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在房内听见院子门拍响,听见院子外说话的声音,已不再如前几次那般,赶快的拾掇好桌面,她而已静静地的听着外面动静。果真一会,院子外面调笑声音还在响了,吉言的小脚步声音却靠近了,她在外面轻轻地拍击着房门,江婉沐一叹一声,说:“进去。”吉言房门门,站在吉言推开门,站在门口对江婉沐说:“小姐,大小姐派月秀姐姐过来问候你好不好?还说小姐得空时,请三小姐去她的院子里玩。”江婉沐淡淡的‘嗯’一声音。吉言微微一笑,转身去对还站在院子门口的月秀回话。。...

江婉沐在房内听到院子门拍响,听到院子外说话声音,不再如前几次那般,赶紧的收拾好桌面,她只是静静的听着外面动静。果然一会,院子外面说笑声音还在响起,吉言的小脚步声音却靠近,她在外面轻轻拍打着房门,江婉沐轻叹一声,说:“进来。”

吉言推开门,站在门口对江婉沐说:“小姐,大小姐派月秀姐姐过来问候你好不好?还说小姐得空时,请三小姐去她的院子里玩。”江婉沐淡淡的‘嗯’一声音。吉言微微一笑,转身去对还站在院子门口的月秀回话。

月秀已是第五次来帮自家小姐传话,她听到转回来的吉言说:“月秀姐姐,我家小姐‘嗯’一声。”月秀脸上涌起薄薄的怒色,她大声音对吉言说:“我家小姐每隔三天,让我们来问候三小姐一次,怎么得到三小姐这般冷漠的答复?”吉言低下头,小声音说:“月秀姐姐,我家小姐生来是这般性子,你别生气。”

月秀带着两个小丫头甩手走掉,吉言小小年纪也学着自家娘亲长长叹一口气后,再把院子门关好。吉言在月秀第三次来传话,瞧自家小姐稳如泰山般不动声色,忍不住把这事同娘亲说一遍,她娘亲听后长叹一声说:“你家小姐天天时时有空,大小姐有诚心请,应该定时间的。”她然后又摸摸自家女儿的头,说:“你跟着你家小姐吧,不要没事乱帮人着想。”

吉言走到江婉沐房门口,想到那日之后,小姐不再提让自已离开的事情,脸上顿时添了笑意。她轻拍房门后,伸手推开房门,脸上有着笑意,冲房内的人问:“小姐,我给你绣一条帕子,你要什么样的花?”江婉沐抬头望着一脸兴致勃勃的小丫头,说:“我要静色的帕子,不喜欢有太多的花。”吉言听后点头:“嗯,那就是只要边上有小花就好。”

江婉沐和吉言最近常这样鸡同鸭般讲话,她自是不再多说话,而是把桌面收好放好。望着吉言说:“现在外面不下雪,你不用天天守着我。你去玩吧。”吉言不挪动身子,而是望着江婉沐说:“小姐,我陪你出去转转吧。就在院子周围转。”江婉沐听她这话,头都大起来,只有对她说:“吉言,你安心留下来,我不会赶你走。”听这话吉言笑咧了嘴。

两人说着话,外面又传来说话声音,院子门拍响时,江婉沐和吉言两人站在院子中间,吉言去打开院子门,惊奇的叫着:“连少爷好。”江婉沐望向院子门口,温雅如玉的少年人,微微笑着望向她,说:“婉沐妹妹,许久不见。”如此温存的神情,惹来江婉沐,不由的跟着轻声叫:“连哥哥好!”

连子墨笑容可掬的走进院子里,后面跟着他的小厮,手里照旧提着东西。江大夫人身边的两个丫头和江婉逸身边的两个丫头,也跟在他们的后面。吉言快快的冲进房间,搬来江婉沐和她坐的凳子,她放好凳子,抬脸笑着对连子墨和江婉沐说:“少爷坐,小姐坐。”

一方一圆的两张凳子,连子墨坐在方凳子,江婉沐坐在圆凳子上,两人对坐院中,吹着冷风守着规矩。连子墨打量一眼江婉沐的院子,又打量一眼她,笑着问:“婉沐妹妹,天气暖和,你现在身子可好?我上次在赏春会上,见到你大姐姐,她说你身子不爽,让她时时操心担心牵挂。”

江婉沐想着自已的小小年纪,把自已当普通孩子一样,好奇的问:“连哥哥,几时开的赏春会?”连子墨笑着说出一个日子,江婉沐在心里算算日子,那个日子的第二天,江婉逸派她的大丫头,隔三岔五的站在院子门口关心她。

江婉沐一时沉默下来,看在连子墨的眼里,误以为是因为没有赶上趟,小女子心里不高兴。他笑着说:“每年都会有赏春会,一般都是由皇家指定人举办。今年是长公主统筹,要求格外的严格。有请贴的人,除去带一个服侍的人,不许另外带伴同行。春会上,你家大姐姐特别惹来长公主观注和点评。”

连子墨身后的小厮,同样一脸的骄傲望向自家的主子,江婉沐望到江婉逸的两个丫头,一脸的得意的笑容。她装作好奇不懂的样子说:“有赏春会,是不是每个季节都会有一个会?”连子墨听得笑起来,望着她笑着轻摇头说:“夏天有会,也是各家里自已举办的。不过秋天有品秋会,冬天有观雪会。只是观雪会很少邀请女子前往。”

连子墨见江婉沐连连点头,顿时觉得眼前这小女子,虽说瞧上去不如江婉逸冰雪聪明,相貌也只是平平,不过眼神温顺的让人觉得在她身边,有着如水般的宁静。他脸上有着喜色,望着江婉沐说:“我这次写下你的名字,你有空照着练好那三个字。”他身后的小厮立时把手中的东西,交给连子墨手里。

连子墨打开来,把分开写了‘江’‘婉’‘沐’的三张纸,打开来,当着众人的面,教导江婉沐说:“这是我写下你的名字,给你用来做字帖。执笔时可以用三指又可以用五指,你可以先试着那种舒服写得好,就用那种执笔法。你初学不要太贪快,不要贪好。我写字时,先学的是正字,给你的字帖也是正字。”

江婉沐接过连子墨手里的字帖和纸笔,抬头对他说:“多谢。”连子墨瞧着她说:“你现在用心尚不晚。下次来,我要查查你的字。”江婉沐望着他点头,问:“连哥哥,你几时会再来看我?”连子墨听得江婉沐这话,觉得这小女子不傻,自已待她好的心意,她心里还是知晓。连子墨笑笑想想说:“我要准备科考的事,等到科考过后,我就来看你。”

他瞧到江婉沐眼里的问号,站起来笑着说:“下次我来时,同你细细说科考方面的事情。你多懂得一些东西,是有好处。”江婉沐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吉言拿回去,说:“我会好好写字。”连子墨往着院子外走,江婉沐跟在他后面,听他说:“你不要总呆在院子里,要出院子转转,这样身子也会好些。”江婉沐软软的答着:“是。”

多谢书友顺顺666赠送礼物100起点币,非常开心接受你的打赏。多谢各位书友支持,希望有更多的打赏和推存票。要打赏和推存,有些脸红、、、、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102)

我要评论
  • 车凳,&。她趁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