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和吉言回院子里,各自回房间清除容妆。江婉沐坐在桌边,一小口一小口喝着冰水,听着院子外面的动静。外面仅有风雪声音,小江家的说要来清除院子里雪的小厮,瞧着这情形,怕是是一句可以用来抚慰她们的空话。江婉沐越打坐房中,越会觉得这晚上,是如此的漫长的旅程,江婉沐越静坐房中,越觉得这一天,是如此的漫长,仿佛时间无止境的慢慢挪动着。她打开房门,轻轻拍打吉言的房门,对着房内人说:“吉言,我开始铲雪了。”她不待吉言答复,已轻步拿起屋角处的木板,走到院子里,开始从中间那条路上铲雪。。...

江婉沐和吉言回到院子里,各自回到房间清理容妆。江婉沐坐在桌边,小口小口喝着冰水,听着院子外面的动静。外面只有风雪声音,小江家的说要来清理院子里雪的小厮,瞧着这情形,只怕是一句用来安抚她们的空话。

江婉沐越静坐房中,越觉得这一天,是如此的漫长,仿佛时间无止境的慢慢挪动着。她打开房门,轻轻拍打吉言的房门,对着房内人说:“吉言,我开始铲雪了。”她不待吉言答复,已轻步拿起屋角处的木板,走到院子里,开始从中间那条路上铲雪。

吉言的房门快快的打开,她望着已弯腰的江婉沐说:“小姐,我也来。”江婉沐抬头望她一眼说:“好。我们把过路上的雪铲净,再把院子里的雪挪出去。”院子里只有铲雪的声音,江婉沐低垂下眼眉,手上机械化的铲雪,脑子里却思索许多。

中间路上的雪铲干净,江婉沐自在的活动身子,搓搓冻僵的双手。吉言听听外面的动静,打量下江婉沐的神色,试探的说:“小姐,我们要不要把院子里堆积的雪,移一些出院子?”江婉沐示意吉言跟着自已活动,说:“我们搓搓手,一会尽量多铲雪出院子。多做点事,晚上也能早些睡着。”

院子门打开着,吉言在院子外,江婉沐在院子里,两人一内一外配合默契的行动。吉言渐渐的开怀起来,对江婉沐说:“小姐,我前面其实有两个哥哥,只是那个小哥哥,出生没多久,便生病没有了。我前一阵子才知道这事情,我心里觉得难过,跑去问我娘亲,她还伤心吗?我娘亲伸手打我,说‘伤心有用吗?再说,她也没有时间伤心。’”

吉言说完这话,突然觉得自已说错话,移到两人交接的院门口,对递雪出来的江婉沐说:“小姐,我又乱说话。”江婉沐听后叹息着说:“你娘亲说得对,人已经没有,伤心有何用?事过境迁,有时间伤心,不如去多想想如何活下去。”吉言瞧一眼江婉沐的神色,小声音说:“我一会去瞧瞧虞姨娘怎样?”

江婉沐想着虞细细对自已的排拒,对吉言轻摇头说:“你这两天都不要去打探她的事,她现在很注意外面动静。如果再惊了她,我怕会加重她的病情。她有事,问春会过来同我说。”吉言端起雪,望一眼江婉沐说:“小姐,你别伤心,虞姨娘那样说话。只是一时糊涂说胡话。我娘亲说‘天下的娘亲,都爱自已的孩子,’”

江婉沐听吉言这话,微笑着说:“吉言,我没事。你快去倒雪。”江婉沐知道天下做母亲的人,不会人人都爱自已的孩子。她是撞大运,撞到江安和这样一个冷血生父,碰到虞细细这么一个生母,两人对自已所生女儿,因对方的一半之缘,对她是不爱又恨纠结不清,最后两人都选择不相见她。这当中,虞细细待她还算有份亲情在,多少顾念着她一些。

江婉沐听到距离院子外,越来越近的喧哗声音,她赶紧走向院门口,对走向远处的吉言,叫:“吉言,快回来。”她叫声稍停,转身回来的吉言面前,便砸来一团雪球。吉言惊慌往后退两步,却又滑倒在地。江婉沐赶紧跑出院子门,伸手拉起吉言,拖着她快快的奔回来院子里,反身合上院子门,用力拴紧院门。

吉言的嘴动了动,给江婉沐的冰手,轻轻捂住。院子外,说话的声音,欢笑的声音,越来越接近。远远的传来一个少年男子粗哑着嗓子说:“咦,我刚刚顺手砸的雪球,在这个院子门口。”另一个清爽嗓子的少年说:“连小弟,你的功夫越为越深,现在可以把雪球砸这么远。”院子里的江婉沐和吉言两人同时松一口气,抬脚要往房间走,又听到外面的说话声。

“江家大小姐的容貌品性的确好,连四哥的眼光好,江大小姐这样的人,愿意下嫁与他。”这人一说完,换来另一个少年男人‘哧’一声,说:“下嫁?江大小姐会是下嫁的人吗?连子墨虽说只是庶长子,可是他的嫡弟尚小,等他的嫡弟大了,他也在连家站稳了脚步。江大小姐不是蠢人,她的父亲更加精明,嫡亲的女儿,亲事上面,一定是想了想。”

另一个不耐烦的嗓音响起,少年说:“两家亲事算成了,两家长辈谁算计谁,由得我们这些客人,在背后说话吗?一个个给我住嘴,我听得多了,觉得烦人。男人怎能和女子一般,乱说是非。嗯,我刚刚明明听到这边有人说话声音,这会人去哪里了?这江家的下人们,是不是见不得人,一个个有爱躲躲闪闪的毛病?”

吉言听这话眉眼稍动,江婉沐已伸手扯住她。吉言抬头望着江婉沐,见她轻摇头示意,她便停滞在原地。“小王爷,大约是这院子里的人,我们去拍门,叫躲藏的人出来。”另一个讨好的声音响起。院子的门给人拍响起来,‘咚、咚、咚。’一声比一声沉。

江婉沐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全是一些年轻男子说话的声音,没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她站在院子里,由着院门外的人,重重的拍打着门,摇头阻止想上前开院门的吉言。江婉沐想着外面的人,应该是连家一起来的人,听上去还有连家嫡系的人。这样一堆的人,如此激昂的拍打着院子门,他们要寻点事发落自已和吉言,是轻而易举的事。

院子内外人相对峙着,院子内的人静默无声,院子门外的人拍门不止。直到一声非常耳熟的声音响起:“小王爷,几位爷,怎么走到这偏僻处来?嘻嘻嘻,这院子门不用再拍,院子里是想同我家爷订亲的傻子三小姐,我家爷性情好,这三小姐就想赖上他,也不瞧瞧她那品性容貌能相配吗?”

江婉沐听出外面说话小厮,是常跟在连子墨身后的人。几次见他是相当温顺的跟在连子墨身边,很能见眼色行事的小厮,未曾想过他背后是如此嘴贱。吉言的神色恼怒起来,抬眼望到平和的江婉沐,她又低垂下头。

江婉沐能听得到自已心跳的声音,在一声又一声急促的拍门声音中,她总算等来阻止的人。连子墨的声音在外响起:“小王爷,几位兄弟,可是要进这院子里赏雪?”院子门外的人,停了手,‘哈哈哈‘笑着说:“瞧瞧这掉色的门面,这院子里有啥雪好赏?我们只是想把那躲藏的下人,捉出来瞧瞧。”

院子外,连子墨轻声音说了一句话,换得那群少年人哄堂大笑起来。当中有一个说:“好,我们跟着你去赏江大小姐说的好景。”人散去,江婉沐和吉言进房。

一直想着要不要写这一章,后来决定还是要写这一章。多谢一直支持我的书友们。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43)

我要评论
  • 的前行&着江婉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 的好处&只能默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