜欢瞧吉言着急时,红透的一张小脸,水嫩嫩粉嫩嫩。她‘卟哧’一声,笑起来说:“快去吧。”吉言打开房门,院子的门拍响,木根娘亲在外面叫着‘吉言。’吉言快快的应一声‘来了。’她脚步轻快的跑去开门,房内江婉沐把桌面上东西,再次放置一边。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98)

我要评论
  • 正踩着&背对着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来的良&,牙齿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