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沐站在桌子边,正反复练习用悬肘法写大大地的楷书。她第三天如此写时,到早上,整条手臂酸疼不己。她咬紧牙关忍受着,真的都忍眼泪掉一直这样,心里想“我这是何必?此生或许无人明白,我也能写一副好的字。”直到第二天的天明,闻见早晨空气的清香,想起漫漫的长等到第二天的天明,闻到清晨空气的清香,想到漫漫的长日,她现在年纪尚少,日子还长,重新燃起斗志,不甘心如此的堕落下去。暗自安慰自已“不用别人欣赏,我自已独赏,也算得上是一种独有情趣。”当她再一次静下心练习时,觉得漫无边际的日子,一瞬时既过,而光阴飞翔而去,她的字慢慢的成形,有了自已的骨干。。...

江婉沐站在桌子边,正练习用悬肘法写大大的楷书。她第一天如此写时,到晚上,整条手臂酸痛不已。她咬紧牙关忍耐着,实在忍不住眼泪掉下去,想着“我这是何苦?此生也许无人知道,我也能写出一副好的字。”

等到第二天的天明,闻到清晨空气的清香,想到漫漫的长日,她现在年纪尚少,日子还长,重新燃起斗志,不甘心如此的堕落下去。暗自安慰自已“不用别人欣赏,我自已独赏,也算得上是一种独有情趣。”当她再一次静下心练习时,觉得漫无边际的日子,一瞬时既过,而光阴飞翔而去,她的字慢慢的成形,有了自已的骨干。

江婉沐用干布抹净桌上的水印,听见吉言走来的脚步声音,她头也没有抬起。没一会,吉言在门外明快的叫:“小姐,我可以进来吗?”江婉沐淡淡的说:“进来。”吉言一只手拿着一个小小的绣棚,另一只手环抱着一个装着绣线的小盒子,一脸笑容的用身子撞开门进来,转身再用小身子撞合上门,笑嘻嘻的望着江婉沐说:“小姐,我来陪你。”

江婉沐有些好笑的瞧着她,不知是谁陪了谁。自从那日事发,吉言一直未敢再出院门。头两天她除去用餐时,到江婉沐面前晃动几下,别的时间,都乖乖的呆在自已的房间里。两天过后,江婉沐用过中餐,忍耐不了寂静的她,挨近桌边,小声音说:“小姐,我来房间陪你。我不会在外面乱说小姐的话。”江婉沐只是瞅着她,一会才微微点头。

自那一天开始,吉言除去三餐回房,与送饭菜来的娘亲,躲藏在自已房间嘀咕外,别的时间便守在江婉沐的房间里面。头几天,吉言安分的做着自已的针线活,偶尔抬眼望向立在桌旁,悬肘写着字的江婉沐。在江婉沐的眼光扫来时,她赶紧低垂着头,装出乖顺做事的样子。

年节过完,也许是得到准确的消息,吉言的脸上,明显的轻松许多,笑容多了起来。她已能感觉出来江婉沐的无害,她进出房间,更加的随意起来,有时做着事,会对江婉沐叨起她娘亲过来同她说的事。

“小姐,原来除去主子们外,只有我一人不知道,桂玉姨娘的丫头没胆子,又不敢担事。遇到事情,就把责任推给和她说话的人。这次出节后,夫人叫人牙子把她打发卖出去。嘻嘻,新姑娘也给卖出去,听说卖的那天,哭着要找老爷说话。桂玉姨娘罚三个月的月钱,还好她是夫人身边出来的,要不听说罚的更重。”吉言说这话时,神情难得飞扬起来。

江婉沐瞧着她小小的脸上兴味盎然,觉得大宅院就是培养宅斗人才。这样的事情从小就听在耳朵里面,记在心坎里,等到人越大越明白事情时,她们跟在主子的身边,便是宅斗中的最佳帮手。江婉沐从来不会拦阻吉言说这些,反而默许吉言对她说得多些,她不想做江家的井底之蛙。

吉言每次进来后,已习惯江婉沐的淡薄,习惯她淡淡的眼色。吉言针一阵子花样,抬头望着还在桌面上写字的江婉沐,问:“小姐,你这样会不会烦?”江婉沐抬眼望她,淡淡开口说:“不会烦,总比我呆呆的坐在桌子边好。”这话听得吉言噎住,想着江婉沐那个样子,她轻声音说:“小姐,我娘亲问我‘小姐,天天做什么?’我同她说‘你呆坐着。’”

吉言这话引得江婉沐赞许的一笑,她点头说:“嗯,我会写字认字这事,不能外传。”吉言见到江婉沐脸上的笑意,大着胆子说:“小姐,我听人说四小姐现在已有月钱?”江婉沐脸上还是淡然,她在江四小姐第一个月拿到月例钱时,已从木根娘亲的嘴里听到这个消息。木根娘亲当时有着笑意说:“小姐,想来夫人也应该会给你月钱。”

江婉沐认为自家嫡母这两年不会给自已月钱,而是会想着法子拖着给月钱的时间,直到再也拖不下去,便以恩赐的意思,许自已每月的月钱。江婉沐这些年,已能体会嫡母心里最恨的人是谁,现今虞姨娘已是风雨飘摇中的人,以自家嫡母那种要做圣母给人看的性子,她在虞姨娘的用度上,会表现出她的贤慧。而江婉沐活得好好的,注定成为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江婉沐望一眼吉言,想着她天天在自已身边,想想她关不住的性情,便沉声音对她说:“这些事情,你不许向别人去打听。纵然别人当着你的面提起,你也要记得早些闪开,要是躲不开,就装听不懂?你记住我这话没有?”吉言眼里有着委屈瞧着江婉沐,她知道江婉江沐如此说,自已不答应,以后连这房门都进不来,她赶紧点头说:“我听小姐的。”

江婉沐见到她真的记住了,眼里的紧张松懈下来。她淡淡解释说:“给谁月钱,几时给,夫人自有主张。你现在我身边,你要是向人问起,或者别人说时,你一脸的兴趣的站在一旁听,别人都会以为是我让你去做这件的事。你跟在我身边,是委屈你了。如果你爹娘能帮你找到好的去处,你们可以去试试,我不会拦阻的。”

吉言听江婉沐这话,脸色大变起来,放下绣绷,扑到桌子边,直接跪下去。江婉沐握着笔,见吉言扑过来,同样是一怔,见她跪下去,微微轻摇头,放下笔赶紧拉起她说:“我不喜欢别人跪我,会折寿。”吉言原本要再跪,听江婉沐这话不敢跪下去,只是一脸恐慌的望着江婉沐说:“小姐,吉言一心跟着小姐。吉言错了,吉言改。”

江婉沐瞧着这样无赖般的吉言,她相当的头疼,前世她备受父母宠爱,没有哄带过孩子。纵然有不同父母的弟妹后,她父亲还是把她捧在手心里,就怕她心里介意。母亲历来关怀周到,有弟弟后,由着叔叔哄得她心花怒放。她面对高级玩具般可爱的弟弟,喜欢他亲热的抱着叫“姐姐。”喜欢他口水涟涟的沾上自已的脸,更加喜欢看到母亲和叔叔眼中妒忌弟弟待自已的好。

她面对哭泣着一脸被她抛弃模样的吉言,想想自已刚刚同吉言所说的话,是大好的实话。当年那些伴妇们,想着法子离开她的身边,她认为是人之常情。吉言年纪小,在自已身边时间短,如果此时可以走,为何不往高处行。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时,她&想起这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