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大夫人瞧几眼那对痛哭中的母女,心里想那小女子说的话,冲着她们摆摆手说:“你们一直这样吧。”玉秀瞧几眼江大夫人的神色,伸出手把方正家的和吉言撕扯回去。她扯着她们到了院子里,冲着她们说:“你们赶快的擦干眼泪,这大过春节的好日子,要不然让人瞧着你们从主子这里方正家的连忙用袖子把脸上眼泪胡乱一抹,抬脸望着玉秀,证明自已相当的听她话。吉言跟着用袖子,把小脸上的眼泪涂抹干净,同样仰起小脸瞧向玉秀。瞧得玉秀直摇头说:“方正家的,你也好好教吉言,我瞧到你们袖袋里面有帕子,干吗你们母女要用袖子去抹泪?方正家的,我们费心思教好的人,这到你手里才多久,又给你教得不象话,现在又象个野丫头。”。...

江大夫人瞧一眼那对哭泣中的母女,想着那小女子说的话,冲着她们摆手说:“你们下去吧。”玉秀瞧一眼江大夫人的神色,伸手把方正家的和吉言拉扯出去。她扯着她们到了院子里,冲着她们说:“你们快快的擦干眼泪,这大过年的好日子,要是让人瞧着你们从主子这里,哭着出去,象事吗?”

方正家的连忙用袖子把脸上眼泪胡乱一抹,抬脸望着玉秀,证明自已相当的听她话。吉言跟着用袖子,把小脸上的眼泪涂抹干净,同样仰起小脸瞧向玉秀。瞧得玉秀直摇头说:“方正家的,你也好好教吉言,我瞧到你们袖袋里面有帕子,干吗你们母女要用袖子去抹泪?方正家的,我们费心思教好的人,这到你手里才多久,又给你教得不象话,现在又象个野丫头。”

方正家的见玉秀认了教导之责,心下一松,对玉秀小心翼翼打听说:“玉秀姐姐,夫人那里还会生吉言的气吗?”玉秀瞪她一眼,瞧一眼院子里候着的小丫头,示意她们跟着出院子。在院子外面,玉秀冲着方正家的发火说:“方正家,吉言进来做事,会遇到些什么人,你怎么在背地里,不好好对吉言提醒一二?这都已经给撞上了,你才来这里着急?”

方正家的瞧一眼玉秀,叹气着说:“玉秀姐姐,我想着她年纪小,就是提醒她,也怕她记不住。我怎知她就撞得这么好,再说,不管如何,姨娘们身边人,也不是我敢在后面乱说的人,还好吉言从来是个实心眼的人。幸好,那个丫头当着主子的面,不敢胡言乱语,要不今天吉言就要受她累。今天多谢玉秀姐姐照应着吉言。”吉言娘亲说完,就向玉秀行一记礼。

玉秀听着方正家的东一句西一句说着,瞧着她脸上的感激之情。玉秀轻轻的说:“让吉言最近的日子,不要出三小姐的院子。”玉秀说完后,赶紧转回院子里。吉言娘亲扯着女儿吉言快快的走开,走到半路上,吉言娘亲见到自家男人站在一侧路旁,正紧张向这边张望着。见到她们后,快快的用眼光扫向她们母女。她向着男人摇头笑一下,瞧着男人放心的走开。

吉言娘亲和吉言快挨近江婉沐的院子时,四周没有旁的人。吉言娘亲缓下脚步,问女儿:“今天那些话,都是你自已想的,还是谁教你这样说的?”吉言抬头瞧一眼自家娘亲,低垂下头说:“我就这么想着,说出来的。”吉言的小手,用力的揉搓着自已的衣服。

吉言娘亲盯着女儿的小手,沉声说:“你给我说实话。”吉言抬头,望着娘亲,好半天说:“是小姐教我的。”瞧一眼自家娘亲的神色,然后紧接一句说:“娘亲,小姐不喜欢我在外面提她的事。是我心里害怕,不能去找娘亲,只能去找小姐说话。小姐过我房间,教我对着主子时,要说自已的心里话,不要乱提别人的不是。”

吉言娘亲脚步一顿,又继续往前行,想着那张木然的小脸,再想着自家女儿刚刚说的话,明显是非常的讨喜,她当时心里慌乱当中,也望到夫人眼里的笑意。她低头瞧一眼女儿紧盯着自已的眼色,点头说:“以后你家小姐同你说的话,你都不要往外传。

还有关于你家小姐在院子里房间里的事情,你全当没看见,啥事都不知道。你以后再遇事,还是要多跟她说,听她的话,不要自作主张。”吉言娘亲想着那个小女子,从来进过族学,也没有人教导过她,未曾想过如此有心眼,能够转着弯护自已身边人。

吉言听后点头,悄声音说:“娘亲,我觉得小姐一点都不傻,她只是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笑。她心里明白着,知道我是她的人。”吉言娘亲听得女儿这话,瞅她一眼说:“这话你心里有数,以后不能对人说,到时不但害了你家小姐,夫人也不会放过我们家的人。”吉言立时明白的点头,小声音说:“娘亲,我记下了。”

吉言娘亲瞧着吉言,想着那个隐形人一样的三小姐。初要把吉言送到三小姐身边时,她一夜又一夜无法安睡,还是自家的男人有见识,说的话相当有理:“方正娘亲,吉言象我一样实在,对人不会讨巧。她年纪小,在三小姐那儿好。我瞧着木根家的和木根,时不时背着人去瞧她。我想三小姐的心性好,能够容我们家吉言的不懂事。”

吉言娘亲没有送吉言进院子,站在院子外面,她对吉言说:“这些日子,我来送饭菜给你们。你在房里,好好做针线。不要想着跑出来玩,你爹爹和哥哥会想法子过来瞧你的。”吉言见状点头,又有些害怕的问:“娘亲,夫人会饶过我吗?”吉言娘亲听这话,望着她说:“夫人让我们先走,就是知道你只是实话实说,她没有怪你。

是娘亲没有同你说清楚,现在娘亲同你说一次,你要记在心里。以后姨娘们的身边人,你瞧着就闪远些,不要客气的冲着她们问好,实在避不开,才笑着对他们行礼问好。少爷们和小姐们的身边人,要是撞到了,你还是听玉秀姐姐们的话,要懂得尊重他们。他们是不能特意去避开的人。”

吉言年纪小,她娘亲说一长串话出来,凭她半生不熟的明白能力,最多只能半懂不懂的点头说:“娘亲,我有些不懂。不过我会听娘亲的话,以后不对人迎上去问好,我这些日子,听玉秀姐姐的话,我不会出院子门。”吉言望着女儿娇嫩的小脸,那脸上还有没涂抹干净的泪痕,又听她这般乖顺的答话,含泪点头说:“娘亲以后慢慢说给你听。你进去吧。”

吉言进到院子里,到江婉沐的房间,把事说一遍后,江婉沐淡淡点头,望着她说:“回去用温水冼一把脸。”吉言转身之前,有些不相信的问江婉沐说:“小姐,这事就算完了?”江婉知道这事对吉言是算完了,对桂玉姨娘和新姑娘,说不定刚开始。江婉沐向着吉言点头,见到她小脸上浮现笑容,心想做小孩真好,知道没事立时能够笑出来。

推存一本值得一看的书:作者:一个木头。书名《安富尊荣》一个女子,穿越到古代,过安富尊严的日子。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311)

我要评论
  • 的前行&头跟着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