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我以为自已眼睛花,迎面而至而至的虞细细地,她一身粉嫩的花叶绵袍,脖子上还围在粉粉的围脖,衬得她那张还更年轻的脸,春花如玉般的绚烂。最尤其是她的脸上也没平时的泪水,居然有着宛如昙花般的笑容。她整个人美得虚幻,在白雪中行来,犹如在仙境中一起漫步般,潇洒自如果没有紧随在她身后的两个妇人,如果没有同样呆滞中的江婉沐和问春两人,虞细细便是天地间唯一的仙人。虞细细走近江婉沐面前,她低头细细的打量着江婉沐很久,她用低柔的语声,问:“你不伤心吗?”江婉沐现时不觉得自已伤心,反而担心虞细细已伤心至魔障,抬头小心翼翼的瞧着她,低声问:“你还好吧?”。...

江婉沐以为自已眼花,迎面而来的虞细细,她一身粉嫩的花叶绵袍,脖子上还围着粉粉的围脖,衬得她那张还年轻的脸,如花如玉般的灿烂。最特别是她的脸上没有平日的泪水,竟然有着宛若昙花般的笑容。她整个人美得虚幻,在白雪中行来,如同在仙境中漫步般,洒脱自在而飘逸。

如果没有紧随在她身后的两个妇人,如果没有同样呆滞中的江婉沐和问春两人,虞细细便是天地间唯一的仙人。虞细细走近江婉沐面前,她低头细细的打量着江婉沐很久,她用低柔的语声,问:“你不伤心吗?”江婉沐现时不觉得自已伤心,反而担心虞细细已伤心至魔障,抬头小心翼翼的瞧着她,低声问:“你还好吧?”

虞细细并不答江婉沐的话,再一次声音稍大些冲着她问:“你不伤心吗?”她执意要听到江婉沐的回答,那两个妇人已走到她的身后,两人要伸手扯着她时,江婉沐望着两个妇人说:“她已经往回走,你们由着她方便吧。”虞细细听江婉沐这样说话,转头望着两个妇人,淡淡的说:“你们爱跟就跟,可是不要来阻碍我的行事。”

虞细细转过头,再一次望着江婉沐的眼睛,问:“你不伤心吗?”问春见她一次又一次冲着江婉沐问,她站在一旁神色紧张的示意江婉沐回答。江婉沐仔细的打量着明显不对劲的虞细细,总觉得眼前这人,并不是来听自已的答案,她只是想听到一个满意的回声。

江婉沐微闭上眼,她再睁开眼时,眼神黑白分明,淡淡的开口说:“有何事值得我伤心。”她小脸淡定,神情明显的淡薄。虞细细听她这话,却怔忡些许,望着她突然的大笑起来,笑弯下腰后,她再抬起头,她的眼里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淌,脸上却有着异常灿烂明亮的笑容。江婉沐望着这样的她,心里非常的难受,她伸出手要去扶持虞细细,她站直闪避开去。

虞细细挺直身子,静静的低头望着眼前这个小女子,她脸上的泪水,还是涟涟不断绝往下淌,美丽的脸上已消失笑容。这样的虞细细,反而让江婉沐略松一口气。虞细细望着江婉沐打量,从头到尾,仿佛从前从未见过眼前这个人一般,仔细而透彻的观测这个人。一会她闪开江婉沐,抬步往前走,嘴里喃喃道:“你是江安和的女儿。”

江婉沐听虞细细这话,却大惊失色。虞细细语气里有一种彻底的放弃,江婉沐心慌的冲上前去,挡住虞细细的去路,望着她肯定的说:“我是你唯一的亲生女儿,是你的亲人。”虞细细停下脚步,布满泪痕的脸,望着她眼神却飘忽不定的说:“可是我很伤心,从来没有过的伤心。

大小姐现在订下的这门亲事,是我唯一能为你谋取的好亲事。她是我少年时最好的朋友,她的性情温顺待人体贴。我觉得订下这门亲事,你嫁过去,日子会好过些。可是现在却为她人所夺,众人都在欢笑。我看到她脸上欢快喜悦的笑容,为什么,她曾是我最好的朋友?”虞细细望着江婉沐问,两个妇人听这话,不由地往后退几步,问春的脸上已爬满泪水。

江婉沐听她这话,泪忍不住掉下来。在家人放弃虞细细后,她心目中的爱人紧跟着放弃她,她觉得可靠的朋友,再一次当着众人的面放弃她。虞细细自已答复:“是我做错事吗?他的诺言,原来只有一盏茶的时间。我从前的幸福快乐,只有一柱香的光阴。现在的悲伤绝望,却是一天又一天,我看不到尽头。

我觉得好累,众人的目光,让我瞧着好累。为什么,那些笑逐颜开的日子,就这般的短暂如梦?为什么,我找不到回去的路?我好累好累,却没有路可以回。”虞细细伸手紧握着江婉沐的双肩摇晃着问她。

江婉沐无意中抬头望到问春,从她的眼中望到同样惊惶失措的自已。江婉沐抬头望一眼虞细细,看到她空茫的眼神,她的嘴动了几下,开口说:“你还有我。我会长大,我们的日子会好过一些。”虞细细听她这话,却突然大笑起来,松开双手,倾身盯着江婉沐的眼神,眼里有着深深的恨意,她大笑着说:“我看不到听不到你的伤心。你知道吗?我不想见到你,

你的眼神太过淡薄,就象他从前瞧着我的样子。你是他的女儿,我恨你。这白茫茫的大地,只余我一人,这天真冷。”问春瞧一眼脸色惨淡的江婉沐,伸手扶持住虞细细说:“小姐,天冷,我们回吧。”虞细细顺着她的意,同她一块往前走,余下江婉沐怔然的望着她的背景。问春回头望一眼江婉沐,眼神同样有着无奈。

两个女人停下脚步,对问春说:“问春,天气太冷,虞姨娘身子不好,你早些带她回去吧。不要再让她出门。”问春望着她们两人,缓缓说:“多谢两位好意。”吉言这时已奔过来,她正好听到虞细细的尾话。她过来扯着江婉沐说:“小姐,我们回去。天冷,以后找人的事,叫吉言来。”两个妇人望一眼呆立在雪中的江婉沐,眼里有着浅淡的怜悯。

两个妇人当中一人对吉言说:“吉言,陪你小姐回吧。大小姐和连少爷的亲事已定妥,成亲的日期,两家也说定了。”吉言听这话,赶紧望着江婉沐,见到她仿佛没有听到这话一般,眼神直直的盯着虞姨娘去的方向。两个妇人见后,同样示意吉言小心着江婉沐,当中一人轻声音说:“吉言,你要是怕三小姐失常,你回去后,关好院子门,想法子躲起来。”

江婉沐站在雪地里,有生以来,她第一次觉得这雪下得好,越大越好。大地很快就覆盖住所有的痕迹,虞细细和问春的脚印很快消失在雪地上。江婉沐设想过虞细细不想见自已的原因,是与江安和有关联。觉得她每见自已一次,都会想起那个负心人,她这些年,一直淡定的接受现实。

吉言望着怔愕站着的江婉沐,瞧到她的眼神空茫一片,伸手拼命推动着她说:“小姐,你是个好人。虞姨娘太伤心,她才会这样乱说话。”江婉沐给她晃动的惊回神,望到她眼里的惊慌神色,回神过来后,她对吉言说:“雪大太,我们回去铲雪吧!”她伸手抹去脸上往下淌的泪水。

吉言瞧着她,突然的蹲在雪地上,她‘哇哇’的大哭起来说:“小姐,你哭吧,我每次哭过后,心里舒服。”江婉沐已把脸擦拭干净,她乍一听吉言的哭声,脸上出现愕然般的笑意,可是转瞬间,听到吉言的话,她的泪重新掉下来,她伸手扯起吉言说:“吉言,我们走吧。”

多谢书友阿曼达米斯鼠,赠送了礼物100起点币,多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和书评,多谢各位书友的支持和鼓励。因今天临时有事,稍晚更一些。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37)

我要评论
  • 目光,&转身顺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