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秀回去安排好事情,江大夫人和小江家的静坐房中,江大夫人许久轻长叹一声:“但是你们三个会想事,不辜负我一番好心意。”这话听得小江家的登时跪倒去,江大夫人望着她轻摇摇头说:“出来吧!我也没怪责的意思。我而已感慨不己,你们都是自幼陪在我身边的人,我对唉,我当日选她同来时,我娘亲私下对说,她的性子太过傲气不是安分会想之人。我那时想着都是我用习惯的人,单单丢她一人在家里,她的日子不会好过。何况她在我面前哭着求我,我不愿意舍她一人,带着她一起来。因她的相貌品性,我还细细从管事中为她挑过,可惜她一门心思,要奔那荣华之处。”。...

玉秀出去安排事情,江大夫人和小江家的静坐房中,江大夫人许久轻叹息一声:“还是你们三个会想事,不负我一番好心意。”这话听得小江家的立时跪下去,江大夫人望着她轻摇头说:“起来吧!我没有怪罪的意思。我只是感叹不已,你们都是自小陪在我身边的人,我对你们自是与别人不同,你们一起瞧过我父亲的妾室,在我娘亲的面前,是如何的卑下。

唉,我当日选她同来时,我娘亲私下对说,她的性子太过傲气不是安分会想之人。我那时想着都是我用习惯的人,单单丢她一人在家里,她的日子不会好过。何况她在我面前哭着求我,我不愿意舍她一人,带着她一起来。因她的相貌品性,我还细细从管事中为她挑过,可惜她一门心思,要奔那荣华之处。”

小江家的在江大夫人的目光中,缓缓站起来,弯着腰立在她的后面,轻语道:“主子,你的恩情和善心,我们身边人最知悉。桂玉她不识得好,你别为她再担一份心。”江大夫人轻摇头说:“她做了姨娘,有了婉清,她安分些。我瞧着她伴我的那些日子,我也不会让她难受。现今,全被她自已毁了,同样连累婉清的以后。”

江大夫人提起桂玉姨娘,想着江安和的性情,她轻摇头低声音说:“我娘亲说得对,对嫡妻来说,男人真的动心,才是最可怕之处。象这样时不时宠爱一两个人,是有地位男人的根子性,怎么也消除不了。平民家夫妻纵有样样不好,在这事上面,女人却能自主许多。”

小江家的听着江大夫人的感叹,想起未嫁前那个娇美女子,天真的笑着说:“我努力些,让他以后身边,不要有这么多的人。”她眼眶瞬时一热,立时赶紧眨掉,笑着说:“主子,你瞧瞧现今,大少爷订亲,二少爷今年亲事也要订下来,大小姐性情温婉神似你。以后有着大好的日子,等着主子去一一品尝。”

江大夫人振奋一些,笑着说:“你瞧,我这在说啥话。儿女成才,便是我的大喜事。姨娘们安分,新进的姑娘,只要不是一时头热,嚣张些有何事值得我担心。你传她们进来吧,我好好问问,桂玉姨娘这是怎么啦?”小江家的瞧到江大夫人温婉的笑容,赶紧过去,稍微掀起厚门帘,向外面说:“吉言来没有?来了,就一起进来。主子有话问她们。”

玉秀在外面答:“吉言过来了,方正家的跟着她一起来,她请主子给一个恩赐,说吉言年纪太小,胆子小,想跟着进来陪她答主子的话,怕她不懂事,冲撞了主子?”小江家的转头去瞧江大夫人,见她微点头,对外说:“那让她一起进来。”

吉言紧牵自已娘亲的手,低着头进到主母的房间,听着自家娘亲对小江婶子说:“多谢。孩子不懂事,让主子和小江管事都操心了。”吉言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给自家娘家轻扯下,她想起娘亲的话,松开娘亲的手,立时低头对着主位跪下去,她抖动着小身子,哭泣不成声说:“夫人,我以后不会同各位姐姐们问好,我也会不再答她们的话。夫人,你别骂我娘亲。”

方正家的望着女儿,伸手摸头,明明在路上,一路只是劝她直截了当认错,谁知自家女儿还来这么一出。她立时跪下去说:“主子,是我没教好她。”江大夫人眼里有笑意,示意小江家的扶起她,轻轻说:“吉言在我院子里,呆了几月。是玉秀几个丫头没尽心教好她。”方正家的听江大夫人这话,在小江家的示意中站直身子,却不敢再说第二句话。

桂玉姨娘的丫头,嘴里塞着布,是给丫头们推着进来。她瞧到吉言跪在那里,头低垂到地上,立时身子一软,跟着跪下去。玉秀使眼色,让人把她嘴里的布扯掉。那丫头跪下来后,眼稍稍抬起望主位上的人。江大夫人瞧到她的小眼神,再望一眼头快要趴在地面上的吉言,冷语道:“你说说,吉言是如何挑得桂玉姨娘去砸新姑娘的院子?”

吉言听这话,立时要抬头答话。玉秀在后面瞧着动静,立时用脚踩向她的脚。吉言继续抖动着小身子,低头盯住地面。那小丫头望着面沉如水的江大夫人,流着泪小声音辩解道:“我没说是吉言去挑得姨娘惹事,我只是说,吉言说的话,让姨娘生气。”

吉言听她这话眼泪瞬时流出来,慢慢汇在地上成一小滩水积。她低头说:“我早上只见过这个姐姐,没有见过姨娘。”方正家的望着江大夫人的神色,又听自家女儿的话,立时跪在她的身边,用手捂住她的嘴,跟着低下头,瞧着掉泪不止的女儿,她的眼泪跟着往下落。

江大夫人望着跪在面前的三人,缓和下语气,对着小丫头说:“你把你和吉言说的话,一一说出来,让我听听吉言是如何惹桂玉姨娘生气的?”小丫头把早上与吉言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江大夫人望着吉言,示意方正家的松手,问:“吉言,她说的有错没有?”吉言低垂着头说:“姐姐说的没错,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听玉秀姐姐们的话,在院子里见到所有比我年纪大的人,都主动打招呼。夫人,我只是想着不能让人说,夫人院子里出来的人,怎么这么的没有规矩,我怕伤了夫人让姐姐教导我的善心。”

吉言说完继续哭泣着,小江家的和玉秀在江大夫人的示意下,两人上前去,小江家的扯起她的娘亲,玉秀亲自上前,把吉言扶起,没好气的冲着她说:“主子还没发话,你一个小丫头有啥好委屈的。就哭成这样。我们白用心教你几月。”玉秀边说边顺手捏她一把,吉言吃惊的抬头望她,又给她利眼刺得低头,听她训话说:“主子说话,你听着就是。”

方正家的见小江家的亲自扶她,顺势站直身子。她刚刚听那丫头的话,立时知道没有自家女儿的事,她只是白白受了一场无妄之灾。她心里暗恨起桂玉姨娘,没事要找些事来压她们这些下人,连自家年纪小小的女儿,她都不肯放过。她心里又觉得欣慰,自家女儿一向不聪明,这回的话,却说得让人听得极其顺耳,还懂得顺带夸夫人和她身边的人。

第一章招惹

2021-10-14

第二章抢人

2021-10-14

第九章哥哥

2021-10-14

书评(480)

我要评论
  • ,才华&吐更加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 道嫡母&的好处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