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十这天,外面飞雪,风雪声呜呜咽咽不绝的响过不停地。满世界雪白一片,江婉沐站在房外,听着近处风雪的咆哮声音,再聆听远处传来的欢笑声音,她的眉眼深锁出来。吉言从院门外进去,瞧到她脸上的愁容,走回来向着江婉沐轻点点头,说:“小姐,我刚去瞧不过问春姐江婉沐回到房中,想着问春几天前,悄悄前来说的话:“小姐,连少爷和大小姐订亲之事,我不知能瞒姨娘多久?”江婉沐当时说:“你瞧着能不能先露过音?”问春当时就摇头说:“小姐,姨娘现在心里只有那件事,不能成,只怕她也坚持不下去了。”江婉沐想了许久,最后对她说:“那只有能瞒多久,算多久。”。...

大年初八这天,外面飞雪,风雪声呜咽不绝的响过不停。满世界雪白一片,江婉沐站在房外,听着近处风雪的咆哮声音,再倾听远处传来的欢笑声音,她的眉眼深锁起来。吉言从院门外进来,瞧到她脸上的愁容,走过来向着江婉沐轻点头,说:“小姐,我刚刚去瞧过问春姐姐,她说她会注意守着虞姨娘。”江婉沐听这话眉头舒展一些。

江婉沐回到房中,想着问春几天前,悄悄前来说的话:“小姐,连少爷和大小姐订亲之事,我不知能瞒姨娘多久?”江婉沐当时说:“你瞧着能不能先露过音?”问春当时就摇头说:“小姐,姨娘现在心里只有那件事,不能成,只怕她也坚持不下去了。”江婉沐想了许久,最后对她说:“那只有能瞒多久,算多久。”

江婉沐坐在桌旁,想到虞姨娘,在心里暗叹不已。她坐在桌旁一直静默不语,吉言也比往日沉静许多。江婉沐心事沉沉,站起来去把吉言写过字的纸,重新翻出来,坐下后,在背面一张又一张利用起来写字。她低头写字,很久很久听吉言说:“小姐,你的字比连少爷写得好。”

江婉沐听吉言这话,嘴角泛起笑意,望着吉言点头说:“他的字比他的才名要差许多。不过,你初学用他的字做字帖,尚可以应付过去。以后我给你写字帖用,你好好练习,不要再让人当着我的面,说你的字难看。”

吉言听后嘟着嘴不服气的说:“连少爷的眼光不好,脑子也不够好。”江婉沐听她这话,想想停笔,微抬眼提醒说:“过了今日,他是江家大姑爷,你以后休得在人前提起他。”吉言望一眼江婉沐,低头应:“嗯,我记下小姐的话。”

江婉沐见吉言还是一脸委曲的表情,想着她年纪毕竟还小,摇头轻笑起来说:“吉言,你是我身边人,你要是对人一而再的提起他,别人会以为是我对他念念不忘。他还不值得我如此忘不他。”吉言听江婉沐这话,眼神亮起来说:“小姐,我没想过这事。嘻,他配不上小姐,我以后不会提起他。”

江婉沐瞧一眼神情平和起来的吉言,望着绣棚上还没有动的花色,笑着说:“你静心绣花吧。”主仆两人安心坐在房内,各自做着自已的事,冻时便站起来,在房内跳动几下。时光快速飞转而过,吉言要出房门去候中餐时,已听到院子门拍响的声音。

江婉沐听着院子门的响声,眉眼有些不解起来,她还是向着吉言说:“你先问问是谁,再打开院子门。”吉言听这话后出房间,一会后,两个妇人捧着高高的饭菜盒,跟在吉言的身后,笑着走进来。前面妇人笑着对江婉沐说:“三小姐,今儿府里客人多。夫人想着天冷,让我们先送些热菜给来给你用。”

江婉沐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般优待,她只是静静的瞧着妇人,由着她们把饭菜放在桌面。听着送饭菜来的妇人,对她说:“三小姐,夫人关心你。说今个外面风雪大,你的身子单薄,不要出院子门。晚上那餐,也不用吉言出去拿,我们会早些送来给你们用。”

江婉沐打量两位妇人几眼,暗想着,原来嫡母还担心自已会闹事。她笑着随意提一句:“嗯,今天听上去外面好热闹,惹得我一会也想去瞧热闹。”那两个妇人听这话,互相瞧一眼。那个一直没说话的妇人,对站在一边的吉言说:“吉言,守好你家小姐。府里今天来的贵人多,万一冲撞到贵人,我们做下人可担受不起。”

吉言听着这妇人明显警告的话,脸上有些愤愤起来,她瞧一眼神色平和的江婉沐,见她轻摇头后,对那妇人说:“江婶子,我家小姐这么多年,从来不是惹事生非的人。”那妇人还要同吉言多说两句,给另一妇人劝阻住。

她们两人当着江婉沐的面,一人扯一边把吉言直接扯出院子门。江婉沐在房内都可以听到她们在外面说的话,听得她坐在桌边摇头不已。吉言转回来时,脸上怒容难消。江婉沐见她进来,把饭菜盒一一打开,示意她坐下来用餐。

江婉沐吃着比平时丰富的菜肴,望着小苦瓜脸的吉言。见她把面前的一盘菜,用筷子翻过来又翻过去,目光恼怒的瞪着盘中菜。江婉沐吃几口饭菜后,见吉言依旧是这样,她实在忍不住开口说:“吉言,别人说别人的话,我们吃我们的饭菜。你何必气极,饿到自已的肚子。”吉言给江婉沐的声音震动,她的筷子,失手从手中掉下去,她一脸慌乱的瞧向江婉沐。

江婉沐瞧着她,轻叹息着说:“你惊慌啥?我们早几天就知道这事。今日是大小姐订亲大好事,我们没份去瞧热闹,有份跟着吃些好饭好菜。那两个妇人的话,你听后不用记太久。”吉言抬头望着她,冲口说:“大小姐抢了小姐的男人。”

江婉沐慢悠悠的夹一筷子菜送入口中,正觉得自已这些年,在江家修练得性情宽广,思维深具有高瞻性,能够由点想到面,再由眼前想到未来。她心里有着自已的小得意,这乍一听吉言这话,嘴里的菜‘卟’喷出来,还好她转头快,口里的菜,喷泉般的射出桌面外,没有脏了一桌菜。

江婉沐望着吉言,叹息说:“吉言,这笑话不好听。你家小姐我才九岁,那里有男人。”吉言望着江婉沐直截了当的说:“全府的人,都知道大小姐抢了连少爷。”江婉沐忍不住伸手抚额头,吉言这几天来,一直执着在这一点上面。不管江婉沐如何开解她,她都纠缠着这一点。只能说江婉逸从前给神化成仙人,这时突然做出人的事,让这小女子一时受不了。

江婉沐只能冷脸对她说:“快吃饭,一会饭菜冷了,我可会生气。”吉言这才低头赶紧吃饭。江婉沐本来有兴致吃的饭菜,因吉言这话,她再用几口后,实在无心再吃下去,只能放下碗筷。她想着吉言尚且如此,那一心期盼着成事的虞姨娘,一旦知道真相后,不知还能不能过了眼前这一关。

推存一些书:【依灵修仙记】懵懂小依灵遭遇EQ白痴先生……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感情都是要靠处滴。

【重生之八福晋的奋斗】悲催穿成八福晋,为了反转历史而奋斗(八哥遭遇事儿精八嫂……唉……皇子也有难念的经).

【安富尊荣】穿越到古代,种田经商有一个好男人,穿越女遇到腹黑男的故事。

【网游之酒师】】小白玩家酿成一代酒师

【大龄剩仙】师父别怕,徒弟爱你!

【重生之阎欢】看医学院毕业生林想收获圆满的亲情,友情和爱情!

【重生主持人】重生虽身体缺陷了,但心智仍在,为自己创造一个新的天地

【重生之安然处之】重生后赚钱,学习,交友,要幸福,要努力

【幸福原来很简单】重生也可以很简单的去幸福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变成半NPC玩家的奋斗生涯。

【梦落银川】八荒大地,神族女娲按照自己的样子造了第一个女人,故事由此展开。

【仙决】平凡女子的修仙之路

【原始社会女酋长】看平凡小兔女掀翻原始社会做酋长(老霸气了)

【瑾年春】罢罢罢,你若不依,我便休。且看我找个如意郎君,早早离了你。

书名:《红绣添香》一个现代“绣女”的古代幸福之路

书名:〈农家小神碗〉简介:神碗藏乾坤,种田来翻身。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52)

我要评论
  • 沐强上&碎好几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 .她知&听那婚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