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娴的眼光漫不经心扫过眼前这对人,男子如玉女子如花。她再瞧向江婉逸身后站着的江婉娴,见她脸上有着笑容,眼里却冒出火花,盯着连子墨眼珠子动也不动,一片春心荡起如何也遮盖不了。江婉沐瞧着眼里,心里暗叹着:“嫡妻也是好教养,教出亲生珍珠般的女儿江婉逸打量一眼站在院子里的连子墨,笑着说:“子墨哥哥,我家庭院的风光,不是说独好,也算得上大气。可以坐在亭中,喝着茶,闻着花香,得两三好友说说话,也算是相当雅致的一件事。”连子墨听得这话,微微点头说:“难为婉逸妹妹如此会想,有心去欣赏,又怕扰你了你们的清静。”。...

江婉娴的眼光漫不经心扫过眼前这对人,男子如玉女子如花。她再瞧向江婉逸身后站着的江婉娴,见她脸上有着笑容,眼里却冒出火花,盯着连子墨眼珠子动也不动,一片春心荡漾如何也遮掩不了。江婉沐瞧着眼里,心里暗叹着:“嫡母也是好教养,教出亲生珍珠般的女儿,年纪轻轻便会算计人心。疼出的庶长女,小小年纪,面上欢笑背地隐藏小心思。”

江婉逸打量一眼站在院子里的连子墨,笑着说:“子墨哥哥,我家庭院的风光,不是说独好,也算得上大气。可以坐在亭中,喝着茶,闻着花香,得两三好友说说话,也算是相当雅致的一件事。”连子墨听得这话,微微点头说:“难为婉逸妹妹如此会想,有心去欣赏,又怕扰你了你们的清静。”

江婉娴听得这话,立时接上来说:“连哥哥,你同我们一起欣赏,我们也想听听你科举的事,顺带长长见识。”连子墨听这话,转头瞧向江婉沐,轻声说:“婉沐妹妹,陪着一起去。”江婉沐的眼光瞧到院门口那两个人,见她们脸上顿显的愕然,向着连子墨微点头,说:“好。”连子墨身后的小厮,忙把手中的东西递给吉言说:“主子给三小姐用的笔和纸。”

吉言抬头望向江婉沐,见到她点头后,笑着接过来,甜脆着说:“多谢哥哥。”江婉逸在连子墨视线瞧向她时,脸上已盛开温婉如花的笑靥,她对连子墨说:“子墨哥哥对三妹妹很用心。”连子墨轻笑着吟道:“她性子难得的乖顺懂事。”

江婉逸听后只是对着连子墨做个请的动作,说:“我的丫头已去打理亭子的事,我们现在可以去。”连子墨转身向着江婉沐说:“婉沐妹妹,平日里,你要多学学你家大姐姐的言行举止,瞧瞧瞧她是如何的待客。”江婉沐细细低语说:“是。”

江婉逸和江婉娴姐妹俩人,一左一右有些距离的伴随着连子墨身边,三人在前面笑语连连。江婉沐低垂着头跟在后面。她对被美色迷晕七分的连子墨,关键时期还能记起自已来的目的,深深的感觉佩服,这些世家名门的子弟,从小培养的心性,注定女色迷人,却不会乱他们的心。

江婉逸身边的丫头们,早把亭子稍稍收拾好,亭中桌面上摆放着冒热气的茶具,四个白玉般茶杯的杯身,里面已经置上温暖的茶水。四人进到亭子内,连子墨笑着坐到客方,江婉逸和江婉沐分坐连子墨身边,江婉娴坐正连子墨对面位置。

四人坐定后,立时有管事妇人带着小丫头送来五样小点心,管事妇人笑着向江婉逸说:“大小姐,你瞧瞧这几样可满意?”江婉逸打量桌上的几样点心,笑着说:“王年家的,昨日我用过结结高点心和绿玉翠糕我觉得不错,各送一份让连少爷品尝。”管事妇人笑着点头说:“那两样都要新鲜现做,我先下去准备,一会送来。”

管事妇人弯着腰退下去,江婉逸身边的月盈大丫头,在江婉逸的示意下,笑着上前就帮着往茶杯里添置热茶,她的手姿优美,身段俏丽,脸上笑容自然大方。连子墨轻举起杯子,向着江婉逸一晃说:“江家的庭院,的确是大气,静坐亭子听着风声,闻着花香,是人生大乐趣。”江婉沐瞧着江婉逸眼中若有若现的得意神色,瞧着江婉娴眼中的傲色。

她低垂着头小口小口喝着水,只觉得自已这一世心境老得太快,活得比两世还累。一杯又一杯中,听着江婉逸笑语连连说着:“子墨哥哥,你二试高中,明年可准备三试?”连子墨笑着轻摇头说:“我爹爹的意思,再缓缓行事,我学问经济方面样样都差,明年要用心在这些方面,不参加三试。”

江婉娴听后惋惜的说:“连哥哥的大才,要白白的浪费一年。”江婉沐听得这露骨话,一口茶水直直的噎住在口中,好一会吞咽下去。她呛得难受,只得小口小口快快的再喝上一杯茶水,反正月盈服侍的相当周到,谁的杯子一放下桌面,茶水立时就添置入杯。

江婉逸听江婉娴这话,瞧着她大方的盯着连子墨不放,她的脸也忍不住微红起来,瞅一眼江婉娴,示意她稍稍收好遐思。她笑着对连子墨说:“子墨哥哥,我大妹妹性子直爽,说话历来直白。我也觉得很惋惜。只是想着伯父如此对你说,自有他的深意和道理。”

江婉沐接连喝了好几杯水,听得这三人又转着说风花雪月的事情。连子墨笑着对江婉逸说:“婉逸妹妹,今年品秋会已下帖,你可否已收到?”江婉逸小脸粉红笑着点头说:“子墨哥哥想来已收到邀请帖?我前两天收到帖子,只是我有些担心,这些日子里学着主事,荒费太多的时光。琴棋书画样样都少用时间练习,到时准备不足会丢脸。”

江婉逸转着弯说着自已的担忧,美人忧心美人尖微皱。瞧得连子墨连忙安抚道:“我听说过,今次长公主请的人,大多数是赏春会上去的人。以婉逸妹妹的功力,稍稍练习几天,琴棋书画就能恢复水准。”江婉逸听连子墨这话,起身向着他微行礼,再含笑缓缓坐下来。江婉沐瞧一眼和自已同时做背景的江婉娴,望到她眼底的不平,只能在心里摇头。

江婉娴瞅到江婉沐这一眼,她的眼里顿时恼意丛生。她望一眼笑容可掬瞧向嫡姐的连子墨,再打量一眼粉脸微红笑意盈然的嫡姐,冲着再喝一杯茶水的江婉沐,说:“三妹妹,可是瞧着大姐和连哥哥说话,心里气恼着,才这样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水?”她这话一出,连子墨和江婉逸两人同时沉下脸,望着端杯喝水的江婉沐。

江婉逸瞧向已转到江婉沐身后的月盈,她微微点头说:“我已帮三小姐添置五次茶水。”江婉沐已喝完杯中水,转头示意不敢上前添水的月盈说:“还要。”江婉逸瞧一眼掩蔽不了怒色瞧着江婉沐的人,眼里有些笑意问:“三妹妹,你很口干吗?”

江婉沐只盯着月盈,举杯要她添加茶水。她在月盈的手指示意下,她回头望着江婉逸说:“水香。喝后甜。要多喝。”连子墨听得她这话,眼中怒意消失,伸手接过她举起的杯子,笑着说:“婉沐妹妹,喜欢这茶水味道,我下次带这茶过来给你。今天,你喝得太多,不许再喝。喝多,你晚上睡不着会难受。”

连子墨当江婉沐是小孩子般的哄着,江婉沐自是乖顺的低垂下头。她掩住眼里的笑意,想着眼前这两个姐姐,不知瞧后听后,心里会如何的想。她们两人算计年纪小的人时,大约想不到年纪小的人,同样会因为无知,让人无法生气。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239)

我要评论
  • 很是不&就暗恨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