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说着话出了院子门,身后跟随小厮和丫头们。他们出院子门,往侧院方向走去,迎面而至而至的是江婉逸和江婉娴姐妹。姐妹两人都是身穿大红登枝花样的锦衣,而已江婉逸的花色明艳如阳光,而江婉娴的花色轻浅些。连小言瞧几眼这对姐妹花,眼光停在艳红衣裳的江婉逸江婉娴眼瞅着江婉逸再次吸引人的目光,心里暗自恼恨起自已的自身衣服,这样的她,伴在比自已美丽的姐姐身边,只能衬托出她的百般美万般好。她的嘴里却笑着向连子墨水打招呼说:“连四少爷,我和姐姐散步到这里,没想到望见连少爷又来瞧三妹妹。”。...

两人说着话出了院子门,身后跟着小厮和丫头们。他们出院子门,往侧院方向走去,迎面而来的是江婉逸和江婉娴姐妹。姐妹两人都是身着大红登枝花样的锦衣,只是江婉逸的花色艳丽如阳光,而江婉娴的花色浅淡些。连子墨瞧一眼这对姐妹花,眼光停在艳红衣裳的江婉逸,望到她端丽面容上笑意盈盈,眼光瞬时一亮。

江婉娴眼瞅着江婉逸再次吸引人的目光,心里暗自恼恨起自已的自身衣服,这样的她,伴在比自已美丽的姐姐身边,只能衬托出她的百般美万般好。她的嘴里却笑着向连子墨水打招呼说:“连四少爷,我和姐姐散步到这里,没想到望见连少爷又来瞧三妹妹。”

江婉逸听这话和口气,微皱眉头的瞅她一眼,笑着对连子墨说:“子墨兄,我大妹妹性情直爽,她说话你不用介意。”连子墨这才正眼瞧向江婉娴,向她微笑点头,然后转头对江婉逸说:“婉逸妹妹,你几时去皇学?”

江婉娴眼瞅着连子墨眼光掠过自已时,她抬起纤纤玉手,轻抚上自已浓密黑亮的头发,脸上堆积出喜人的笑容。而连子墨此时已转脸同江婉逸说话话,听着江婉逸笑着说:“子墨兄,我年纪渐长,长兄在外,家中妹妹们年纪尚小。家母留我在家中学学主事和针线,皇学那里无法再去。以后子墨兄来瞧三妹妹时,希望我也能得你指教一二。”

江婉娴此时暗恼的瞅一眼连子墨,再扫向一眼低垂着头的江婉沐。见无人理她,江婉娴笑对江婉沐说:“三妹妹,赏春会上,人人皆夸连四少爷和大姐姐,算得上是才子佳人。”江婉沐头也没有抬起来,只管低着头往前行。反而是连子墨听进耳朵里,非常不喜的转脸对江婉娴说:“江二小姐,这等闲话,为了你姐妹的好名声,你都不能说出口。”

江婉沐听连子墨叫江婉逸妹妹时,她听进耳朵里,心里有着压抑不了的可乐,想着原来连四少爷爱唤人为妹妹。江婉娴若有所指的话语,她听后只当是没有听见,江婉娴样样事情争不过江婉逸,便想借着同自已说话,想着让自已去闹事,她好顺便挣些脸面子回来。江婉沐听连子墨这话,才微抬眼望向江婉娴说:“大姐姐美,连哥哥有才,他帮我写了字帖。”

江婉沐这话一说出来,江婉逸暗喜的瞧向连子墨,连自家呆子妹子,都知道自已长相美。连子墨心喜江婉沐瞧上去是呆了些,可是听这话,还不是呆得太彻底,看来自已的心思不会白费。他笑着对江婉沐说:“婉沐妹妹,以后不能这般夸连哥哥,让人听后不象样子。”江婉沐自是点头说:“是,以后不说连哥哥有才。”

江家姐妹结伴送连子墨出侧门,江婉逸在路上同连子墨讨论着‘道可道,不可道’之类的话。江婉娴紧跟他们两人后面,时不时凑上一句,听着也算热闹。江婉沐走在最后,瞧着前面的三人眼中有些好笑起来。江婉逸在连子墨上车后,同他说:“连兄,下次来看三妹妹,你直接走正门。家母说,事情多,她也没关心到这里。我已同门上人打过招呼。”

连子墨的车,扬起的灰尘,渐渐的在远处消失。江家姐妹三人还站在侧门口,江婉逸感叹的说:“我从前少来侧门,现在从这里望去,与正门别有一番风趣。”侧门外面正对着,是别家高高宅院的的院墙。再往远处些,是非常荒凉行车路。江婉娴点头说:“大姐说的对,比起正门前的车水马龙,这里瞧上去看得深远些。”

江婉沐只觉得两个衣食无忧的小姐,站在这里强说愁,而自已站在这个中间空旷之地,被两面空墙中间的冷风。生生的吹得头痛。她转头往侧门里走,直听得江婉娴在后面叫:“呆子,我和大姐姐帮你送人,还说着话,你竟然谢字都不提,就先回转头。”江婉逸在后面劝着说:“婉娴,她是个傻子,你同她生什么气?算了,我们回吧。我从明天开始,事多起来。”

夏天过了一半,科考过后,连子墨过了二试。江婉沐冷落一些日子的院子门,重新的热闹起来,江大小姐的嘴上关心,隔两天就在院子门那里交接一回。由月秀转达大小姐的话至吉言,再转至江婉沐耳朵里。江婉逸虽然只得到江婉沐的一个‘嗯’字,可是她赢得身边丫头们的赞赏。人人夸她是好嫡姐,只是庶妹太木,不会上着竿子同嫡姐好好亲近。

连子墨再来见江婉沐时,神态眼神都处在飘悠中,他的眼光掠过矮小的江婉沐,瞧向身段俏丽,一脸粉色站在院门口的江婉逸。粉嫩嫩的登枝花绣衣,配上粉嫩嫩的脸,江婉逸如同花骨朵般的打动人心。不必说站在院子里,一脸营养不良的江婉沐,是遮不了江大小姐的婉约如花般的雅静;不必说紧跟着她不放的江婉娴,她现在身着各种小花布满的红衣,如同彩花布般张扬的候着,同样是挡不了江大小姐的清致明丽。

江婉逸站在院子门口,微笑着如同百灵鸟般的说着:“恭喜子墨哥哥。”连子墨不用说,脸上的笑意直逼上眉眼,他眉眼弯弯的向着江婉逸说:“婉逸妹妹清减许多,听说你已在家中主事,现在忙碌得历害,还要赶过来照顾妹妹,你实在太过辛苦细心。”

江婉逸望一眼院子里那个又低垂头着的江婉沐,笑着说:“她是我的妹妹,从小性情木讷些,我自是应该多照顾她。子墨哥哥刚刚考完,便记得要来瞧她一会,我这嫡亲姐姐瞧在眼里很是感动。”

连子墨望一眼身量高一些的江婉沐,朝江婉逸笑着说:“她这几月里,长高一些。看来是婉逸妹妹用了心。”江婉沐听这话,恨咬了一会牙,暗骂“这小子读书傻了,我这样子正是长高时,用不用心,都挡不了我要长高。”她抬头望到连子墨眼里亮色,顿时觉得自已才是真正傻子,眼前这一对明明是朗有情,妹有意的爱情鸟,两人正借着自已来说事。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42)

我要评论
  • &际上不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