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过年节,江老太爷夫妇带着嫡长孙,在年的五天就已赶回去江家。江二老太爷一大家人,在年二十八这日,好不容易也赶了回去。江家阖家全家团圆喜气洋洋,江婉沐打坐房中,手里拿着吉言的绣绷,正一针紧一针慢的往上面添色。在桌上反复练习写毛笔字的吉言,迟疑时,伸头看见江婉沐江婉沐笑着抬头望向她,说:“嗯,这色彩我配得好,这花我先绣枝干,绣玩后再添置花叶上去。”吉言苦着脸望着绣棚上面,明显生长极其不顺利的枝节,再瞧瞧一眼那凸凹不平的线路,她小声音说:“小姐,你要是实在喜欢这花,等到天气暖和,手指灵活时,我们好好练习。”。...

又到年节,江老太爷夫妇带着嫡长孙,在年前十天就已赶回江家。江二老太爷一大家人,在年二十九这日,总算也赶了回来。江家阖家团圆喜气洋洋,江婉沐静坐房中,手里拿着吉言的绣绷,正一针紧一针慢的往上面添色。在桌上练习写字的吉言,停顿时,伸头见到江婉沐绣的图样,张口问:“小姐,你现在绣的是登喜节节高花枝吗?”

江婉沐笑着抬头望向她,说:“嗯,这色彩我配得好,这花我先绣枝干,绣玩后再添置花叶上去。”吉言苦着脸望着绣棚上面,明显生长极其不顺利的枝节,再瞧瞧一眼那凸凹不平的线路,她小声音说:“小姐,你要是实在喜欢这花,等到天气暖和,手指灵活时,我们好好练习。”

江婉沐打量一眼自已绣的花,自我感觉相当的良好,觉得自已初次练手,有这么好的水平,相当的自豪。虽说登喜节节高的花枝线路,细瞧上去有些坑坑洼洼的,可是乍一打眼,还是相当的不错,自已绣的枝节,具有现实感。江婉沐抬头望着吉言说:“不用等到天气暖和,你家小姐搓搓手,手指就相当的灵活,我继续绣下去,赶几天就把这花样绣出来。”

吉言听江婉沐这话,对自家小姐这面相当的无奈。她低头只有继续写字,而江婉沐绣着花,想着江婉娴那句话,那日之后,江家人来人往,江婉逸帮着主事,也没有空隙,同从前那般,隔三两天就派人来口头关切她几句。

外面的雪得格外的大,快到用餐时,江婉沐听着外面落雪的动静,对吉言说:“你去大厨房那里候着,端我们的饭菜回来。如果方便的话,你直接在那里用过餐再回。”吉言放下纸笔,打量一眼桌上写好的字,想想继续再问江婉沐说:“小姐,连少爷的字,写得很好吗?”江婉沐笑容可掬的打量她一眼,说:“至少那字,你还要天天练上一年时间,才能赶得上。”

吉言嘴动了动,眼神转了又转。过去的一年里,她在宅院下人中来往,听的话太多,偶然也要斗小心眼,她不再是从前那个不知事的小丫头,脸上的那份稚嫩,渐渐的消失在眉目间。江婉沐抬头望她一眼,催促着她说:“快去吧!一会人多,你又要候在那里许久。”

吉言出房间,江婉沐放下手中的绣绷,站起来活动下身子。院子门响动时,她听到吉言大声音略有惊讶的招呼声音:“连少爷好!”江婉沐听到这问候声音,同样吃惊的走向房门,雪下得如此大,已是年关家家户户要吃团圆饭时,连子墨此时来江家找自已,是有何重要的事情,一时都等不得。

房门开处,外面飞雪下,院子里,连子墨一身暗红锦袍子行在当中,白雪红衣风韵翩翩,好一个佳华风骚的少年人。吉言紧跟其后,笑着问:“连少爷,平日跟着你来的哥哥,他还在后面候着吗?”连子墨明显眉头一皱,冷声道:“我要同你家小姐说话,你在院门口候着吧。”吉言脸上的笑容收藏起来,停住脚步,她抬脸瞧向江婉沐。

江婉沐望着神色不快的连子墨,向吉言说:“吉言,你去给连少爷泡一碗热茶过来,暖暖身子。”她把房门再打开些,对连子墨说:“连哥哥,外面冷。你有事找我,进房间说吧。”她转身进了房间,把写了字的纸,拿起来放好,再伸手把绣棚和绣线盒叠放好。

连子墨进房间时,江婉沐站在桌子旁迎接她,待他静静的坐下来,她才缓缓的坐下来。连子墨拿起吉言写的字,细细端详着。他那一向张扬的眉眼,此时挂满难言的神情。连子墨细细的看过一张又一张写满字的纸,对江婉沐说:“这字还是要再用心写,笔力太弱,写时有些不够专心。”

江婉沐低垂眉眼,乖顺的点头说:“我以后会注意。”连子墨眼里浮现浅浅的笑意,转瞬间又消失不见。他仔细的往江婉沐房间打量一圈,又转回眼前的人脸上,瞧一眼她身子暗青色的棉袍,沉声说:“你家大姐照顾下,你在江家的日子,也还是没有好过多少。”江婉沐抬起头,摇头望向他,慎重的说:“家里衣食方面,样样待我齐全。”

连子墨站起身子,在房内转悠起来,眉头皱了又皱,等到他再停下来时,眼光清明锐利伤人,他低头望着坐在桌子旁的江婉沐说:“年初八是个大好的日子,我家会来江家送订亲时的首礼。”江婉沐吃惊的抬头望着他,江家大小姐、二小姐尚未订亲,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个三小姐先订亲。

江婉沐黑白分明的眼神,瞧得连子墨略微闪过眼,他转开脸过去,缓缓开口说:“两家大人前几天已商议仔细,我同婉逸两人,年初八先过首礼。成亲的日子,长辈们说我们年纪尚轻,就订在在后年的秋天,那时我们两人的年纪渐大,正是成亲好时候。”

‘嘣’打开房门外,小心捧着木器具的吉言,因为失手正快步往地上一跪,手快的抢着那往下掉的茶碗,碗里的茶水全洒掉,空碗让吉言抢在手里,抱在怀里。木器具重重的跌进房间里,一地的茶水,转瞬间浸开去。吉言一只手拿着碗,一只手拾起木器具,爬起来用力的笑着对江婉沐说:“小姐,好险,还好只是泼了茶水,碗没事,器具没坏。”

连子墨的脸黑沉下来,望着江婉沐说:“你大姐说她要来同你说一声,我觉得我是男人,这话本来应该由我来说。她现在只要想到你,心里就觉得很不安,觉得对不住你。江婉沐,我自问过去一年多时间,我对你尚是事事照顾。而你大姐姐,从前也许年纪小,未曾照顾过你,这一年来,她也是时时对你用上心。”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际上不&想起这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