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餐后,江婉沐和吉言拾掇好碗筷,置放入饭盒中。院子门外,风雪声中,传来妇人的拍击门声音,除了大声嚷嚷声音:“吉言,吉言。”江婉沐瞧向吉言,听她吃惊的说:“是小江婶子叫我,前面这么忙,她找我有什么事吗?”江婉沐自是明白此人,她是嫡妻的心腹,所以也是江婉沐眼神阴郁起来,她的小脸绷紧起来,双手握紧后,百般忍耐般对吉言说:“吉言,把饭盒提出去。我休息一会,一会我们去院子里铲雪。”吉言望着明显不高兴的江婉沐,把两个饭盒送出房门外,小心的关上房门。江婉沐在房中,恨恨的盯着房门,这种的日子,她还要忍耐多久,才能到头。。...

用过餐后,江婉沐和吉言收拾好碗筷,放置入饭盒中。院子门外,风雪声中,传来妇人的拍打门声音,还有叫嚷声音:“吉言,吉言。”江婉沐瞧向吉言,听她惊讶的说:“是小江婶子叫我,前面这么忙,她找我有事吗?”江婉沐自是知道此人,她是嫡母的心腹,应该也是她最相信的人。

江婉沐眼神阴郁起来,她的小脸绷紧起来,双手握紧后,百般忍耐般对吉言说:“吉言,把饭盒提出去。我休息一会,一会我们去院子里铲雪。”吉言望着明显不高兴的江婉沐,把两个饭盒送出房门外,小心的关上房门。江婉沐在房中,恨恨的盯着房门,这种的日子,她还要忍耐多久,才能到头。

院子里,吉言笑着打开院子门,站在院门口对门外妇人问候着:“小江婶子好,有事找我吗?”小江家的眼光望向院子里,笑着打量院子里一会,说:“吉言,三小姐院子里没有以前那样多的积雪,你是能干人。”吉言笑笑说:“小姐和我一起铲雪出院子。”小江家的一听,赶紧问:“你家小姐一会还会和你铲雪?”

吉言笑着说:“是,早上雪太太,没有铲雪。刚刚小姐说,一会我们两人来铲雪出去。小江婶子,你有事找我,还是要来找小姐?”小江家的望一眼吉言,大声音说:“夫人说雪太大,让我过来瞧瞧三小姐和你,是否安好?你们院子里的雪,一会我叫几个闲着的小厮,帮你们铲除干净,那能让三小姐自已动手。”

吉言听她的话,笑着点头说:“小姐好,我也好。小江婶子,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关院子门,送饭菜盒去大厨房。”小江家见后笑着接过吉言手里的东西,小声音对吉言说:“我要去大厨房,顺带帮你拿过去。今天府里有大事,你守好你家小姐。”吉言仰头望着小江家的,说:“小江婶子,小姐做了错事吗?为啥要我守着她?”

小江家的脸色一沉,对她说:“夫人吩咐,你照着做就是。小孩子那来的这么多话。”吉言眼圈红起来,小声音说:“大小姐变了,小江婶子也变了。”小江家的瞪着她,好半天不说话,掉头走之前说:“你好好呆在院子里,不要给你家人惹事生非。”

吉言重重的合上院子门把门拴好,她站在江婉沐房门外,一圈来一圈去的走动着。房内江婉沐听见后,没好气的冲着门口人,叫嚷着说:“进来。实在要走,去院子里好好走几圈。”吉言听这话轻推开门,探进脑袋对江婉沐说:“小姐,你不生气了?”

江婉沐没好气的望着她,说:“我气死了,只会成全别人。我为何要生气。还不如好好想,以后要如何过日子。”吉言听这话后,笑着走进房间,挨进桌边坐下来,对江婉沐寻问:“小姐,那以后如何过日子?”江婉沐瞧着她小狗样子的讨好神情,‘卟’笑着说:“以后你家小姐我,要好好的混日子。”

吉言听江婉沐这话失望的趴在桌上,江婉沐伸手轻拍拍她,站起来在房内活动几下,听到院子门给小心翼翼的拍打着,她立时拉开房门,直接冲到了院子里,伸手回拍院门。门外问春小声说:“小姐,姨娘不见了。”江婉沐立时拉开院子门,望着脸上冒出汗水的问春,问:“怎么会不见的?”

问春一脸着急的望着江婉沐,说:“夫人今天让人送来饭菜给我们,那时姨娘还用了几口饭,我瞧着她同平时一样。然后用餐后,我就出房那么一下子,我再回房来,就没有瞧到姨娘。”江婉沐的脸色一刹那间白起来,如雪一般惨白。

江大夫人忍了多年,到这一时,借着女儿的喜事,把欢喜得意释发出来。江婉沐低声音说:“你找过那些地方?”问春望一眼神色惨白的江婉沐,说:“小姐,除去正院外,姨娘平日爱去的地方,我全去找了一遍。”

江婉沐望一眼跟出来的吉言,说:“你在院子里候着,要是虞姨娘来,你一定要把她拉住在院子里,让她不要走动。”江婉沐出来对问春说:“我们去正院附近瞧瞧。”江婉沐和问春两人往正院路上走,问春走到一半,突然哭泣起来说:“小姐,要是姨娘知道你的亲事有变,她会活不下去。她说,她还能活着,只是想看着你嫁去连家,不受她拖累,能过些好日子。”

江婉沐转头瞧一眼问春,劝说:“你不要哭,她要是不知道啥事,看到你现在这样子,心里也会怀疑。今天是江大小姐的大好日子,夫人不会让她靠近正院的。”问春听江婉沐这话,赶紧擦拭干净脸上泪痕,望着江婉沐说:“小姐,你现在不傻,姨娘也能放下心。”江婉沐目光四处观望寻找着,口里随意问着忠心耿耿的问春:“你是从小就跟着她的人?”

问春听这话,目光瞧向江婉沐,见她正四处瞧着,她移动着目光,小声音的说:“我不是从小跟着小姐的人,我是大少爷院子里的三等丫头。小姐要进江家,她身边服侍的人,全给夫人打骂后卖出去。大少爷问我愿意不愿意跟着小姐?我答应了,跟着小姐进江家。”

江婉沐一直以为问春是曾经跟过虞细细的人,没想到她竟然是虞细细哥哥院子里的人。虞家的主母,事发之时,应该是多么的痛恨虞细细身边人。江婉沐轻声问:“那你为何愿意跟她来江家?”问春略微停一下脚步说:“我本来就欠小姐一条命,

年纪小时,我因一件小小的事,落在虞家三姨娘的手里,她要把我发卖时,是小姐经过,说大少爷院子里无粗使丫头,让我去服侍。我听人说过给三姨娘卖的人,从来没有人能活下来,都是给卖到脏地方去。”江婉沐淡淡应一声:“嗯。”人还是快步往前冲去,问春紧跟在她身后。江婉沐突然停下来,问春跟着后面停下来,顺着她的眼光望过去。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86)

我要评论
  • 车凳,&着无人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比不&沐强上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