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深秋,又将迎来大雪纷飞的冬天里。白雪皑皑的大地上,楼台亭阁的檐上,庭院里树枝上全挂吊着冰条。江婉沐和吉言两人站在堆积起来满雪的院子里,吉言瞅瞅两边堆积起来比人还得高的大雪堆,对拿着板子,把中间路上的雪,铲着往两边抛的江婉沐说:“小姐,我们两人把院子里江婉沐瞧着院子里的雪,瞧着不听自已答话,就一意孤行把院子门打开,把雪往外铲的吉言,想想跟着她的身后,把雪花往外铲,耳边还听着她说:“小姐,院子里虽然只有我们两人,只要我们两人天天不停的铲雪,这院子里一定会干净无雪堆积。”江婉沐听得一笑,这小女子自从摸准自已的心思后,在自已面前放肆许多。。...

过了秋天,迎来大雪纷飞的冬天。白雪皑皑的大地上,楼台亭阁的檐上,庭院里树枝上全挂吊着冰条。江婉沐和吉言两人站在堆积满雪的院子里,吉言瞧瞧两边堆积比人还要高的大雪堆,对拿着板子,把中间路上的雪,铲着往两边抛的江婉沐说:“小姐,我们两人把院子里的雪,慢慢的铲出院子,这雪堆得太高,要是压下来,会盖了我们两人。”

江婉沐瞧着院子里的雪,瞧着不听自已答话,就一意孤行把院子门打开,把雪往外铲的吉言,想想跟着她的身后,把雪花往外铲,耳边还听着她说:“小姐,院子里虽然只有我们两人,只要我们两人天天不停的铲雪,这院子里一定会干净无雪堆积。”江婉沐听得一笑,这小女子自从摸准自已的心思后,在自已面前放肆许多。

“哟,这么大的雪,表现给谁看?连哥哥今天去参加冬雪会,可不会来瞧人装可怜。再说,连哥哥来,想着去陪说话的人是谁,那人心里应该有数?不要人呆,心更加的呆。”一串话愣的就么甩过来,江婉沐和吉言两人转身,瞧到身着锦袍,双手把着小火炉,身后跟着两个小丫头的江婉娴,她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瞧着头发有些零乱的江婉沐和吉言两人。

江婉娴嘴边挂着不屑的笑意,眼前这个明明是江家脚底灰尘的女子,怎能引得风华正茂的连四少爷,隔一阵子过来瞧瞧她。江婉娴走过来,围绕着江婉沐转两圈,见她又低下头开始拿木板铲雪,她‘哧’一声笑起来说:“你要是真傻,那也是好事。今天冬雪会,连哥哥可是邀请大姐姐一起同往,这是嫡母亲许的。平日里,他来,我瞧着他待大姐的情谊与你不同。

二哥的亲事订下来,大姐的亲事,今年过年时,就会订下来。傻子,我好心来提点你一二,连哥哥当你是个可怜的孩子,才时时待你亲和一些。你那口头亲事,不过是他嫡母定下来的,听说他爹爹一直不满意。我这个姐姐做得不错,大雪天还过来同你说说这大好事。哈哈哈,傻子能有好亲事?”江婉娴笑着带着身边人走掉,丢下雪地里满腹心思的江婉沐和吉言。

吉言一脸担心的望着江婉沐,见到江婉娴走远后,悄声安抚着说:“小姐,连少爷待你好。”连子墨隔一旬就来瞧江婉沐一次,每次他来,都会巧遇到江婉逸,然后大家在一起说说话。江婉沐瞧过他和江婉逸相处情形,表面上两人规规矩矩,可是时不时会交换下小眼神,说到妙趣横生的地方,两人眼里更是笑意深长。

江婉沐是他们相处时,必需存在的背景,而江婉娴却是时常自动送上来的背景,而且这个背景非常的有主见,时常会针对另一背景下,招揽住两个主角的注意。江婉沐也许会有浅浅的不平,但只要想到连子墨带来的笔墨纸砚,一次比一次用心周到,她对连家少爷对自家大姐的欢喜,瞧在眼里,便没有多大介意。

连子墨过二试后,他的俊美外形,他的年轻,风头一时劲过满京城。江婉沐前阵子偷偷出去一次,偶然在书肆里面,听到有书生小声音谈论他,笑着互相询问他的亲事,有人笑着说‘这次二试的人,名次排在连兄前面的人,大多数比他大,难得有一个比他年轻,偏偏那长相让受不了。连兄这般人,风趣幽默,将来贤妻美妾,红袖添香想来是正常事。’

另一人笑着说‘听说他与江家大小姐,情意深浓。’‘嘘,这话可不能乱说,世家名门最重名声要。连兄和江大小姐都未曾听说订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如两人能成就好事,我们在后面说说尚可,如果两人只是面上交情,我们说得太多,反而不是君子所为。’‘嘻嘻,明兄,你说的话,我们了解,是担心我们这样说话,无意中惹怒连家人。’

江婉沐初时听着书生们谈论,没有想到这个连兄与自已有何牵连,直到听到后面江大小姐时,才知自已真相了。原来有些事情,瞒不了近在身边人的双眼,同样瞒不了天下人的利眼。而与此同时,江婉沐更加知道自已和连子墨的口头亲事,大约也是秘而不宣之事。

江婉沐因此注意起江家的动静,渐渐的知道风向已变。连子墨来瞧江婉沐,低头眼光瞧向她时,或许更多的是想到他在家中的不如意,才能待她如此亲近。上次连子墨刚刚踏进江婉沐的院子门,江婉逸后脚跟着过来,连平时借口来瞧妹妹的话,都不曾带出来。而是笑着对连子墨说:“子墨哥哥,我兄长找到你要的古本书籍,我正要找人通知你。”

连子墨兴奋的笑着跟出去,没有再转回头。江婉沐望着忧心的吉言,她想想轻声音问:“吉言,你知道有谁同虞姨娘身边的问春处得好?又不招惹人眼?”吉言瞧一瞧左右,示意江婉沐走进院子去。两人进院子后,她小声音说:“小姐,大厨房里的妇人们,个个同问春姐姐有话说。问春姐姐会煮食,也愿意教她们煮。”

江婉沐听后,静默许久,吉言担心的拉扯着她,小声音说:“小姐,二小姐妒忌你,刚刚那话是乱说的。夫人怎会许可大小姐陪连少爷出外?你和连少爷可是有婚约的。”江婉沐记得连子墨以前提过,冬雪会一般邀请的是男子。如果江婉逸同去,十有八九就是连子墨亲自邀请为伴同行。

江婉娴也许会胡说,可是在这件事情上面,能打击伤害江婉沐,赢得她的脸面,她说的一定是实情。江家和连家私下里,一定有别的约定。自已娘亲虞姨娘千万般盘算,最终怕是会落空。江婉沐想着书肆偷听来的话,江婉逸和连子墨两人的交情,浮在水面上,两家的长辈,一定是人人心里有数,只是人人在静等佳音。

江婉沐想起多病的虞姨娘,她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她。她对吉言说:“吉言,你把刚刚三小姐说的话,同你娘亲说。最好是你伴着你娘亲回大厨房时,细细的说起。”吉言惊讶的望着她,说:“小姐,要是问春姐姐把这事同虞姨娘说,到时会出事的。”江婉沐苦笑着瞧着她:“问春不见得会同虞姨娘说。你尽管去说,我心里有数。”吉言不解的点头说:“我听小姐的。”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88)

我要评论
  • &年男子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 .她知&个妹子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