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抬眼望着他,连小言向来柔和笑意的脸上,现在的怒容顿显现出出。江婉沐心里想这所以叫作恼羞成怒,但是叫作撕破脸皮无情地。江婉沐听着他愤愤不平的说出来这些话,那话里话外都替江婉逸打抱不平,一串又一串的话冒出。听得江婉沐在心里暗叹“还好,这亲事也没成。听得江婉沐在心里暗叹“还好,这亲事没有成。要不,面对一个天天记挂着自已姐姐的男人,就是想着要将就过日子,这日子一定是相当的难过,这意终究是平不下去。得不到的最好,自已就做最好的那一人吧。”江婉沐可以平静听着这话,瞧着连子墨发作后,神色渐渐的缓和下来。。...

江婉沐抬眼望着他,连子墨一向温和笑意的脸上,现在怒容顿显现出来。江婉沐想着这应该叫做恼羞成怒,还是叫做翻脸无情。江婉沐听着他愤愤不平的说出这些话,那话里话外都替江婉逸打抱不平,一串又一串的话冒出来。

听得江婉沐在心里暗叹“还好,这亲事没有成。要不,面对一个天天记挂着自已姐姐的男人,就是想着要将就过日子,这日子一定是相当的难过,这意终究是平不下去。得不到的最好,自已就做最好的那一人吧。”江婉沐可以平静听着这话,瞧着连子墨发作后,神色渐渐的缓和下来。

吉言却无法忍受连子墨这番话,她的小脸上有着愤愤不平之色,她冲上前来,冲着连子墨说:“连少爷,我家小姐有何处不对,让连大少爷这样对待她?大小姐派人在院子门口,随意问两句,原来在连少爷眼里心里,是对我家小姐非常的用心。”吉言边说眼泪边往下淌,她一直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连子墨缓和下来的脸色,又重新染上怒色,他怒眼望着哭泣中的吉言,再打量一眼已站起来江婉沐,神色格外的狰狞的冲着吉言说:“你家小姐处处都对不起我,她行事不够大方自然,人站在人堆里,显得傻木呆。你瞧,她那字写了这么久,还是这般的难看。”

江婉沐站起来,走过去捂住要再开口吉言的嘴,对她示意‘不要再说下去。’吉言‘呜咽’不平的怒瞪着连子墨。江婉沐转回头,望着连子墨淡淡的问:“你家嫡母如何看待此事?”连子墨见江婉沐并没有哭闹,神情显得平和,他的眼里同样有着诧异。

他开口说:“嫡母入连家来,她一向相当的贤慧,待我自是如亲子,她事事以我父亲心意为准。我的亲事,经父亲许可,嫡母知道后,高兴的恭喜我,说她一时为恩人所骗,错许亲事,心里一直觉得不安。现在我能得到美满姻缘,她很高兴的帮我准备成亲礼节。嫡母心地善良,要我同你婉转说明这事情,还说如果将来有好的人选,她会帮你多加注意。”

江婉沐听连子墨这话,在心里冷笑起来,好一对慈母孝子。她抬眼瞧眼里泛起喜意的连子墨,她轻轻对他点头说:“请你稍稍等一会。”江婉沐松开捂住吉言嘴的手,示意她不要再开口。她转身过屏风后面。里面传出翻东西的动静,一会,她拿着识字书和几叠画图本。

她把这些东西,放在连子墨面前说:“这是你从前送我的,现在你还是拿回去吧。笔墨纸砚已动用,无法完整的还给你,我想来你也不会太在意,到时我会消毁掉,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我多谢你一年来的照顾,也谢谢你的容忍。

我想,下次有机会再见,你已是大姐夫。我们从此之后,遵守各自应当遵守的规矩。你那话里话外的意思,我已听明白。你请吧。”江婉沐用手指指房门,示意连子墨出去。他转身出去前,想想回转头,对江婉沐说:“我刚刚说得太过了一些,其实你是一个好女子,只是我们没有缘份。”

这话听得江婉沐好笑起来,她再想想江婉逸的行事,那女子比嫡母的心肠更加硬,心思藏得更深。连子墨一心想要那样的正妻,她只有祝他好运连连。她点头赞同的对连子墨说:“我是一个难得的好女子,只是你没有福气。而我却是相当有福气,不必与你继续牵扯下去。你和我大姐,的确是一对难得的才子佳人,我祝你们事事吉祥如意。”

连子墨今天一次又一次听到江婉沐如此顺利的表达自已意思,他眼里的惊讶浮现出来,他手指着江婉沐,醒过来般的说:“你不傻。”江婉沐淡然笑起来说:“我自然是傻的,我家嫡姐同我订下口头婚约的男人,一起结伴出行,满京城的人都知晓,独独瞒下我一人。这人还要到我面前来哄着我,用来证明他的情深款款。还要听着他为胜利的人,打抱不平。”

江婉沐说到这里,笑望着满眼不信服的连子墨,淡然说:“连公子,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可是也不能认为,天下只有你们两人最聪明,别人都是傻子。我就是傻,看得多听得多,也能瞧明白谁好谁不好。美色的确是相当诱人,而我现在不用在你的眼里心里低至尘埃,对我来说便是一件大幸事。”

江婉沐原本不想显露出本性,只是她受不了连子墨明明事情已做出来,最后在她面前还要装装好人,她一时忍不住表现出来的真性情。吓愣连子墨,同样惊震吉言。江婉沐转头扯扯吉言,指着连子墨对他说:“吉言,以后不要再放这人进来。现在送客,我们不留他用餐。”

连子墨望着江婉沐,说:“原来你一直瞧在眼里,你只是不说话。原来人人看错你,你不呆不傻。”吉言冲上前去,立在他面前,哭泣着冲着他说:“连少爷,小姐是江家有名的傻小姐,你从前答应订亲时,就已经知道。你现在要悔约,小姐她呆,不同你争,你何必还要口口声声,来打击她。连少爷,你走吧,你放小姐一条生路吧。”

连子墨再望一眼江婉沐,见她端庄坐在桌前,低垂着头,还是从前那般模样,又听着吉言哭泣不成声说“小姐,她只是木一些,连少爷,你放过小姐吧。”他轻晃着头出去,喃喃道:“刚刚是我错觉,是我一时心里过意不去的错觉。”

他缓缓行出院子门后,房内江婉沐脸上浮现出忧色。吉言跟出去关好院子门,再走进房间里面,望到她的神色说:“小姐,你担心连少爷会对人说你不呆不傻?”江婉沐轻摇头:“他说也没人相信。大家只会认为他内疚,才会帮我在外放话。”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79)

我要评论
  • 左右一&年男子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